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琪琪篇)

(2009-08-21 11:43:24)
标签:

无痛分娩

生育

婴儿

母婴

生孩子

分类: 妇儿保健

我是一个忍痛值超低的人。
以前从电影或电视上,看到革命烈士被残忍的折磨,我都很无奈的说,如果是我,肯定一早当叛徒了。甚至不可以想象,怎么会有人能那么无畏的把手指头咬破写血书呢?去诊所打针也好,抽血也好,我都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另一只手,眉头皱得紧紧的,双目紧闭,忍受那钻心疼痛的一刻。
第一次听说有无痛分娩这个好东东,是在一个海外的论坛。发现有很多在美国生过BB的妈妈都选择用无痛分娩,用过的妈妈们无不大力推荐,说是女人的恩物啊。
所以,在2006年,我在HK生老大的时候,就使用了无痛分娩。在2008年生老二的时候,又一次选择用了这个,两次的境况居然也大大不同。
现在老大琪琪三岁了,老二璇璇也一岁了,在这之前,整理了这三年来的很多老照片。其中有一些是呆呆TX在产房里偷拍的,珍贵啊,拿出来奉献给准妈妈们,希望减低大家对生BB的恐惧,以轻松的心情上战场。
以后会上很多不是那么美观的照片,第一张,就来点轻松的吧。
成果图:夏日悠闲的黄昏。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先说一说什么叫无痛分娩吧:
无痛分娩的英文名叫:Epidual,意思是硬脊膜外麻醉,俗称腰麻。
“無痛分娩 ”是產科的一大突破, 雖然它並不能達到百分之百的“無痛”,但這已經是到目前为止最有效的止痛方法了。硬脊膜外麻醉是局部麻醉的一种,由脊柱位置進行麻醉,透过导管,将药物注射在硬脊膜外间隙,而麻醉藥可從預先插入脊柱的導管持續加入,注射药物阻隔附近脊髓神经传送讯息,可以使之失去痛楚。从而令產婦的下半身暫時失去痛覺,几乎可以在完全無痛的情況下進行陰道產或剖腹產。
麻醉時產婦需盡量將身體屈曲,麻醉科醫生會將一條極幼的喉管經注射針放在背部的適當位置上,將麻醉藥透過喉管傳到病人體內。止痛效用可維持直至胎兒分娩出來。 
雖然硬脊膜外麻醉可以有效地消除痛楚,但最理想是產婦仍可感到輕微子宮收縮、下體便急或近尾龍骨處受壓的感覺,這樣可令產婦有順產的感覺,保持下推的反射作用,減少雙腳沉重乏力情況。麻醉科醫生可透過稀釋了的麻醉藥來達致此效果。 
注射後您可能會感到下半身及雙腳有少許麻痺、失去排小便的感覺 (需助空虛膀胱)、打冷战等,但放心,這些現象於麻醉藥過後,便會隨即消失。其它如輕微血壓下降,只要接受靜脈輸注,便可即時矯正,不會對母體及胎兒造成傷害。
順道一提,無痛分娩在台灣使用的比例只有一到兩成,在美國使用的比例卻高達五到八成(顺产)。還有,在台灣,醫療人員本身在生產時,使用無痛分娩的比例遠高於一般民眾。 

 在香港,普遍的止痛方法有三种:
一是笑气:优点是简单易用,缺点是止痛效果差;
二是止痛针:优点是简单易用,缺点是止痛效果差,有可能BB生出来的时候会受到药物影响是睡着的,不会哭;
三是硬脊膜外麻醉,硬脊膜外止痛通常是安全的﹐並且對你和寶寶的副作用很少。對大部分婦女來说,解除痛苦的好處遠超過接受這項療程的風險。所有醫療程序都有一些風險。分娩硬脊膜外止痛的副作用或風險是:

