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字阿西
十字阿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54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 麻木是一种痛

(2014-08-28 15:31:10)
标签:

十字阿西

诗歌

分类: 十字架

麻木是一种痛

 

1.

偶尔跌入幻想

以个人心愿对已知世界蓄意修改

打乱、重排既定的线条

明白只能在夜幕下完成

往往到晨曦微露时

仓促地收尾

 

阳光照进露台了

阳光出离了温暖

阳光成为一种灼烧

阳光,在城市的楼顶刺晃晃

 

又一个失眠的晚上

内心的构图未完待续

那是一件失败的作品

缝缝补补的新装

 

2.

哦,街道

满是遗弃的词条

风拈起一角儿碎纸

揭开尘垢厚厚、已然残破的理想

 

它们,散落在视觉的余光里

没心没肺地等待

似乎是一个位面而不是一个时代的消亡

 

我们被时间抽着奔跑

在奔跑间互为过客

路人相互忘却,亲人相互煎熬

 

3.

当顾小花随手在键盘上敲下一个名词

那并不是我能够适时想起的三个字

一个时代的重要构件完成了勾连证明

我们,活在“流水落花定理”之中

 

既定,是无数假设的结果

假设能让一组方程得出更多的不定根

我们心存期待四下寻找

最后只能攥紧自己唯一的真根走完一生

 

而墓碑是惯有的嗟叹

无论活着和死去

我们都是未亡人

 

2014.07.12

 

 

从一个梦里醒来

 

我真切地站在田埂上

烈日当空,整个田野看上去却显得灰白

他们在水田里忙碌。背锹路过的乡党面浮同情之色

男人神色略微尴尬,疼惜地瞅了瞅旁边的老妻

他们有五个儿女,老大快成年了,最小的五六岁的样子

 

下了机耕道,跨过红石溪,再绕一棵老柚树就是他们家了

屋里很安静,不时有几只黑蝇飞起

看到后屋的冷灶,我突然想,为他们做一顿饭吧

当我在土灶上忙碌的时候,孩子们居然都现了身

他们像红石溪里的米虾儿,初时都隐在水草里

这会带着一脸诧异,有些欢喜地围着我

全在家赌气儿呢,呵呵

我没有责问孩子们为什么不去帮父母干活

这些孩子应该和我在同一个世界,只是分散于各地

而他们的父母在另一个时空活得热火朝天

对于那对老夫妻,或许我和这些孩子们已经死去多年

 

重车碾过黎明,地头振响,如隔着麻袋的锤击

一声尖尖的喇叭甩过远空,我从泥泞的世界跌出来

清晨,空荡荡的,民联路空荡荡的

 

2014.08.0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母 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母 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