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2009-12-06 01:28:00)
标签:

张译

生死线

兰小龙

李晨

廖凡

杨烁

btv

北京影视

沽宁

抗战

士兵突击

娱乐

分类: 剧集新闻

转自:张译博客

害怕《生死线》的播出,是从《生死线》的杀青开始的。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当一个人连续亢奋了173天之后,安静下来的自省是非常可怕的,我承认自己玩得过火了——关于表演方式及尺度,关于在剧组工作期间的欺男打女。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不过,人生不可以始终活在无尽的自责当中,对人对己对社会都是百害无一益的,我相信山东导演孔笙先生是一个儒雅温和的人,我也相信制片人侯鸿亮先生和杨烨女士都是宽宏大量的,至于编剧兰小龙先生<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我对他残害我的心倒是从不怀疑的,因为他完全不顾我的恐惧,在“249贴吧”率先发出了《生死线》的片花。《生死线》杀青之后,我真心实意的自责了长达一个星期之久,觉得也可以了,余下的日子只要微微保持一下自责状便恰到好处,这一点厚黑学我还是把握得不错的。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但是,无论身在何方,孔先生总是盛情的邀请我参观他们后期的剪辑并请他们吃饭,我一直躲避。直到话剧《樱桃园》在京的上演,我深知躲不掉了,于是转而大度的邀请——那是一出忧伤的戏,孔先生从头笑到尾,因为他断定我在模仿一个自称“三爷”的家伙——那是我们《生死线》糟烂海报的设计师——但是我苦苦排练了四天的话剧,我付出了巨大努力的话剧,实际上模仿的,是廖凡。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杨烨女士就不错,早上从巴黎飞回北京,睡了一天,晚上还是来保利为我捧场。不过,末了她问我:“这话剧说的什么事”,因为当初邀请的时候,我客套了一句:“如果觉得闷,睡觉也可以”。我以为,降低一下期待感,会让他们觉得这台话剧格外好,但是错了,杨烨女士她不客气,杨烨女士在保利睡了一个半小时,杨烨女士是被谢幕的掌声以及辘辘的饥肠唤醒的。耶!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侯鸿亮先生是体面人,他精神矍铄的张罗着让我请大家看戏之后再请大家吃个饭,席间,他热烈的参与了对话剧的讨论,以及关于我究竟在模仿谁的论证。即将散席的时候,他问:还演吗?我答,北京不演了。他叹,那看不成了。我惊,你没看?!他愣,是啊……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有个演员叫廖凡,一直吵着要看话剧,《樱》剧上演第一天的下午三点多钟,我打电话邀请他来看北京最后一场,他说还没睡醒,我怕他忘了,刻意叮嘱,他说孙子忘。最后一场开演前十分钟,他打来电话——真高兴他没有忘——他说,可能赶不过来了。我说,晚点儿没问题,票放在大堂,你随时!他说,有点难,我在上海。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有个演员叫杨烁,开演前告诉我:“太棒了!《生死线》包场呀!马上到!”演出结束后,吕夏说,杨烁没有来,好像喝大了……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有个演员叫吕夏,她是《生死线》剧组唯一一个用PSP打过我的女演员,她来看戏了,并且没有睡,也许也鼓了掌。但是她自己忘了时间来早了,演出结束,她递给我一张看戏前喝咖啡的发票:你得报销。我说凭什么。她翻包:我PSP呢?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有个制片主任叫子煜,管钱的。他听说上海有朋友为了看我们的话剧自费买票,便当即打电话嘲讽加建议:“真土!我们在北京这边的票,都是张译给解决的,不要花自己钱!”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有个摄影师叫孙墨龙,《生死线》里我的角色叫“何莫修”,所以我喜欢叫他“何墨龙”。只有他一个人真心说我们的话剧很好看,可我依稀记得,有人这样评价过何莫龙:“他糊涂,他认为好的东西,都是我们一看就知道不靠谱的”。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有个场记叫千米……

 

有个糟烂海报设计师叫三爷……

 

 