對媽媽的副作用:
並非所有硬脊膜外止痛都是百分百有效,大約10%會出現肚子有些部位「未麻醉],而有些就只會使
半身麻木。大約3-5%須在產程中某個時候更換。
隨著硬脊膜外止痛開始起作用﹐你可能發抖。
你的血壓可能下降。護士或麻醉師會經常檢查你的血壓。
接受硬脊膜外止痛後你可能有局部的腰酸背痛﹐這是那部位周圍受瘀傷所致﹐很快便會消散。大約半
數婦女產後會有非局部的下背痛 這不是硬脊膜外止痛所造成的。
你也許不能獨力小便。如有這種情況﹐護士會放一條小管入你的膀胱進行排尿。

對媽媽的風險﹕
在甚少情況裏(低於百分之一)﹐硬脊膜外止痛針會刺入進行脊髓麻醉之處。如有這種情況﹐你在接受
硬脊膜外止痛後一至兩日可能會有頭痛﹐這是稱為「脊髓性頭痛」。
在極少情況裏﹐婦女會對硬脊膜外止痛所用的藥物有過敏反應﹐這可能是輕微的反應(疹子)以至嚴重
的反應(過敏性)。
在極少情況裏(一萬分之一)﹐神經可能受損。它通常會康復﹐但過往曾有幾宗長期神經損毀的個案(
八萬五千分之一)。癱瘓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五十萬分之一)﹐而死亡也是(百萬分之一)。
在難得一見的情況裏(二十萬分之一)﹐你可能會患上背部感染或腦膜炎。
硬脊膜外止痛不會使你有更大可能需要剖腹分娩。

對寶寶的風險﹕
在硬脊膜外止痛後的頭30分鐘寶寶的心跳也許會慢下來﹐通常這是因為你的血壓已下降﹐這種情況
治理好時﹐寶寶的心跳便會回復正常。在硬脊膜外止痛開始後的頭30分鐘﹐護士會密切留意寶寶的心跳。
硬脊膜外止痛進行幾小時後﹐你也許會發燒﹐這不是因病所致﹐但它可能導致在寶寶一出生後你和他/
她就要驗血。發燒若是硬脊膜外止痛造成的﹐會自行消散。我們會用退熱淨(Tylenol®)設法減低發燒對
你和寶寶的影響。
你的產程或會放慢﹐尤其是如果這是你的第一胎﹐而硬脊膜外止痛是在產程的很早期進行。醫生或助
產士可能要開始用藥(催產素(Oxytocin))來增加子宮的收縮。
即使用了低劑量的藥﹐你也可能發覺更難有效地把寶寶推擠出來﹐如果這是你的第一胎﹐情況也許更
甚。換言之﹐你可能需要真空抽吸器或鉗子的幫助來產下寶寶。
必須緊記﹐大部分硬脊膜外止痛已獲證實是婦女在分娩和生產期間處理疼痛的一種安全和有用方法
姐妹们,容我再用一两段篇幅具体介绍一下无痛分娩的操作,这种科学性的介绍是比较枯燥一点。然后,再做实况转播哦。
再上一张成果图:
两姐妹。
更多图片请上我的BLOG去看。
美美小兔子的BLOG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麻醉師﹕
用一種液體把你的背部洗乾淨。
把局部麻醉劑注射入那條細管子將會插入你背部的皮膚之處。那種感覺有如被蜜蜂叮一口﹐很快會消散。
在下背部的骨之間把硬脊膜外止痛針刺入硬脊膜腔﹐期間你也許會覺得疼痛或有壓力﹐但這通常不會造成損傷。
把一條細膠管(導管)穿過中空的硬脊膜外止痛針﹐進入硬脊膜腔﹐然後把針拔去﹐硬脊膜外止痛管子留在原位。管子會貼在你背部。
把麻醉藥及/或其他止痛藥注射入那條管子。
麻醉師施用第一劑藥之後﹐你將會接上「病人自控式硬脊膜外止痛泵」﹐它讓你可以在覺得有需要時給自己額外藥物。這樣﹐即使是在產程早段的婦女也可接受硬脊膜外止痛而不會變得太麻木。
尽管一般可以选择坐或者卧,但我在HK的两次注射都是卧位的,所以只在网站上选择了一张卧式的图片给大家看。图片上的妇女还穿着底裤,但真正在手术床上是只穿手术服,不穿底裤的。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好啦,现在姐妹们对无痛分娩是个啥东东应该有初步的认识了吧。我也开始自曝其丑了,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怀孕经历,为上产房做个铺垫吧。
我生老大是在2006年夏天,30岁生的第一胎。老大特疼我,整个孕期我一共只吐了两次,还都是因为自己吃了对她

