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山松
南山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69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沧桑记事_第一眼看到的

(2010-09-07 09:00:18)
标签:

杂谈

                          第一眼看到的

   

我这微不足道的生命历程,开始于我国全民抗日战争爆发的那一年,出生在山东省淄川县大荒地的煤矿工人工房内,生日是阴历的 323日。我的父亲,当时在鲁大公司北大井当电气修理匠。

当地有段民谣,“三月二十三,大炮响连天……我不知道它指的是哪一件事,不过,我命运多舛,一生下来就不太平。

听母亲说,在我生下来之后,很长一段日子都是在“逃难。东洋鬼子来了,到处烧杀抢掠,中国人大难临头,个个惊恐万状,撇家舍业,拖儿带女,东奔西窜,总想离鬼子远一点。幼小体弱的我,经不起颠沛流离,病得奄奄一息,差一点被扔在路上。

小百姓逃来逃去还是逃不出日本人的手心,一家人惴惴不安地只好又回到老家——现在的山东省潍坊市坊子镇西边的那个小刘家庄,试着在日本人的治下混日子。

中国人并不都是只会逃。日寇的横行,激起了中国人的反抗。有组织的和自发的抗日活动到处出现,日本兵就不断地下乡“整肃和“强化治安。日本鬼子实在凶狠,坊子周围的河下、河南头、石拉子、土楼子、马司、徐家大路等等,几十个村都遭到过他们的涂炭,所到之处无恶不作,死了好多人。日寇侵占坊子时期,对坊子周围农村的“扫荡,出动兵力500人以上的有100余次,1000人以上的30余次。有4300余中国人被日寇杀害和折磨而死,伤者难以计数。这些,都是我后来听大人们说的,他们嘁嘁喳喳的还总不让我听,说是小孩子听了没有好处。

那时候,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日本鬼子就会进村,日本人又似乎是性欲特强的人种,找花姑娘强奸妇女是他们最感兴趣的行为;村里的女人们平时脸上都要抹上锅灰,把那面目弄得和小鬼似的。

听母亲说,1938年过了阴历年不久,有一天夜里,一个叫什么郎指挥的日本兵突然进了我们村,全村的人摸黑逃跑。七奶奶家我五岁的小姑、两岁的小叔没跑得出去,让日本兵的刺刀狼狗活活吓死。接着他们又夷平了附近的孙家园,火烧了赵家庄……赵家庄一个村就烧毁了880多间房子,死伤了33名村民,一个120多户人家的村庄顿时毁于一旦,把我姥娘家的小毛驴烧成了糊驴肉。

日本兵在坊子周围农村烧杀掳掠的那些事,老人们说起来就咬牙切齿。听老人说,日本兵杀个人就像杀个鸡,还常拿杀人当儿戏。有一个壮年汉子,被日本人用洋刀砍去了半个脑袋,漫坡里跑了三天三夜才死了。中国人天天提心吊胆。

国虽未亡,故土已沦陷。谁知道,在日寇的铁蹄下,想在乡下当顺民也当不成。

在农村过了一段提心吊胆的日子之后,学过中医的爷爷带我们进了坊子镇,在二马路西边租了三间草房,开了一个名叫“天保堂的药铺,祈求上天保佑我们,能在日本人的“巩固占领区里,过上能活下去的亡国奴日子。

人们总是把最早见到的事物当成是天然的。而我的记忆,是从我们已经当了日本人的亡国奴开始的。

在我幼年的脑海里,似乎日本人早就在坊子镇了,他们也是人,可是和中国人大概不是一类。他们是一种特殊的人,个子矮小,叽哩咕噜地说洋话,还凶狠毒辣得没有一点人性,就像大人吓唬小孩子的“麻虎一样。我那时以为,日本人就是坊子的主宰,中国人是在他们手下的下等小民,似乎天经地义从来就是这样,今后也还会是这样。

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可能随便哪里都能找到几千年前先民的足迹,就是这个小小的坊子区,史籍上还记载,远在5000年前的原始氏族社会,我们的祖先就在这一带繁衍生息,夏朝所建的斟鄩国,那国都就在区内清池镇治浑街村附近,西汉时也有古郡城设在泉河头村附近。

几千年前的事早已了无踪影,从近代史上看,坊子这个地名可是与德国人有关。在19世纪中叶以前,这一带原本只有前后张路院、南北宁家沟这些小村庄。“坊子,是1899年德国人修胶济铁路的时候出现的一个车站名。

