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残酒--
残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342
  • 关注人气:3,7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荷处相逢

(2013-07-21 22:37:58)
标签:

相请

不如偶遇。

分类: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荷处相逢

     雨水接连不断,泛滥了好几晚的夜色。


   忽而放晴,便急不可耐地钻出陋室,穿过钢筋丛林包围的街道,投入红绿相间的一畦荷池。

   本以为炙热天气,将会干枯掉所有薄荷的清凉,灼烧完所有念想的重量,但现在,是的,就是此刻,借以蝉的高低弹唱,验证了它们对朝露的渴望,并没有随高温融化,反而成为一条寓意深深的引信,依靠在夏的一隅,闪闪发光。

   要怪,就怪之前的雷雨太过轻狂,令荷颜拱围出一捧一捧的水汪汪,圆润调皮的水珠,似乎清澈着斑驳的无言,它们的心事,从不在雨季中渗透,却于池子前的倒影里,呈现出颗颗晶莹来。


   好吧,既然连露珠都懂得思绪,我得承认,来时,我错估了你的美丽;以致我此刻总想伸出双手,为你撑开一片浑然天成的蔚蓝,在你绽放的时节;并且道一声:早安。

   嘘,还是别吓着了,那些美丽的花魂,我想把它们摄入眼底,框在心里;

   如果眉睫是觥,必定要斟满夏日扉页的璀璨;而篆刻着岁月痕迹的容颜,都企盼成腼腆逢迎的羞色。

   若非这夏天热过了头,以致人们的心情,跟着翻滚起来;我是多么期望,你也能来到水边,让我送予你一盈清洌的甘凉。

   假如注定要摆渡而至的话,也别担怕船头的摇晃,因为有我先行!


   其实,只想告诉你一则故事,应该是亘古以来,即不断萦绕耳畔的传说:那些被现实一再隔离的童话,俨然在一亩荷塘悠悠苏醒。

   序言未启,身旁早起的蝴蝶,已经痴傻的拍打着双翼,希冀在故事里翻飞出沁凉。

   你是否有兴致,听闻这个故事呢?

   好的,请容我先将这秘密的插头接上,让你心灵的磁场,悄悄与天地间某些画面相连系,那之后,你可以选择遗忘,或者将它们根植于心。

   关于荷的诸多故事,一直写在许多墨客词人的脚下,而我们寻觅着,重叠着这些印履,并且循着香气,踏遍青山,路过许多人的梦境之后,涉过彼此的前世今生,于这宁夏,渐次落幕到我们的眼瞳里。

   而岁月,尽管总是跌跌撞撞,终究是收割了时间,来作为自己一生的伴侣。

   就在那一段段成长的时光中,也许所有曾被指涉的率性,所有深埋在年少心底的欢愉,以及所有简单的,倾斜的,或始终发潮的幸福,就算都显得不可理喻;但我却仍然深信,起始于一片片荷叶的铺陈,早已经预言并且盛放了一切的斑斓。


   看,当曦色攀上荷缘,湿润的眼眶,抖擞地接收了穿透荷瓣的晨光顺着风来,嫣红嫩皙的花颜之下,拨开一朵见一朵,满满的都是含蓄。似乎要把上个季节遗落的锦句,偷偷添加到热烈的词章里。

   瞧,你开始弯腰了,在属于你的花期;害羞的情绪犹如弯弯的心事,蜿蜒至梦的纹路,更像是寓言的转折。

   我猜,你乘风而来,自然会随风而去,可惜花讯里,并没有透露太多的假设;心,到底还是伪装成一朵云,云上,有风儿频频的催促。

   多令人叹惋啊!诸多美丽的故事,来不及细细陈述;当生命越前行,似乎越具备故事性,而梦境,却越来越趋近现实的交杂里。

   于是习惯了哗然笑声以伴,在迎接一个又一个新生之始,也曾见过热泪潸潸;而在目睹一场又一场的告别式之后,谁还记得,关于一朵盛夏荷事之凋零?

   要微笑面对所有丰盈,在眼底逐渐衰亡,太难!

   我是觉得,池塘里早就伏笔了生命的每一场荣枯,故而懂得包容花开花落的忧欢悲喜;所以,当我们偶然捡拾仅剩的几片蕊妍,才能猝然发觉相遇和分手,甚至诞生与死亡,原来都有它们各自的绚丽!


   故事至此,我尝试着低眉垂目,想要收敛墨染般的山川水莹,竟发现再无法策马前行。

   也好,倒不如剥丝抽茧,聚合岁月里偶然泛起的淡淡涟漪,留待来日酝酿成篇篇朦胧的诗章。

   只是,梦绵延的太长,崩断了平仄的格律,难道这就是为什么我的诗句,一直挨饿的缘由?

   唉,即便过去,我未曾注目于你,请别埋怨;因为你依然会这样亭亭,并且站立成不朽。而我才能籍此清蒸一首诗,不加油言。

  “人生荷处步相逢,相逢荷必在梦中”,怎么突然想起这句来?


   呵呵,还想继续听故事吗?但是我的情绪已然逃离,亦如庄周梦蝶,却在黎明破晓前,邂逅了梦醒时分的慌张;也可能,只是蝴蝶不愿意,那就让蝶一般的红尘心思,伴随故事的脉络扩散开去。

   大梦谁先觉,平生难自知。想必,没人能说日子无忧,因为苦即在此。

   我们总习惯了预设秋风落叶的心情,试图临摹冬雪缥缈的步伐,却忘了,在轮回翻转的四季里,尚有春夏值得书写一笔。

   多好,我还可以继续眷恋于宽容的孤寂,也可以热爱荷心摆荡的夏,那波光渺渺的惆怅,会显得细腻而亲昵。

   是我窥见自己的影子,与一朵荷相逢在七月,仿佛矗立于一面镜子前,即使掐掉灯火的照映,依旧反射出抹不掉的花容诗色,那些念,竟然任性地自心头喷薄而出。


   岚雾蒙蒙,缭绕着刚醒来的清晨,房檐依旧叮咚叮咚,滴落着昨夜一场大雨倾盆后的余韵。

   撷一支池畔摇曳的朝霞,摘一把水边荡漾的芦苇,揉合成夏日调色板,再用我的眼捕捉青林翠竹为景,扯进来一片碧绿坐底。于是悄悄成画。

   而一切皆是铺垫,我不画山水,只一心,偏执于一池清荷。

   风来过、雨来过、我来过,都来看你。

   纵然,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可是,你必须对我微笑,在我们眼神相对时。

   更愿你能记得:我曾以梦为笔信马由缰,为你谱了一首早安曲;也许这一次曾经,正好是沽酒对夏荷,引发的一场藕色醉意。

   尔但一开两朵,我来万水千山。

   一瞬间,从我起承开合的眉眼中,丝丝溢出的,不再是荷,而是……相逢的味道


   都说:相请不如偶遇。

   那么,倦倦红尘渺渺江湖,炎炎盛夏涟涟荷处,

   谁,来和我干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