好的东西,令到她很反感,逼使我吐的。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一次是住在我妈家的时候,早餐时突然嘴馋,想吃油条,估计那做油条的铺头不是什么正规的,吃完了就很不舒服,结果一阵反胃就吐了。
另外一次是都快生了,和呆呆去SZ见朋友,吃的是川菜,辣得要命,胡吃海塞不说,还喝了些啤酒,勉强回到HK的家里后终于忍不住吐了。
可想而知我是多么粗糙的一个人,做过唯一的运动就是散步,也没有进行过任何胎教。
图:拍摄于06年春天,距离生产还有近三个月。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因为整个人乐观的性格,BB又很体贴,整个孕期我还是很开心的。一到周末,呆呆就陪我到处去逛。
图:
生之前两个多月。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当时想着等小朋友出来行动可能就不自由了,还是抓紧时间享受这最后的二人世界,尽可能的多去一些地方。
又不方便做长途旅行,所以那段时间,几乎游遍了香港。
图:2006年四月底,距离生产只有两个月多点了。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生之前一个月拍的,之后因为没有忌口,导致严重发胖,生完好久都减不下来,这是后话。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没喝孕妇奶粉,因为实在是太甜了。营养补充剂吃的是善存,怀孕前吃的是普通的善存,怀孕以后改吃materna了,也是惠氏出的,专门给孕妇吃的多种维生素。
因为香港的气候实在是太湿热了,怕BB生出来皮肤不好,有胎毒,还在预产期前一个多月吃了莲蓬须,每周一包,一共吃两包。四碗水约花半个多小时煎成一碗水的样子。
话说小兔子是一个非常粗线条的女子,离预产期不到两周了,BB用品几乎还没有买呢。那天下午,就准备去商场采购一些,买的还全是大支的:一公升的沐浴露,半公升的洗头水,还有其他鸡零狗碎的一些东西。加上之前还去图书馆借了一些书,沉甸甸的背着,拎着就向巴士站走去。
眼看着我要坐的那班巴士已经缓缓得开过来了,不顾自己笨重的身躯和拎的那些家伙,一个箭步就冲向巴士站了。
巴士是追上了,后果就是当天晚上我就见红了。
记得那是2006年7月5日晚上,当时正值世界杯期间,呆呆TX很早就睡了,准备半夜三点起来为他心怡的球队呐喊助威。大约12:00左右,我起来上厕所,发现厕纸上有点红红的黏液,不多,颜色也挺浅的,不知道需不需要去医院还是继续睡觉。
当时觉得已经挺晚的了,还是继续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睡下后又觉得很不踏实,心里有点忐忑不安,就推推呆呆说:“我出了点血,你看要不要去医院啊?”呆呆眼睛都没睁开,发出象说梦话一样的声音:“你没疼,不用看。”
我说:“这可是你说的哦,要是有什么事,你负责任啊,那我就睡了哦。”
一听要他负责,我家那工程师干活的马上就醒了,醒来第一件事干嘛?
翻书!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书上说的模棱两可,说是如果发生穿水,见红,阵痛就需要去医院。可是我倆研究了半天不知道逗号的意思是三者同时发生才需要去医院,还是发生任何一样就需要去。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去吧。于是乎收拾了行李出发了。
图:夜幕笼罩下的港岛西区玛丽医院,香港最好的公立医院。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到了医院值班的医生问了一下我的情况,原来如果只是见红是不需要紧张的,可是穿水后就一定要马上进医院了,否则怕细菌感染。因为我不能肯定我有没有破水,所以保险起见医生让我马上住院,明天一早准备生。
早上八点钟,我被推进了产房。
在HK,每位准妈妈可以选择进产前培训班听课,学做运动,练习生产技巧。那时候,我的广东话还是非常“麻麻”,很多词听得不是太懂,加之经常犯困,一躺在垫子上就很容易睡着,所以学习效果非常普通。
最后一节课,护士发了一张纸,上面可以选择先生陪产,无痛分娩(硬脊膜外麻醉)这些项目,我两项都选了。玛丽医院非常人性话的是,丈夫陪产可以从妻子进产房开始陪到最后,并可以选择亲手给小BB剪脐带,不象威尔斯是开全了可以生的时候,丈夫才可以进去。
图:玛丽医院的产房全部都可以看见海景的.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香港的公立医院的产房全部都是单人间,一间房只能容许一位产妇生BB。通常的做法是,进入产房后24小时以内一定要生出来。所以,很多产妇即使有动静了,也是躺在病房里等着,一直要等到开到一定指数了才推进产房。
而当时我因为不确定是否穿水,见了红又不疼。而穿水后24小时一定要生的,否则很大机会羊水会沾染上细菌感染小BB,所以需要提前推进产房注射催产素,提前分娩。
八点钟进产房的时候,第一位护士和第二位护士正在交接班,呆呆换上手术服陪产。
图:白天还没有意识到要偷拍,等晚上心情已经不那么紧张了。当时的我已经做了无痛分娩了,真的是一点都不疼哦,所以开了大约5指的我,还很轻松的躺在病床上帮呆呆拍了张陪产照。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护士把我推进产房后开始注射催产素。没办法啊,谁让我见了红,又貌似流出了点非小便的液体呢。我这人钝得很,催产素打了几个小时都没有任何反应。
HK公立医院的规定,从进产房那一刻开始直到生出来,不可以吃任何东西也不能喝水。所以,一大早吃了一碗医院给的瘦肉粥后,就再也滴米不给进了,全靠输液。她们是怕产妇万一生不出来需要剖腹产会有危险。
