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老余:50后关于“我们的八十年代”的自白

北京影视频道现在正在播放《我们的八十年代》的电视剧,非常好看。你如果有了光碟,会看完这片就想看下片,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何也?答曰:真、纯、美。

五十岁左右的人看到的是他们曾经的青春,八零后看到的是他们的父辈。如果你看完这部电视剧,不管是曾经的当事人还是现在的青年人,都会有很多唏嘘感慨!现在的中老年人会说:我们那个时候就是那个样子。现在的年轻人会说:奥,那个时候是那个样子啊!但静下心来,我想不管是中老年人还是青年人面对巨大的社会变迁,都会觉得那个年代的远去,是个遥远的昨天。

严格的说,我觉得这个电视剧描写的应该是70年代中后期和80年代初期的事情,因为80年代我们很多国企没有电视剧里那个企业幸运,因为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后,由于工业技术的落后和产品的陈旧,很多国企轰然倒下,企业艰难再生和重生中的故事别有一番滋味的。当然,这不影响对《我们的八十年代》欣赏和回味。

                 老余:50后关于鈥溛颐堑陌耸甏澋淖园

一、那个年代,工厂是工人生活和精神的寄托

电视剧描写了以段玉刚、晃悠为首的青年工人们在老主任带领下如何的“出大力、流大汗、夺高产”。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我们很多企业的职工都是几代人在同一个企业工作,工厂不仅是开工资的地方,还是人们成长、成家、成名的平台,工厂就是他们的“家”。老主任去世前说的几句话真就是那个年代工人们的认知:工厂是家,是爹,是妈,是眼珠子,是命根子。

为了能够多出产品,那个年代的人都会记得,每个企业里都会有一些“三八突击队”“青年突击队”类似的组织,今天来个“大会战”,明天来个“大比武”。一般的企业都有广播站,大的企业还有厂报,车间一般的都有黑板报,工人们的先进事迹经常是报上有名,广播里有声,黑板报上有字啊。那时候工人加班不会考虑加班费,节假日加班不会想什么两倍三倍的工资,“贡献”是大家心目中的光荣。工人们中午就是高粱米饭就着咸菜疙瘩,谁要是带点菜来那一定是大家分享。问问那时候过来的人感觉到苦了吗,当时都不会有那个感觉的,因为大家都是那样的生活水平。

那时候的人就是那样淳朴得可爱!

             老余:50后关于鈥溛颐堑陌耸甏澋淖园

二、那个年代,人们的情感就是那样纯真

《我们的八十年代》用浓墨重笔描写了几对青年人的感情生活,其中以段玉刚和大学生满晓星之间的爱情最为曲折,以丁惠茹的感情世界最为精彩。悬殊的社会背景和知识的巨大落差一直是段与满恋爱路上的拦路虎,加上秦光明的夹击和挑拨真的是让人们为他俩捏把汗。最终成了,这是真实的。那个年代的人可没有“工作好不如嫁得好”的观念,正直、坦诚,仗义和努力工作的品质在那个时代就是可以征服人心的,包括少女的心。

丁惠茹这个青年女工在剧里十分抢眼,这个敢恨敢爱又绝顶聪明的姑娘背负着沉重的道德包袱,在历尽坎坷终成正果之时,编剧导演给了观众一个令人扼腕的结局,让我们的心随着剧情隐隐作痛。那个年代,但凡在生活作风上有个风吹草动就可以让你惶惶不可终日。举个例子说,你结婚了,如果孩子提前出生了一、二个月的话,那舆论就会让你一两年抬不起头来,还可能成为你终身的话柄。那个年代法律上的“通奸罪”、“破坏军婚罪”都还没有取消,贞洁对每个人都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名声不仅影响你的声誉,还会成为升迁进步的障碍。试想一下,那个年代给你三个胆,你敢弄出个“二奶”“三奶”吗?由此观之,剧里的胖曹因为澡堂子的事儿大哭小闹的就不足为奇了。

那个年代人们的情感远没有现在这么复杂,可以说纯真的有点让人窒息!

三、什么时代都有秦光明式的人物

电视剧里有个秦光明,有个80后问我:那个年代真有像秦光明那样的人吗?我肯定的回答:“有,一点都不夸张”。

秦光明,车间副主任。这个名师带出的高徒,仪表堂堂,一身技术,言语文雅,分寸得当,堪称文武双全。这是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如果说有“野心”那不是坏事,因为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野心也可以叫做雄心或者志向,它是个人进步和社会发展的动力。前提是“野心”是要拯救世界,拯救工厂,是为了国家集体的利益就成。但秦光明的野心全部是为了自己,已经把野心变成了私心。这样的人为了一己之私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他和《闯关东》里的裘春海,和《狼烟北平》里的陆中庸完全是一路货色。他把师兄送进了监狱,他在董厂长和候厂长之间踩钢丝,他在关键时刻对满晓星的父亲落井下石等等,其卑劣的行径和流光水滑的外表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战争年代,这样的人极易成为叛徒,“文革”时期这样的人就可能“造反起家”,八十年代,秦光明就是靠剧里的所为实现着个人目的。

