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建学
李建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1,330
  • 关注人气:2,5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迟到的《十日谈》

(2021-11-30 20:35:53)
标签:

阅读札记

分类: 散文

                              〔札记〕李建学

 二十七年后再读《十日谈》,主要因为中篇小说《东北老王》(《小说月报》2021年第十期头条)的影响;其间多次写到这本书,还是一段男女情感的记忆。其次是腿脚不便,一年多没有逛书店了,手头没有合适的书可读。

 早在三十多年前的《外国文学》课上,就知道意大利作家伽丘的小说集《十日谈》。199412月,在庆阳县政府大院门口的新知书店,选购了这本有980多个页面的精装版。当时读过好几次,都没有读完。一是因为故事比较简单,似乎没有多少文学性。二是叙述节奏缓慢,读着读着就没兴趣了。

 这次重读,已迟到多年;一个月磨过来,对这部创作于1350—1353年间的古典名著,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

迟到的《十日谈》
    1348年,佛罗伦萨瘟疫流行,10名青年男女跑到一所乡村别墅去避难。他们终日吃饱了没事干,于是议定每人每天讲一个故事。10天,讲了100个故事。这些故事多赞美爱情,谴责禁欲主义,也批判教会,嘲笑其传播黑暗和罪恶;同时无情揭露封建贵族的堕落与腐败,彰显人文精神。

《十日谈》是欧洲文学史上第一部现实主义巨著,据说是世界上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意大利评论家桑克提斯把《十日谈》与但丁的《神曲》并列,称为人曲

《十日谈》里的故事来源广泛,据说卜伽丘从历史事件、中世纪传说和东方民间故事甚至《一千零一夜》中汲取素材,以人文主义思想加以改造和再创作,成为独立的短篇小说。

 卜伽丘批评僧侣们表面上的道貌岸然和背地里男盗女娼。今天的神父只贪财好色。他们捶胸顿足地谴责世人的淫欲,目的是轰走被谴责的人,自己取而代之,享用那些女人。他们伤风败俗,非但勾引民女,还勾引修女。但是,在布道台上声嘶力竭谴责奸淫的正是这些神父。” 

迟到的《十日谈》
    中世纪的意大利女性备受歧视,没有社会地位。《十日谈》中,女主角都在追求自己的生活,特别是爱情,但还是处于卑下的地位。多数故事中,女性都是男性玩弄的对象。这100个故事各有高低,包括粗野的世俗段子,也缺乏文学意义。但这种“故事会”形式,却是文学史上的创新。全书以框架结构,把这些故事有机地组成一个严谨的叙述系统。各个故事在命题下展开,故事中的人物也讲故事。这样大框架中套小框架,故事中套故事,场面宏大。尤其是叙述吸收了民间口语,语言俏皮流畅,情节生动有趣。

《十日谈》以人文主义的理性精神对教士的丑行进行嘲讽,具有狂欢化的喜剧特色。《十日谈》以朴素的口语为特色,开创了欧洲短篇小说的形式。 

《十日谈》问世后,很快被译成欧洲各国文字流行。英国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法国纳瓦尔的《七日谈》,都是摹仿《十日谈》之作。德·维加、莎士比亚莱辛歌德普希金济慈等,也曾从《十日谈》中汲取过创作素材。

 卜伽丘把这些惊世骇俗的自然感情勇敢地表达出来,使《十日谈》成为文艺复兴的一部宣言书;欧洲的文化发展,在那场“黑死病”的催化下,开启了现代性的新篇章。

迟到的《十日谈》
    乔万尼·卜伽丘(1313—1375),意大利作家、诗人,人文主义者,代表作有《十日谈》等。

 我读的是方平、王科一译本,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5月第二版。这个版本印数很大,流传广泛。开头方平的译文序《幸福在人间——论卜伽丘的巨著<</span>十日谈>》长达36个页面,这篇作于1980年的文字,时代性之外,对《十日谈》有导读作用。

迟到的《十日谈》
    读完了,我发现《十日谈》100个故事,比拥有1000个故事的《一千零一夜》(《天方夜谭》)成书早。少年时喜欢的《一千零一夜》讲述的是阿拉伯故事,其形成发展经过漫长的8个世纪;据说公元6世纪,印度、波斯等地的民间故事就流传到伊拉克、叙利亚一带;公元8世纪中叶到9世纪中叶,阿拉伯文化受到了被其征服的叙利亚、埃及、两河流域和波斯等地文化的影响,也吸收了希腊和印度的古代文化,创造出中世纪阿拉伯新文化。《一千零一夜》在这一时期开始以手抄本流传,实际上是由阿拉伯及其附近地区的各国人民集体创作而成。从这个角度来看,流传比《十日谈》早。但是,《一千零一夜》经过补充整理,到16世纪才于埃及基本定型。当然,《一千零一夜》更适合少儿阅读,《十日谈》对青年男女及时行乐具有说教和鼓吹意义。

迟到的《十日谈》
    重读《十日谈》,看到早年网络流传的几个“段子”,多源于100个故事中的“色”彩斑斓者。包括曾经见过的几部DVD片子,比如某修道院10位女士把一个贪色小伙差点“幸福”死的故事,还有一位修士要把朋友的妻子变成母马的故事等,都在这里。

 重读《十日谈》,感觉每一天10个故事后唱的那首歌都很优美,西方古典诗歌的味道浓郁,回应这一天故事主题的同时,也提升了细节描写的艺术氛围。

 卜伽丘说:“谁要是想阻挡人类的天性,那可得好好儿拿点本领出来呢。如果你非要跟它作对不可,那只怕不但枉费心机,到头来还要弄得头破血流呢。”通过这段话,通过诸多精彩故事,深入体验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人文主义思想,想到两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一是文学作品的社会意义,二是小说对读者的作用。再怎么写,似乎都不能脱离此两个基本点。如不然,还写啥呢?

 重读《十日谈》,心静如水。过时的读者,老朽到麻木,也就读不出这本书的好来了。

迟到的《十日谈》
                              

20211130日晨于西安•家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享不了的福
后一篇:上学路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