可怜的我眼巴巴的看着呆呆去吃了午餐,摸着油光光的嘴进来。咱也不用那么高要求了,那会儿就想喝点什么啊,嘴巴都干得已经要塞了团纸了,连口水也不给喝。最高标准是每隔一段时间可以发几颗象绿豆般大小的冰粒给润润舌头,那能解决什么问题啊,聊胜于无啊。
图:给大家参观一下产房吧,拍这张的时候已经到晚上了,将就着看吧。这两部机器会实时监控我的血压,阵痛频率,并不停得将数据以图形模式打印出来。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注射催产素约6个小时以后,我终于感觉到疼痛了。说不清那是种什么样的疼痛,想象一下孙悟空在铁扇公主肚子翻滚估计就是这样的吧。
疼痛虽然还不是很剧烈,而且频率也不是非常快的时候,我已经忍受不了了。估计那时候每隔5,6分钟疼一次吧。护士建议先用笑气顶着。这是最安全,最方便,也是最没什么用的。方法就把那个面罩大力罩住自己的口鼻部分,深深的吸一口气,如果听到“嘶嘶”的声音就是吸成功了。然后吐气,然后再大力吸一口气。
图:我在吸笑气。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躺在那里其实是挺不舒服的。肚子上绑的监测仪器,要不怎么打印得出来那些图形啊?手臂上绑得血压计,每隔几分钟就自动量一次。量的时候收得很紧,也让人不舒服。
可是,这一切的不舒服都比不上疼的千分之一啊。
等吸了半天笑气我还是疼得哇哇叫的时候,护士建议再打止痛针。
因为那个时候无痛分娩在HK还不是很普及,所以一般是到最后除非痛到忍无可忍了,否则不给做的。打就打吧,反正只要不疼就行。
结果止痛针还不如笑气呢。打了以后除了让人迷糊一点,感觉有点想睡觉以外,没觉得减轻一点点的疼痛。
图:这张图片上的我已经做过无痛分娩了,所以很安静的躺着。图片上可以看到产房大致的陈设,这张图是从门口向内拍的。图片上看不到的,在接近门口的地方还放了一张沙发,可以让疲惫的先生休息一下。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打了止痛针后还是疼得受不了,坚决要求做无痛分娩。HK医院的办事效率真的好高啊,我提出要求之后,助产士马上在产房打电话给麻醉师,大约10分钟后,麻醉师来了。
公事公办的给我讲了一下可能的危险后,我已经忘了当时有没有签署什么文件了。然后应麻醉师的要求,把背部象虾米一样尽可能的拱起来,千万不能动,然后麻醉师就在我的脊椎(腰的位置),将一根类似打吊针的针扎了进去(我看不到,呆呆事后描述的),当然啦,比那样的针细得多。那根针,连着一根象头发丝一样细的管子,麻醉剂就通过这根管子源源不断的输入到我的体内。
这根管子上有一个可以调节麻醉药的剂量的小开关,也是类似吊水的那个,可以控制流速的。如果疼了,就开大点,这个助产士都可以操作。
一针下去,疼痛立消。真的是立竿见影啊,如果不是身上绑着这许多劳什子,我恨不得扑上去亲那位世上最美丽的麻醉师一大口。如果世上真的有天使的话,对我来说,她就是天使啊。一分钟前,我还在地狱里挣扎,要生要死的,一分钟后,我又可以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了。
等麻醉师走了之后,我甚至拿出呆呆TX刚才买来的报纸看了起来,借以打发时间,这哪象在生孩子啊,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处境。
报纸是呆呆TX为了纪念女儿的出生而买的,中文的英文的买了一堆,想着十几二十年后传给他的宝贝女儿,她出生的那天都发生了些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无痛分娩,哪能那么轻松的在产房里偷拍照片啊。想想啊,如果我在那儿已经痛得死去活来了,呆呆TX还抓着相机在“咔嚓嚓”,我不休了他才怪啊。
图片:看看,气氛多么和谐啊。7月5号我被送进医院以后,呆呆TX满心以为第二天就可以和他的下一代碰头了,当天晚上在待产房外面的等候室里还看了那场他期待以久的球赛:似乎是巴西对德国?结果第二天从早到晚我也没生出来。我还没趴下呢,他已经疲惫不堪了,在那张沙发上小睡了很久。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闲着也是闲着,再看看产房好了,这个灯是活动的,等到要生的时候,助产士会拉下来的。时间缓慢的挪动到了晚上7:00钟。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从早上8:00进产房,等啊等,等到晚上2:00多了,终于听到助产士说宫口已经开全了,可以生了。可是,又发生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助产士让我自己感觉,她不指挥我生。
估计当时无痛分娩技术刚刚引入到香港,还不是很成熟,所以,对助产士的培训是很不到位的。我看美国的那些妈妈,都是由助产士指挥来“PUSH”,即使自己完全感觉不到宫缩,可以只要听从助产士的指挥,也能顺利生出BB。
我虽然感觉不到疼,但是可以用力,可是问题是,生BB,要在每一次宫缩的时候使劲往外推,把BB推出来,可是我没有这种节奏。
没办法的情况下,助产士只好给我的无痛分娩的药量(在那根管子上调节控制流速的开关)减半,让我的痛感慢慢回来。
前面有很多妈妈说做了无痛分娩还是痛,只有一种可能,麻醉师的技术还不到家。如果把药量控制得好的话,的确是可以做到完全无痛的。别忘了,硬脊膜外麻醉甚至可以应用于剖腹产的,如果这都会感觉到痛的话那会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啊。