看秦光明这个人物,我们在看到他“坏”的时候,提醒的是在当今社会一样要警惕像秦光明这样的人。尤其是在领导干部的选拔上更要把“德”放在重要的位置。这样的人很厉害的,他们有很强的伪装性,他们又有极强的嗅觉和判断力。你看,他从候厂长的口气中就判断出了领导的内心意向,从甘当董厂长的心腹转而要挟对方,为了升官,立马和不爱的女人结婚,这类人在高谈阔论下往往干着一些很下作的行为,只要细心,是可以发现端儿的。

这类人是青菜里的虫子酱里的蛆,我们只有从制度上完善,尽量不给这类人“得逞”的机会烧高香了。

              老余:50后关于鈥溛颐堑陌耸甏澋淖园

四、八十年代是我们从闭塞到觉醒的年代

剧里有晃悠的岳母要求他必须要置办多少条“腿”的家具,不然女儿不嫁。多少条腿是那个年代的流行语,是指当时有多少家俱,一般单件家俱都是四条腿,当然腿越多家俱就多了。八十年代初期年轻人结婚能有台黑白电视就已经不错,八十年代中期你家如果买台彩电,那晚上肯定会招来一帮左邻右舍的。

由于我们封闭的太久,我们总是沉浸在莺歌燕舞之中,改革开放给我们打开了窗口,我们可以走出去迎进来了,我们忽然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们从他们的水深火热中发现了我们的差距。

记得1981年,我单位每年都会有几人去日本洽谈业务,其中一位技术科长回来后就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因为他的见闻对于他和他的同胞们都是新闻。记忆犹新的还有几件,不妨讲给大家听听。他说他们参观了日本的一家纺织厂,到车间里却出奇的安静,这让他感到十分奇怪,后来知道人家已经采用无梭气流纺织技术了,而我们织布车间相隔一米都得大声喊话。他感慨:从小学就知道纺织机是我国黄道婆发明的,可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他说东道主宴请他们,席间把盏言欢,这时的日本人总会打开各种颜色的灯光,打开电视开始唱歌,更让他不解的是当我们的一位同志唱老京剧片断忘了词,人家还鼓动他唱,心想这也不能唱“大刀向---”啊,就唱了一首在国内也很少唱的“二郎儿山”,这是一首歌唱解放军修青藏公路的歌曲,可还是半路忘词,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可人家说这首歌好听,请稍等,不过几分钟,一首印刷一样的汉字简谱歌片送到我们手上,异国他乡发生这样的事让他内心震撼,现在我们知道那叫资料库,可那时的我们却只有惊诧加上内心深处的不安。十几年后,那灯光和音响传到了中国,我们知道那叫“卡拉OK”。

当他到商店看到世界的各种水果应有尽有,包括在我们内地都很难见到的哈密瓜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当他第一次吃自助餐看见油炸大虾随便吃时他吃了一盘还觉得馋,就有捡了一盘换个地方吃,他说他也有自尊,他不说话,因为肤色相貌相同就不会被认出是中国人,当在列车上向服务员讨开水人家微笑的说只有饮料你要哪种时那个尴尬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当看到人家生产同样的零部件采用的是和我们完全不同的工艺时他说他知道自己的分量,当我们的拉伸钢板在冲压时总是开裂,而用人家的拉伸板冲压一个成一个时他说他感到了落后------。

我们不能忘记那个年代的出国人员国家都要发几百元的服装费,不能忘记那些出国人员为了从口中节省出“一个大件”,成箱的带方便面,有关部门不得用红头文件提出限制。八十年代是我们打开眼界的年代,我们在批判崇洋迷外的同时我们正视了我们的落后和不足,尽管成千上万的公职留学人员选择了留在国外,但更多的仁人志士和广大的工人农民们开始了在自己土地上的发奋,落后就没有国际地位,落后就要挨打。中国这头睡狮醒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一夜之间传遍神州大地,波澜壮阔的改革大潮就这样汹涌澎湃了三十年。

五、八十年代和2009

现在,我们仍然习惯于“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但三十年的改革成果,它给我们国家带来的巨大变化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是有目共睹。

我们见证了从七、八十年代的“三大件”内容的几经变革,到现在这个词汇的寿终正寝。谁会想到从手拿砖头的大哥大到现在拾荒的都有手机?问问在八十年代是青年的人敢想到自己家会拥有轿车吗?连“梦”都不会“做”的。问问现在的小孩子什么是“补丁”那肯定是一脸茫然,八十年代的人能想象到五谷杂粮在当今可以堂而皇之的当作礼品送人吗?同样也想象不到看个外国人像看耍猴一样新鲜的自己也可以当把老外周游列国吧。总之,这是中华民族奋发图强的三十年,是我们引以骄傲的三十年。

诚然,我们的生活当中还有那么多的不如意,比如老百姓深恶痛绝的腐败问题;分配上面两级分化不断加大的问题,教育、医疗、住房等等的诸多问题,这些确实是需要大力解决的问题,我们期盼这些问题能够得到很好的解决,我们期盼明天更美好。

看《我们的八十年代》吧,我们可以回味青春,我们可以回望父辈,去寻找和继承人性中光辉的东西,因为纯真永远是人性的精华!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