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宝石婚

(2016-11-27 18:22:30)
今天中午,临近下班的时候。父亲打来电话,问我们中午回不回家。
我感觉有点奇怪,正常我们都是回家的啊。莫非是他们有什么事情,中午要外出,不能准备我们的午饭。于是我便回答说我们回家,如果你们有事就去忙,中饭我们自己做。父亲乐呵呵地回答说那就好,今天中午准备了些好吃的,是怕你们临时有事不回来,便打电话问了一下。哦,原来是这样。便坚决地说马上下班,等回就回去。
挂了电话,我开始纳闷,今天父亲遇到什么喜事了,还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一般他是不打电话的,有事都是回家说。想了一会,也没想出所以然,索性便不想了。处理了一些手头的事务,就到了下班时间。
匆匆赶到家,发现厨房早已是热气腾腾。母亲正在锅上忙碌,父亲正坐在饭桌前整理着几个小菜。看来真是有什么喜事,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父亲看我回来,便笑眯眯地直起腰向我打招呼。我应了一声,便到锅上看看。母亲已经做好了酸菜羊肉、萝卜丸子、红烧肉,锅里正在做着我们最喜欢吃的沙粉卷肉。
我便笑着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做得如此丰盛。父亲竟然微微显出不好意思的神色,然后鞠着笑脸说今天是我和你妈结婚四十周年,然后便低下头继续摆弄冷盘。哦,原来如此。父亲与母亲的结婚日子我一直都不知道,更不可能放在心上。结果,年近古稀的他们还想着庆贺一下。不管怎么说,做儿子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实在是不应该。
一会的工夫,饭菜便全部上桌,妻带着儿子也从学校回来。见到一桌饭菜也是惊讶,听说是父亲与母亲结婚四十周年。妻莞尔一笑,我们年轻的都没想过这些事,反道不如老人浪漫。儿子自是什么也不管,大呼小叫,扑上饭桌,挑着自己喜欢的菜开始狼吞虎咽起来。看着孙子埋头大吃,两位老人都高兴地连忙招呼我们吃饭。
我们都不喝酒,父亲也不喝酒,本想直接吃饭。但是父亲从桌底提出两瓶饮料,又让母亲拿了两个杯子,每人倒了些,权作是酒了。
一顿饭,其乐融融。饭后,父亲与母亲又聊了些当年事情,还对我讲了结婚那一年的今天,天气冷得要命,那里像现在天气这样暖和。是啊,那时天气不但冷,而且日子过得也很艰难,少吃缺穿,谁能想到现在过着这样的日子。这些话,孙子根本不懂,我们能理解但没感触,所以只剩下老夫妻俩相互唏嘘。
看着已经全白了头发的父亲和半白的母亲,年已不惑的我不由得心生愧疚。忙于工作,囿于心事,放在二位老人身上的心思真得很少。不觉之间二人已近古稀,母亲还好,岁月的痕迹在她身上显现得不是明显,父亲由于身体一直不太好,看起来便是苍老了许多。然而,一些重要的日子我却根本不关注甚至不记得不知道,作为子女,也算是不孝了。
回到卧室,我仔细地在手机里记下了二位老人的生日、结婚纪念日。想了一想,又记下了妻的生日、儿子的生日,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这样,就可以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给生活带来一份温馨、一些欢乐,让平淡无奇的日子变得清风微送,花香溢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冬至
后一篇:芦苇的回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冬至
    后一篇 >芦苇的回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