等啊等,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始慢慢感觉到疼了(看我这反应够迟钝的吧),这时已经4点多钟了。其实即使是到了这个时候,我仍然不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宫缩,那种痛感也不是很明显,可是,助产士让我生,我从小到大都算是非常听话的,也只有生了。
开始生的时候,真的可以说是乱生一气,胡乱用力,费了半天劲,还挨了助产士的骂,还是生不出来。
为什么呢?
学习啊,学习啊,准妈妈们!全副武装的上战场总好过赤手空拳的上战场吧。
因为刚开始生的时候,我是使一下劲,又松下去了,再使一下劲,又松下去了。结果BB就在那里做活塞运动,怎么也出不来。
气得助产士骂我上课都干嘛去了,有这么生孩子的嘛?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呆呆TX看我那么辛苦,在那里干着急帮不上忙,可怜巴巴的说:“Bunny啊,要不我们还是剖了算了,看你这么难受。“
我气得大骂:“你疯啦,人家顺产是前疼后不疼,剖腹产是前不疼后疼,如果我现在剖了,那我不两个疼都占全啦,这么赔本的事我才不干呢。”
这么一来我也想通了,下定决心生吧,没别的路可以走了。
加上助产士临时帮我恶补了一番,我也算是摸到一点诀窍了,各位准妈妈们,一定要记住了,那就是:
想象平时拉便便是怎么拉的,生孩子就怎么生!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在助产士的一番恶补之下,我总算是开窍了。那就是,不要推一下就放松了,再推一下又放松了。而是,想象拉便便,一直一直推,推到实在没力气了,赶紧吸一口气继续推。总之,千万要保持住这股气,把BB象便便一样推出来就好了。

