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仁钧
韩仁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855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

(2009-10-23 08:09:08)
标签:

杂谈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歌声是从永定门左侧的地下通行道传来,男中音,歌声很饱满,特深情。

当我走近歌声时,歌声停下。看到的却是一个头发花白的不惑年龄的男子,他的泪水像是眼睛被扎破一样,无法抑制地流出,滚出……

“你怎么啦?”“你为什么哭泣,有需要我帮助的吗”“你有什么痛苦能与我聊聊吗”“每个人都有落难的时候,你把你的困难说出来,或许我能帮到你”“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风这么大,你起来走动走动”……

无论我怎么问,他总不予于回答。只是,他停止了哭泣。他用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来回的捏。然后,十分不忍地推开我的手,示意让我走。

他倒底是怎么回事?是人不舒服还是外出打工找不到工作?还是否是他是来上访的?还是因为他有神经……我无法了知。但我能感觉出,他特需要钱。如果他有钱他不可能在这么冷的气候下,露宿于此。

于此,我掏出我的钱包,钱包里是一百零二元。对于他,我应该给予他多少?二元还是一百元?

当我把一百元给他时,他怎么也不肯收下。我只好,丢掉钱,走人。

我知道,我这一百元钱是不能解决他的困难,也不能因为这一百元钱知道他心里倒底藏着什么故事。我只能假设:明天早晨,我路过时,他还在,那时我能听听他的故事。那时,我的钱包里会准备一千元钱。给他,至少能解决他回家的路费。

可惜的是,第二天早晨我再路过的时候,他已不在。

说到此时,让我想起了另一故事。,在几年前。我在一商场门口看到一个很年轻很帅气的小伙子跪着乞讨。他说他是因为钱包被别人偷了,现在身无分文,希望路过的人能给他五元钱他买个饭吃。当时,我给他了十元,我相信,这么年轻这么帅气的年青人不可能是行讨专业户。可是,我从商场出来的时候,证实了他就是行讨专业户。因为,他还跪在那里,还是同样的理由:很饿,需要路过的人给他五元钱……

我不知道倒底多少人给了那个小伙子多少钱。但我知道:男子膝下有黄金;也让我更加明白——现在的就业渠道真多……

我写这篇文章,需要更正的是并非为了拱托我的善举。而是感慨人总有落难落魄的时候。我有过,相信大多数人都有过。我知道,人在困难的时候,特别需要的是别人的帮助。而今天他让我特别感慨面对帮助,却予拒绝。

这是为什么?从他捏我手的时候,我能知道他内心需要别人的理解与关心,同时也读出了他对我的感谢;从他拒绝他人馈赠的时候,我只能用“捍卫尊言”来解释他的拒绝。

两者,同样是我给予的方便。年长者是仅此一次,再也看不到他,相信他的困难已度过;年轻的却是多次接受于别人的赠予,相信他的贫苦还存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