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建学
李建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4,258
  • 关注人气:2,5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追思李玉奇

(2021-11-20 13:37:40)
标签:

追思老同学

感想文字

存记

分类: 散文

                                                                    〔散文〕李建学

 于早晨的冷清里骑车子上班,路上想天水的yiqing,形势已经转好;顺便想到在市二院治疗的玉奇,亦应该好转了。

 上周通电话,玉奇说因为yiqing还在住院。感到他说话有点费劲,不敢多缠。再次叮嘱玉奇来唐都治疗时要提前告知,就想跟他坐坐。

 才走两站路,拐出凤城五路向南进入长庆兴隆园小区,突然看到永强从北道打来的电话;心一沉,果然是不幸的消息,说玉奇昨夜走了。我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都不知道说啥好。

 涌上心头的不仅是悲痛,还有几十年来的不容易,包括各自的病疼。

 沉重的心情压到车棚,拄上拐杖一步步出来;京生从苏州的微信也到了,同样为玉奇的离世哀叹。

追思李玉奇
20181027日,我在马跑泉拍摄的菊花;那次在北道聚会,晚饭后还到不远处“桥南”玉奇的新宅喝茶。

 我和玉奇、永强、京生是李家沟小学的最后一届毕业生。四人中我年长一岁,永强最小,玉奇跟京生同岁。论辈分,玉奇小我们一辈,他从小懂礼数,见了我们三人的父辈均以“爷”尊称,很有人缘。

 1981年初夏,我们一起考入元龙中学;我和京生进初一1班,玉奇和永强入初一2班。一年后京生顶替父亲招工去了铁路系统,我们三人六年中学一路走来。1988年我考入石油学校后在外地工作,永强也于水利学校毕业分到北道区水电局;玉奇走过一段更难的路,几年后才在位于社棠镇的天水市第二粮库上了班。我们都长大了,都离开了元龙和李家沟,都不曾离开多年的情谊。

 等我们救火一样各自渡过结婚生娃筹款买房诸多磨难,缓一口气,过年再聚到一起,早逾而立之年。

 那时候,我远在庆阳老县城的石油研究院,京生奔忙于陇海线宝天段,永强的工作是故乡的水资源开发利用和保护,玉奇却在困顿里尝试开辟第二职业,支持在商业系统转岗分流的媳妇开了一丫小店。

 就是这一丫小店,历经十多年风霜雨雪,把玉奇锤炼成元龙镇乃至渭河二岸百十公里家喻户晓的一位能人。

 他先是业余时间照顾小店的生意,慢慢发展到在马跑泉后沟里的甘肃林校办起小超市。再往后2013年左右,玉奇回到老家盖起一片楼房。201411月,元龙第一家大型超市开张。作为润德超市的老板,我的同学李玉奇是第一个把自选商品理念普及到元龙乡村的人。

 回顾我们四十多年的交往,忍不住老泪流淌。

 玉奇的父亲年轻时,当过我母亲的小学老师。玉奇家的老宅,跟我家的老四合院隔一条不足五米宽的石块陡路。我们小时候在一起玩过尿尿泥,偶尔也打架。在村里上学混到四年级,我跟京生稀里糊涂等到永强和玉奇追上来,四个人不仅成了同学,也成了永远的朋友。那时候玉奇的父亲已是元龙学区的校长,他时常能带一些少儿读物给我们看。从某种意义而言,玉奇为我后来的读写爱好,添过最早的几把柴火。

 初一学年结束,有天放学后我跟玉奇到中心小学去玩。他父亲笑着问:“考了个第几名?”我回答:“十二名,跟玉奇差不多。”在我们懵懂的眼中,近六十名学生的班里,这个成绩值得欣喜。他父亲赞许过后,语重心长地说:“要当第一名,将来才好考大学。”这句话让我想了好久,首先想到玉奇的大哥,他是高考恢复后村里考出去的第一个学生。其次想到考学,目标是天水县的渭南师范;我亲房家的堂兄刚从这个学校毕业,上学时常带一些稀罕的书回来。最后才意识到十名以后的成绩不值得一提,惭愧我从未当过第一名。

 那些年,玉奇隔三差五叫我去看电影。一是他家有文化氛围,不会把看电影当成“怪样样子”;二是他姐夫在元龙公社的礼堂放电影,能最先听到新片子的消息;三是他有零花钱,总是抢着买票。

 多少年来,玉奇对同学朋友从不含糊。自己再困难,也不会在“人情”方面省钱。其实玉奇的难,他都咽进肚子里了。玉奇最早来西安买那辆著名的小面包时,我特意从北郊赶到南郊请他喝酒。喝着喝着,喝到动情处,玉奇掉了眼泪。他说:“最难的时候是我爸爸得病到去世的几个月,没有一分钱,都是我大哥在前头撑着。”玉奇说:“现在好过了,老人却没有了。”从那以后,我加大了照顾父母的力度,从简单的给点钱深入到及时给老人换内衣。母亲说我像个女孩一样细心,该是玉奇的话触动过我。

 说玉奇著名的小面包,是因为他经常开着这辆当时还不多的车给同学朋友帮忙。世纪之交的几年,以当时的北道城区为中心,东西100多公里、南北30公里范围内,玉奇的小面包跑过几十条乡间小路。帮人办红白事情,拉病人去医院,包括托人找关系等,都是这辆“客货两用”车在跑。

 近些年,同学朋友凑在一起,玉奇总要抢着做东。酒足饭饱之余,有时候还要到他家里喝茶。诸如此类,跟他豪爽的性格密不可分。玉奇从小就有一副热心肠,如一团火,温暖着身边的人。