这么说是有点恶心的,不过真的很实用的哦。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还没生过的准妈妈们,在拉便便的时候一定要重新感受一下是怎么拉的,将来BB就是这么生的。
加油!

因为生之前已经和医院沟通好是要做侧切的。所以看助产士没有动静我还提醒她有没有帮我剪,人家很不耐烦的说“剪啦,剪啦。”天啊,什么时候剪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因为痛觉已经慢慢回来了,所以生的时候还是感到疼的。呆呆不断给我加油,他还说:“Bunny,看到BB的头发了,就差一点了,再使点劲就行了。”听到这话,我拼命使我超出我极限的力量来推她。
玛丽医院的医护人员非常值得称道的是:它一共有9间产房(或者10间),可以同时容纳9个产妇一起生产。当产妇的生产进行到最后一刻了,BB马上就要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只要当时自己照顾的产妇情况正常的,都会自觉的来那个病房一起给产妇加油。当时医生也来了,几乎所有的助产士都来了,他们一起为了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产妇加油。
我之前并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当时在生孩子的百忙之中甚至来不及看他们一眼,我连他们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更不用说记得他们了。他们做这件份外的事,并不能加工资,也没有一分钱的奖金,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有重大的意义。
那么多人为我呐喊加油,他们真诚的一起鼓励我,说“加油啊!BB马上就要出来了,再使一点点劲就出来了”的时候,我真的很感动,很多时候,精神的力量可以做到你以为不可能的事。终于,我成功了,BB生出来了。
因为产程拖的时间太长了,生产到了最后的时候,我发烧了,连累BB生出来以后也有点发热。护士们火速把BB洗干净后,迅速给我抱了一下,就抱到监护室了。
不知道别的妈妈们抱着BB第一件事是做什么,我呢?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抓紧时间看看BB有没有多出来一根手指头,迅速数了一下,看看确实是10只手指,当时就放心了。

图:看琪琪刚生出来的样子,丑吧,将来一定给她看看,她曾经这么丑过。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现在,3岁的琪琪已经是小小美女一名了。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BB抱出去以后,助产士帮我缝合伤口,很耐心的缝,完事了我还很有礼貌的跟她说谢谢呢。等她们都走了,我在产房里等人推我出去。当时一个人也没有,非常宁静,我的心里也出奇的平静,就象完成了一件大事似的,并没有特别的兴奋的感觉。
很奇怪哦,没象别人说的激动的热泪盈眶哦。
图:出产房后第一次抱BB,鸡手鸭脚的。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因为做无痛分娩打了麻醉以后是一定要插导尿管的,出了产房才拔的,相对来讲容易引起小便困难。如果8小时以内不能小便的话就要再插导尿管,并随身携带尿袋了。
生完了以后第一件事就是麻烦护士帮我把水拿过来给我喝,盼望已久啊。一出产房,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因为在里面躺了24个小时啦,生孩子又出了满身汗,感觉自己已经脏得不行了。护士一再叮嘱如果要洗澡一定要让护工在门外守候,可是我觉得自己精神很好啊,没有必要麻烦别人啊,所以就自己挪到冲凉房去洗头洗澡了。
洗干净后,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吹干头发,感觉再世为人啊。不过侧切的伤口很痛,过了一天以后更加痛了,感觉比生孩子还痛啊。坐也不能坐,躺也不能躺,走路扯着伤口也疼,真是很不舒服呢。
图:琪琪一出生就已经是双眼皮了。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喝了很多水,又走来走去了一段时间以后,终于有尿意了,但产后第一次小便真的很辛苦啊,可以说是一边哭着一边小出来的,实在是太痛了。
介绍一下一个超级好用的东东:冲洗器,荷花有卖的。一个软软的塑料瓶,上面的口那儿有些小洞洞,一挤,就有一些水冲出来。就叫产后冲洗器,荷花的Sales都知道的。因为医院的洗手间一直是提供热水的,每次小便或大便完,拿水冲一下,很舒服很干净的,伤口也会愈合的快一些。
记得冲的时候一定要从前往后冲哦。