在德国人强逼清政府签订的《胶澳租借条约》上,他们除了有胶济铁路的修筑权之外,还规定了沿线15公里以内的矿藏开采权。为了得到这附近的煤,他们的铁路在这里,被随心所欲地向南拐了一个大弯,让它穿越了地下有煤层的这块地方。听说,这里开始建的煤矿附近有家小店铺,名为“坊子,那煤矿就以“坊子炭矿冠名。1902年的5月,胶济铁路修到了这里,那车站的名子也叫了“坊子。一个小店铺的名子居然有了这么大的神通,可是“坊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我至今也不明白。

听老人说,德国人修胶济铁路花了很多钱,一步一个金元宝。为了掠夺资源,同时给火车头加煤、加水、检修车辆,坊子车站建的规模很大,附近还建了兵营和医院等设施。

德国人1901年就开始在坊子开建了第一口洋炭井,并成立了“德华矿务公司坊子炭矿”。他们霸占坊子煤矿17年,掠夺煤炭299万吨,为此曾经到处炫耀。

1914年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人无暇东顾,当年9月25日逃离坊子;可是三天之后,日本的“铁道联队”500多人就侵占了坊子,煤矿也被日军占领。中国人也想争回,可是几经周折,终究没有脱出日本人之手。

坊子通了铁路,又有了现代化的煤矿,也就渐渐发展起来,成了一个小市镇。坊子的发展是很快的,听老人说,老百姓头一次听到煤矿上鸣汽笛,还以为是屎蚵螂飞到屋里来了,到处寻找;坊子街上有了两个轮子的自行车,村里的人都不信,纷纷到镇上来看究竟。

到我记事的时候,坊子已经成了有五条土马路的热闹小镇子,不过房子还是土坯草屋为多,也有两座两层小楼。不但书上所说的古代文明的遗迹我一点也没有见过,就连清代的民居也没有一间。我只见过,西边紧挨坊子镇的西岭村的西南角上,有座不大的“全神庙,听说它比村子还老,不知是何年所建,不过早已破旧不堪。这大概是坊子惟一的古建筑物。相比之下,坊子镇的西边可就大不相同了,先是德国人、后是日本人建的洋房蔚为大观。

坊子是胶济铁路中间的一个大站,火车头不但要在这里加煤、加水,车站上还有能让火车头调头的转盘和修理火车的机务段。日本人为了保住这个关系胶济铁路畅通的要地,在坊子设了北大营、西大营,听说常驻的兵有2000多人,多的时候还到过3000。除了军人还来了很多别的日本人,建了许多的洋房住宅,最大的一片是在镇西南边的冢子坡。他们还在坊子建了陆军医院、日本国民学校、领事馆的“出张所”,当然也少不了日本庙和“表忠碑。在这一大群洋建筑的西边,还有一座据说是法国人建于1910年,直属烟台教区管辖的,规模相当大的天主教堂。

洋人所占的范围,似乎不比中国人的镇子小,而且都是德式、日式的花园洋房,天主教堂还有哥特式的尖顶。从我记事,日本人集中居住和活动的区域,都用密实的铁丝网围着,是不准中国人进去的。后来有一些银行、“洋行、电灯房什么的,一直建到了东边中国人的居住区域。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眼所看到的,就是一个在日寇铁蹄下畸形发展的坊子,一帮趾高气扬的日本人,和一群无可奈何的中国百姓。

当世界进入了21世纪。斗转星移,日本人被赶走了,国民党被打败了,坊子成了高速发展的潍坊市的一个区。可是随着铁路的改线、坊子新开发区的建设,它的老城区被冷落了,人口越来越少。300多处德式、日式的洋房的老主人走了之后,先前被中国人利用了几十年,随着利用价值的降低,有的被拆除,有的被遗弃。现存的160多处德、日建筑,如今一座座被荒草包围着,在无情的风雨经年吹打下,渐渐地老旧、破损,不少的已经成了墙倒屋塌的废墟。在一般中国人的眼里,它们已经是一堆堆等待清理的垃圾。

近年来到处发展旅游业,有人又发现了它的观赏价值。有的专家说它,“每一座建筑都是宝贝,它们具备作为世界遗产的三个特征,原真性、整体性和唯一性。”还“值得申报世界遗产”。依我看,这散落在日益衰退的坊子老城区,8平方公里的范围内的这些德、日老房子,原本不是精雕细琢的建筑精品,只是一些实用型土木结构的房屋,只不过有着异域的风格而已。这样的建筑,在他们本国随处可见,在中国也并非绝无仅有,有谁会从外地跑到这个本地人都在纷纷外迁的、被冷落了的小镇子来看这点东西?可能因为我是外行,不懂个中奥妙,姑妄言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