 进城以来,玉奇以微薄之力,经常帮元龙的同学朋友办事,多给庄里的乡亲提供方便。我父亲住院的时候,玉奇急着联系医生。我弟弟惹了麻烦,玉奇忙着给化解矛盾。不少熟人解决车辆查扣包括孩子上学问题,也来找他想办法。

追思李玉奇
那回赶上马跑泉公园举办麦积区首届菊花展;如果登上高塔,可俯瞰蒸蒸日上的麦积新开发区,包括玉奇家所在的住宅楼。

 五年前玉奇再次换车的时候,我跟会民陪他在城北的4S店选型。商会会长曹会民鼓励玉奇一步到位,换一辆高档车,我也赞同。当时的润德超市雇佣着三十多名员工,玉奇应该有点私营业主的样子了。他却坚持挑了一辆不显眼的越野车,透出来的是稳重和谦和。玉奇说:“在各家庄里人眼前做生意,最担心的就是被人背后骂。”这种事在所难免,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不被人说?况且你要赚人的钱。很多人都看到了润德超市的生意兴隆,却想不到玉奇为元龙地方所做的贡献。这些年,玉奇作为我们李家沟出来的“大老板”,庄里的啥事都走在前头;捐款捐物,身体力行,包括给人借钱带来的烦恼等,他都乐呵呵的应对着,他都默默地承受了,把润德超市做成很多人的希望。

 如今的乡村,年轻人大多跑到远处去打工,不少学龄儿童经常见不到父母。玉奇的润德超市,让几十位年轻的母亲每夜都能陪孩子睡觉。从这个意义理解,玉奇的德行,如春雨一样,润物细无声。

 在元龙,都知道玉奇是个老板。有几个人知道,在林校院子里开小超市的十几年里,玉奇两口子时常半夜骑车子回一马路东头的家?那些年,林校到马跑泉四五公里的路上没有一盏灯。仅从马跑泉镇骑到渭河北岸火车站跟前的一马路,至少三公里。其间的坎坷,还有那些看不见的暗伤,只有他自己疼。

 玉奇在西安订货的时候,动不动扛着箱包一起干。他随身带一只大水杯,路上好吞咽干馍。出力流汗之后,站在人前的玉奇,总是笑呵呵的模样。

 跟玉奇最后一次见面,是2018年腊月十六,在老家给我母亲“脱服”。玉奇来给老人烧纸,也帮我接待老同学。2019年清明,我带媳妇回去上坟,玉奇到外地参会去了,特意安排她媳妇和会民等陪我们吃饭。虽然经常通电话,老同学却不常见面。除了忙,他是怕给我添负担;特别是近十年,即使在西安订货,他也是来去匆匆。

 43日晚,九花同学微信说玉奇的身体出了问题。她深知我们的情谊,叮嘱我不要说破,鼓励玉奇好好治疗。开始我不相信,玉奇是多么一个开朗的人啊,怎么会突然病重呢?也不敢直接问,拐弯抹角打电话;他倒想得开,笑着说年轻时拼命挣钱,老了拿钱救命,就这么回事。

 后来得知他定期到唐都医院来打特效针,也是悄悄来再悄悄回去。五月份我瘸腿进山参加石油题材交响诗写作,他就在西安住院。等我知道消息追问,他却发来了在北京妹妹家休养的图片。玉奇是担心我的膝关节病痛,不想影响我治疗;即使到了唐都,都不让我去探望。

 好不容易熬过酷暑,我想回老家看看;跟玉奇坐坐,说说知心话,拍一张合影。小学毕业时,我们几个在元龙唯一的照相馆拍过合影。岂不知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张照片,还是在玉奇的鼓动下才完成的。前年春节通电话,我说把这几个人请到一起坐坐,再拍一张留念。没想到先是yiqing困扰,再是恼人的膝关节病拖累,这个心愿未能如意,我们却跟玉奇成了隔世的故人。

 上午到办公室,坐在电脑前发呆;恍惚间看到“李玉奇”的来电显示,他媳妇亲口告诉我这个已经得悉的噩耗。才说了两句话,那头已泣不成声。我更是不知以何种语言,才能安慰玉奇这位同甘共苦的贤惠妻子。我只能劝她保重身体,把玉奇最后一程送好。

 因为yiqing,也因为腿脚不便,我只好委托老家的五弟赶到北道去,替我给玉奇送行。

追思李玉奇
20191019日,我在天水市秦州区一家美食城找到的浆水玉米面片片子。玉奇几次邀请我吃这种在故乡已不多见的家常饭,感念母亲的味道。斯人已去,尚飨。

 整整一天,睁眼闭眼都是玉奇的音容。我们儿时挤成一堆在土巷道里打“弹子儿”,上小学时顶着残月给教室里的土煤炉生火,中学六年2000多个晚自习摸黑走夜路,还有面红耳赤争论电影中的情节,包括背着馍馍挤慢车进城去高考。

 听到消息的小妹发来微信,说她还记着玉奇来拜年的情景;我们几个在东房炕上,就着简单的小菜喝酒,高谈阔论。

 润德超市三年和五年店庆的时候,我都给玉奇写过一些需要的文字,包括广告词,也跟他聊过人本管理的话题。很多的往事,如在眼前。好端端的人,却没了。

 人的生命,竟是如此脆弱。拖着腿疾奔波于上班和治疗路上的10个多月,我感叹过活着的无常,也不止一次说过:“只有病是自己的。”

 玉奇走了,把他的病也带走了。玉奇的热心肠,他的豪爽大气,他的顽强不息,还有他事业有成的经验,都留给了我们。

 玉奇一路走好。我把三年前在马跑泉拍摄的菊花,献给你。

                              

20211119日于西安。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返璞归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