我产后一直用的是高洁丝产妇卫生巾,它有两种,一种是绑在底裤上的,但我觉得还是它普通的可以粘的那种好用。这种卫生巾软软的,一点不刺激伤口,在大一点的百佳都可以买到,会比荷花便宜很多。一直用到恶露没那么多了才换普通的。
第一次缝侧切的伤口用的是普通的线,产后5天拆线,这5天,我随身都带着一个小朋友型号的救生圈,在HK叫水泡,干嘛用的,坐之前垫在PP下面的哦。
那几天,根本没办法坐,一碰到伤口就钻心的疼啊,有了这个水泡舒服多了,起码中间的位置腾空了出来啊。那个水泡还是产后呆呆帮我在附近的永安百货买的呢,Tomas小火车的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质量真好,能承受我肥大PP的压力,生第二个的时候还用到了呢。
记住啦,如果有需要的MM不能买成人码的,太大了,PP会掉下去坐不了,就买儿童的那种就好了。
图:老大当年躺着的小箱子。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因为HK的医院太严谨了,因为我的发烧而导致了BB的发烧,医院一定要按部就班的打完一个疗程的针才放行。而我三天后就出院了,可是老大要第八天才给出院呢。因为我家比较远,来回很不方便。结果出院以后,我在医院附近的酒店住了5天,花了HKD4000多。
BB病房的探病时间有要求的。每天一早,我吃过早餐就打车去医院,给她喂奶,看看她,帮她换换片,跟她说说话。然后放回去。回酒店,休息一下,吃过午餐又去。下午再回来睡一下,晚餐前再去一次。在医院吃过晚餐,又去看她。9:30左右离开。
每天我带着我的水泡,来回奔波。没觉得自己辛苦,就觉得孩子可怜,每天只能睡箱子,不能和爸妈回家。
第5天,拆了线,一下舒服好多,登时不疼了。感觉好开心啊。
图:可爱的琪琪。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产后另一大困扰是便秘。
之前我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烦恼,简直堪称是直肠直肚型的,可是生完以后三天都没有便便。简直把我急坏了,不知道怎么办。
医院给的要一点用都没有,让呆呆帮我去买药,他到屈臣氏误打烂撞的帮我买了两种药,一是外用的:叫便利通浣肠,台湾产的,有点象开塞露;一种是口服的:叫乐可舒通便丸,德国产的。
真的好管用哦,根据说明,我头天晚上先口服,第二天再外用,一下子把我的“大”问题给解决了,真的好爽啊!

第一胎的生产情况就告一段落了,省去辛苦抚养若干字,将来开新帖详细告之。马上该轮到第二胎啦。
敬请期待哦。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7月6号进医院的时候,呆呆哗哗哗买了一堆当天的报纸,结果没生出来,第二天,他只好又去买报纸。
因为我那个考察幼儿园的坑急需填上,所以麻烦大家再耐心得等等,马上该写老二璇璇的出生了,比老大曲折得多哦。
我在香港的两次无痛分娩顺产全记录 <wbr>(琪琪篇)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