以上都是《生死线》的中坚力量,他们是负责我来到哪里,就踢哪里场子的人。他们一致认为北京的演出看得不够深刻,要求作为亲友团一同看我新加坡的演出,自然,机票和旅馆的费用他们不会管。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还有一个演员叫李晨,倒是真的人很好。他没看过我的话剧,因为他不在北京,不在上海,也不去新加坡,近来我们都在横店,近来我正求他办事,他人很仗义,有求必应。前些日,我又电话扰他,他很不耐烦,大体情形是这样:

 

 

 

我:求你了……
他:不好弄。
我:帮帮忙……
他:再说吧。
我:……
他:就这样。白白……
我:等等!这次从北京来我带回一宗法宝……
他:白白……
我:《生死线》六集粗剪!!!
他:爷爷哎!
我:白白!

 

是的,《生死线》六集粗剪,绝不是前段时间兰小龙先生发到网上的区区三段,而且那三段,是没有完善的半成品——没精剪,没调光,没调色,没拟音,没正式配乐,没……。无论是小三段,还是大六集,说回来,我还是恐惧,特别是美国普通话,已经被人说成是“没谱的美普”。《生死线》这个戏好看——我敢这样说,是因为我的预感好,可是很担心我在表演的尺度和方式上的实验会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这汤要是真坏了,观众不答应我不说,以上那些坏人们都绝不会饶恕于我,这就是我害怕《生死线》播出的真正原因,兰编、孔导、侯制对我的纵容,很有可能会被我辜负……不管了,我继续假装自责,他们应该不会欺人太甚。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生死线》第一部的六集粗剪,三个小时的片长呀……为了求李晨办事,我还是给他看了,他短信我:太好看了!!!
我将信息转给侯洪亮先生。
侯先生便短信我:刚看了第二部,更好看!
我短信他:那再刻张盘给我看看呗。
他反短我:不。要看自己来,并且,请吃饭。
我反反短他:那我把六集粗剪全发网上。
他反反反短我:那我们把《生死线》剪成“无何莫修版”。

 

昨天,侯又短我:弟啊,我不着急,全国人民就等你一个人呢。
我回他:啊?什么事呀?
他讪讪的:没啥事……
对了,他之前让我办件事,我痛快的答复:马上!但是他不了解,《张译词典》里的马上通常意义是码着一个月以上。
今天,我回复他:快了。
他回复我:嗯,回头给我消息。
我复他:回头随时,事情不好说。
他继续复:我终于明白你为啥这么遭人恨了。
我也复:事情在我手上,你们要当心。
他勇敢复:剪刀在我们手上,特别大家对那个连话都说不好的人意见特别大……
我咬牙复:既然撕破脸了,掰了……
他得意复:我们很熟吗?有脸可撕吗?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生死线》剧组就是这样,靠着互相威胁彼此过日子……威胁了拍摄期的173天,威胁了后期制作,威胁到即将播出,估计还要威胁到播出之后……这日子,真想……
……真想互相威胁一辈子,因为,他们是对我好的人。我们,我们是《生死线》的战友,我们,我们是生死相交的兄弟。

<转>张译:【展望《生死线》】之团队英雄谱

《生死线》又名《战地三部曲》

【尾声】

收工后,不幸看了“生死线吧”,观后感——

我呀,今晚夜戏,而且雨戏,浑身湿透,但是回房间第一件事情是,修改博客文章里的错字,为这些朋友们加上头像,可是……算了,还是说说才刚片场的经历。

暖和的横店,每天晚上都是蚊子扑向影视工作者会餐的时候。

食人旅夜,盛夏出击。千千万万,多如薏米,嗡嗡嗡。执灯照处,携夫带子,况难遇。徒手空抓,碌碌无为。嗡嗡嗡。如鲠在喉,打将上去,打他个宏光亮彩,蚊子花遍地,盛放盛开。哼哼哼。细清点,249只。呵呵呵。

(吕夏、千米、子煜姑娘、陆维、侯、盛放、249)吧里,我就不亲临了,某人扬言不食言,今日80小时也要发出视频——一天能有80小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