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馨泉
刘馨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33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的,电脑差点出问题,放存《张善之之死》(组诗)

(2009-04-09 19:53:02)
标签:

张善之之死

组诗

死因

外号

文化

 旧的,电脑差点出问题,放存《张善之之死》(组诗)

《张善之的哲学》


张善之活着的时候
有一个哲学
至今,在他死了三年了
我仍铭刻在心

当然,我并不相信
张善之所谓的哲学
其他人也不相信
知道的人都说
张善之,你那狗屁哲学
怎么说也是对人的
一种误导

张善之却不以为然
他只是冲着我们笑了笑
又继续看他的报纸,喝他的茶
那样子仿佛在向我们挑衅
等着瞧吧

三年后,张善之却意外的死了
其他人我不敢肯定
但我却一直铭记着他的哲学
只是,至今我还没在生活中遇到
张善之所说的那种情况
我也就没有机会验证
张善之的哲学
对我这个写诗的人,究竟管不管用

 

《张善之之死》

 

我们悲伤、流泪,惋惜
张善之,昨天死了
死于一次意外事故

没死之前,张善之
时不时会这样跟我们说
这样是他的
那样是他的
如果他不死
眼前这个明媚的春天
连一棵小草,也会被他占为已有

可现在张善之死了
我们感到意外,也很奇怪
他什么也没带走
就连那个小小的盒子
以及盒子里的灰
至今也是寄放在
市殡仪馆的篱下

如果不是张善之死了
我会对他所说的话
继续,深信不疑

 

《张善之的女人》

 

张善之的女人,我只见过她几次
在娱乐城,在夜总会,在洗浴中心
都是些非公开场合
而且见到她的时候
都没跟张善之一起

张善之的女人很漂亮
轻易就让人,特别是男人,没了魂和魄
用我一个哥们的话说
看上一眼就想跟她发生点什么什么

张善之的女人当然不认识我们
在娱乐城,在夜总会,在洗浴中心
我们看见张善之的女人挽着别的男人
或被别的男人搂着
明目张胆的从我们面前扭着腰肢过去

张善之经常在我们面前提到自己的女人
每次都会滔滔不绝,赞不绝口
我们耳朵听着,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原来,张善之一直蒙在鼓里

也许张善之死的时候也不知道
自己的女人曾经背叛过
和那么几个男人
有着不明不白的关系

张善之死的那天,张善之的女人
哭成了泪人,我们当中谁也没有劝她
我们想,反正这泪
不是为张善之流的
流多流少都没有多大意义

 

《张善之写过诗》

 

张善之写过诗,而且写过
那么多的诗
这出乎我的意料
那天从张善之的遗物里
找到一本写满诗歌的笔记本
我们在场的人都感到吃惊

——虚构一场大雪,将我淹没
将我纯洁地带入幸福的天堂
或者苦难的地狱。
你别说,张善之的诗
写得比我的要大气,要优秀

读着张善之的诗
我的眼里慢慢的就有了泪水
直到现在
我才发觉,张善之不应该这么早就死
他的离去
其实也是诗歌的一大损失

张善之的女人
后来把笔记本送给了我
我很感动
别的不会说,单就我对诗的那份感情
我会把张善之的诗
好好珍藏

 

《张善之的外号》

 

张善之的外号
和我同类,只是他外号的前面
没有修饰词
我:野狗,张善之:狗
我的外号是张维柱取的
张善之的却不得而知

说实话,有些时候
我对狗这个外号相当反感
狗再怎么忠诚
狗再怎么善良
它毕竟是低级动物
用在人的身上
或多或少也会是一种污辱,或者不够尊重

张善之却不
褒义也好,贬义也好
他都不往心里去
别人叫他
他答应得干脆而响亮
——到,或者有

我说张善之你真是个傻逼
张善之笑了,这有什么
狗好啊,狗再下贱
它的嘴里始终叨着一根坚硬的骨头

不过也有例外
一次,领导在会上公开说,单位有三种人
一种是狗,一种是牛,一种是猪
——狗一样的人要彻底消灭
我看见不远处的张善之
气得脸色发紫

 

《张善之的死因》

 

关于张善之的死因,有很多种说法
心脏病,脑溢血,煤气中毒……
当时我不在现场
所以对其中任何一种死因
我觉得都没有多大的可能性

不过,有一个事实是存在的
张善之死的时候,肯定没有一般人死的时候
那样,病魔非得把你折磨够了
使你痛苦够了
最后才让你闭上眼睛,归于安宁

我的意思是,张善之的死因并不重要
而且我们应该忘掉张善之的死因
有一点最关健,张善之
他死得很轻松,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他死得很突然,让我们来不及为他悲伤

记得张善之死的头天,下班时还冲我笑了一下
那是和善的笑,我记住了
是的,张善之,我的同事兼朋友
就是带着那样的笑容
或上天堂,或下地狱

 

《张善之的遗体告别仪式》

 

没有一官半职
张善之的遗体告别仪式并不隆重
单位几十号人往灵堂前一站
九点过八分,准时开始

单位领导致悼词,他的语气十分沉重
从他嘴里读出的每一个字
仿佛都被泪水浸泡了三天三夜
——张善之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
他把一切奉献给了工作和事业
他走了,精神却留了下来

对谁都适用的谴词造句
每一次都使我们陷入了悲痛
我听到人群中有轻轻的抽泣
我看到有人在用纸巾擦着眼泪
其中有一个哭出了声音
我知道那是张善之的女人

从张善之身边走过的时候
我没有看他,不是害怕
张善之作为我的同事兼朋友
我只希望在他死后,永远记住
他活着时的音容笑貌,举止言行

遗体告别仪式结束,我跟着去了火化间
我还想送张善之一程
顺便看看一个人的肉体和骨头
最后燃烧时,会发出
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和光芒

 

《张善之的办公桌》

 

张善之的办公桌,在我的对面
他死后的好长一段时间
一直空着
每天上午上班打扫卫生
我都把办公桌擦了一次又擦一次

张善之的办分桌一直空着
办公室也有些空着
我的心也有些空着
有几次,我想跟张善之说话
抬起头才怅然若失

直到张善之死后的第三个月
任美丽,名字和长相相差甚远的
大学毕业生的到来
任美丽坐在张善之的办公桌
继续张善之未完成的工作

闲下来的时候,任美丽喜欢化妆、看知音杂志
偶尔还会跟我开一两句玩笑
但我从来没跟她说过张善之
告诉她这是张善之的办公桌
告诉她张善之没死之前
就坐在她现在坐着的这个位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