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的微笑-夏海涛
海的微笑-夏海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995
  • 关注人气:1,0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子——悼一禾(旧作)

(2014-03-31 21:48:35)
标签:

只是

旧作

撒旦

刀锋

精血

分类: 诗歌
《人子》
——悼一禾

天到地的距离 也不过
一人高低
一禾兄弟 把你的面孔转向我
让最后的记忆 击中我

兄弟 你就这样离去了吗
你年轻 如同一头健壮的公牛
天国的玫瑰不是为你开的
你说过你不要玫瑰
只要一颗自由的灵魂

五月的血管 象纸一样薄吗
你脚下被汗水浸湿的土地
朝气勃勃 蕴含着生命的底气
父母的精血在土地里结合并生长
你诞生之时   就把自己
与上帝和撒旦划开了距离 
人子 你说
在土地上只能象人一样活着
种下粮食   然后收获思想

黑夜泛滥时你把声音抛开
你的心语和手语   令空荡的季节
充满了理解和忧伤
兄弟   理解与被理解是幸福的事情
你忧伤地笑着   让阳光的刀锋
剥开血管   输进死亡和被迫的含义
兄弟   你的不辞而别
令我们在极短的时间里
接二连三地体验到   生命的意义

兄弟   独自行走时你不会感到孤独
想到我   想到那些   挂念你的朋友
忘记精粹的汉语   让我们交谈
用人的手语

 
这首怀念骆一禾的诗歌作于1989年,此诗收录在了我的第一本诗集《眷恋》里。终于,在25年后的3月26日,完成了写给海子的诗歌。算是对心中的两位诗人有一个交代。
 
   《花开的季节怀念红》
   ——致海子
 

日子都是相似的  一天和一天
一年和一年
流动的水是变化的
还有消失的人和不曾消失的春

 

在一个花开的季节  红色一定是主角
因为和血的颜色相似 
红色  格外具有了爆炸的力量

 

比如春天  比如诗人因绝望而涨红的眼睛
春天会在杏花和梨花的白色中
卧倒在铁上  盛开一片红
铁因此变得柔软而悠长
红  变得有了骨头

 

在春天
一个人的离去没有改变什么
他只是用单纯的红  漂白了诗歌


2014.3.26日22.3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