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呆呆
呆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0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可以选择如何离开

(2012-05-21 00:34:31)
标签:

杂谈

现在基本上不怎么用这个博客了,不过,今天看到那位医学博士的故事,自己倒是挺有感而发的。

因为,确实看到很多的病人家属,在病人弥留之际,疯狂的要求抢救的。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老人,来的是他的儿子和两个女儿。那个儿子,一眼瞧过去,就是一个那种任性的被宠坏的,两个女儿,都是比较成熟理性,所以,当他们到来的时候,其实,女儿们,是很冷静的询问抢救的可能性,我们也如是说了,希望不大的,于是,女儿们曾经想过提早带父亲回去,不过,不依不挠的,却是那个不成熟的儿子,甚至责骂医生,觉得医生无能,那种态度,差不多就是“你们是医生,你们就得救我父亲,就得治好他。他就是不能死!”。因为家属一直在讨论,所以,病人能回家的机会就被错失了。病人从入院后第三天左右吧,就开始昏迷了,我那时糊里糊涂的替人顶班,因为大家都知道病房里有一个随时要抢救的,能躲的都躲了(反正这个也是大实话了!)结果就在我顶班的时候,血压开始猛降,原来的一值和二值去了手术,于是,忙手忙脚的,后来我和几个在病房的医生都轮流上做CPR了,还找了ICU的人上来做电激,家属在一边,那个儿子还是不依不挠的非要我们一定救,于是,静脉通道大开,强心的猛上。主任过来看了看,告诉他们没有办法离开医院了,因为宣布死亡的话要在当地处理。那个儿子,才开始醒悟些什么,女儿忍不住愤恨的埋怨儿子:“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那么不懂事!”

我其实确实不知道那个儿子是怎么样的儿子,不过,我觉得,他不过是懊悔而已,也许是因为自己过往对父亲的愧疚,所以希望极力的挽回什么,所以,他选择了一再的要求我们去抢救,而且,不愿意离开医院,以为那是一种补偿的方式。

另外一个例子,不是我经手过的,是一个师兄的病人,女的得了癌症,丈夫不屈不挠的救治,卖房借款,复发以后,还继续的再次手术,化疗,顽强的坚持了两年多,我师兄都觉得太顽强了,而且,二次手术实在是创伤很大,当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走样,几乎说不出话,只能坐在轮椅上。但是她的丈夫,依然顽强的带着她继续的找愿意接收的医院继续治疗。我无法估计她在治疗过程中的痛苦,我也不知道在治疗这件事情上,她自己是怎么样的态度和意愿,我只知道,换做我,我绝对不会再接受那样的手术,因为第二次的手术,已经是很确定只能控制而没有治愈的机会的。我不知道她这样做是她自己的求生意愿,还是她丈夫的意愿,因为她丈夫的意愿实在太明显。那样的坚持,在我见到她的大半年后,也终于有了结果。我师兄收到了她丈夫的短信:“XX终于战胜了癌症,因为昨天,她胜利的进入了天堂!”也许,在她丈夫的内心里,他不服这个叫“癌症”的东西,但最终,他不服的,是“命”,只不过,这个“命”,是他妻子的,不是他的。

 

我不知道在中国,有几个人能拥有自由的个人意愿,我想,在这个家长式的社会中,我们大部分人的意愿,首先,就是和“国家”打包在一起,然后就是“家庭”,而我们自己的个人意愿,总是被放的最低。我们生,由别人决定,死,也是由别人决定。而且,大部分的人,活在熙熙攘攘中,忘记,或者说选择性的忘记:所有人,都是朝着死亡这个最终目标前进的。正因为中国文化,忌讳“死”,所以,我们缺乏对“死亡”恐惧的引导,大部分的人,不知道如何面对死亡,不论是自己的,还是亲人的。

 

只要一天人无法战胜死亡的恐惧,那么宗教就会存在一天。

 

当然,我没有宗教信仰,不过,在面对死亡这个终极问题的时候,宗教确实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其他的人,除非是那些真的有极高的哲学修为的人,否则,难以在这个问题上解除自己的恐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阿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阿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