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恨歌
长恨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334
  • 关注人气:5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牛兆濂撰《清故牛约斋先生墓志》

(2018-01-25 18:44:37)
标签:

转载

       清故牛约斋先生墓志

 

       寒斋存有与陕西民国时期关学大家牛兆濂先生相关的资料数件,近期《白鹿原》热播,和家人论及剧中人物朱先生的原型牛兆濂先生的相关轶事,徒生一些感慨。今晚翻检旧籍,找出一册牛兆濂先生所述其父约斋先生的墓志拓本,看到网上还没有藏书的朋友论及此处,稍作整理并自己的一些看法,发上来和朋友们分享。

      该册墓志为彦明兄多年前所馈赠。很怀念九十年代那段淘书经历,书多且便宜,似乎买书与经济收入并无大关系,大家互通有无,玩的不亦乐乎!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有良师益友相伴,真的是一种缘分!

      墓志木版刷印,保存完好,签条为贺伯箴先生所题,细观书法有贺复斋先生笔意。文字不长,照录如下(为方便阅读,我根据文意做了标点、分了段落,文字仍用旧体)。

 

[转载]牛兆濂撰《清故牛约斋先生墓志》



 

先考約齋府君墓

      先考姓牛氏,諱文博,號約齋,藍之新街鎮人祖明傑,號過亭,妣氏孟,敕旌節孝考必道字正夫,妣氏王,繼妣氏李。

      昆仲二人,先考居長,好讀書,以貧改商業,于從昆弟多所周(通恤),姊失所天(应指失去丈夫)計日供給無缺,舅(当指姊丈夫的父亲)不知所終,歲時哀慕祭拜,沒身不,姊亦如之;里有鬻子者以數十緡來償宿負,先考怫然曰:此何錢邪,速將去,他日有力還我,無亦不汝責矣,生平施德與人無算,有負心者無悔也。以疾服雅(鴉)片為累,幾二十年,一朝去之,時年五十有八矣,其剛毅有如此者。

       先考年四十而不孝生,雖甚愛,教之必擇名師,務讀書識義理,科第非所急也,不孝舉於鄉,親友饋遺輒卻之,有不可卻者,姑用之,繼而典田償之,無所負。明年省試,艱於行,但戒勿赴,有相勸者,則以小兒寡學,姑今(朱筆改為令)讀書數年謝之。先考生于道光丁亥七月十四日,卒於光緒己丑十二月十七日,壽六十有三,葬王家坡祖塋丑首未趾。

       元配先妣氏周,事繼姑(当指其继母)甚得歡心,間言不能動,躬紡織以助養,姑疾革,悉其財物付之,雖所生不以告也,先妣以所付者悉為營葬,時先考方客於外,比歸,則一無所缺,節序哭奠如儀事。先考出語必望顏色,雖細事必諮稟,事有未可,多方諫止,親友告急輒力勸使助之,勤於女紅,以積勞至失明,猶紡車不去手。不孝以覆試違限例消名,先妣謂科名外物也,何足惜,命北見複齋賀先生,而稟學焉,先生聞之作伊川語曰:賢哉母也。生於道光壬辰正月二十九日,卒于光緒丁酉十月二十三日,葬先考之西。

      不孝戊子舉人、內閣中書銜,晉六品銜,孫二:山、潭,孫女一。伏維先考棄養二十年矣,而志壙之文未補,言有待也。今不孝年將(朱筆改為逾)四十而庸愚如故,大懼人事變遷,或終不果,不知不待之為愈也。謹略具顛末如右。嗚呼,此豈能言其萬一哉,詩曰: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嗚呼痛哉!

       皇清光緒戊申三月不孝兆濂泣述

       頻陽改槐蔭鐫

[转载]牛兆濂撰《清故牛约斋先生墓志》

[转载]牛兆濂撰《清故牛约斋先生墓志》

[转载]牛兆濂撰《清故牛约斋先生墓志》

 

 

       该墓志为木版刷印,书法应出自蓝川先生手笔;一般墓志应为石质,但陕西清末民初的确存在一批这样的木版墓志,不知原因。拓本朱笔改过两处,其中一处“将四十”改为“逾四十”,应是先生撰写该墓志文字且手书上版时还未满四十,而将原墓志通过相应仪式入土时先生已过四十,原版可能并没有改刊,只在入土前刷印的拓本上用朱笔改过,并分赠亲友纪念。

     

       关于先生“不赴公车”的原因,始终不是太明白,文中提到“艰于行,但戒勿赴”,说明先生还是有参加“省试”(乡试的覆试)的愿望的,但受到了一些的阻挠,结合文中相关章节来看,“戒勿赴”应是受到当时家庭环境的影响。在《蓝川文钞续》之“内省录”中检得一条《覆试逾期》,先生这样说:光绪乙未春,予以覆试限满,例消名,爱我者皆为惋惜,予应之曰:濂之不能入京,势也,即不消名,亦不能以此干进,则不消犹消也,若弃亲之任,则罪莫大焉,五斋师(应指陕西高陵清同治进士白遇道先生)赠联以温太真为戒,意可见矣,良师益友顾可少乎?

       覆试作用是为澄洗清浊,覆实虚滥,据清陈康祺《郎潜纪闻》卷六载:乡试覆试,自道光甲辰科后,始为定制。先生为光绪戊子年参加的乡试第一场,根据墓志所述,应在次年参加覆试,但就是在此年的十二月先生之父故去,去世之前应当是得了重病。《大清律例》规定:凡祖父母、父母,年八十以上者,及笃疾,别无以次侍丁,而弃亲之任,及妄称祖父母、父母老疾,求归入侍者,并杖八十。弃亲者,令归养,侯亲终,服阙降用,求归者,照旧供职。若祖父母、父母及夫犯死罪,见被囚禁,而筵宴作乐者,罪亦如此。”,所以根据这样的情况,先生应是申请了覆试延期并得到同意,一般规定可延期三科,需在乙未年(1895年)重新参加覆试,先生之父于1889年故去,守孝一般三年,根据常规情况先生应当参加此次覆试,但实际上并未参加而逾期消名。

       该墓志虽是为先生之父约斋先生所撰,但文中也用较大段落描述了先生生母“周氏”的懿行,且文中有“先考出语必望颜色,虽细事必咨禀”,再结合张元勋先生撰《牛蓝川先生行状》相关文字,“不赴公车”或不再参加覆试,实际上应是先生母亲的意愿,先生在拜谒贺瑞麟先生,回答复斋先生关于为何“不赴公车”的提问时说:慈亲之命,但欲某学为好人,他非所望。从记述先生的相关文字来看,先生生平刚直不阿,或许母亲早已看透了先生此种秉性,加之清末动荡的大环境,故经过权衡为先生选择了以后教书育人,教化乡里这样一条治学之道,而后通过先生多年身体力行,遂成就了一方关学大家。

       墓志末尾署频阳改槐荫镌,频阳是陕西富平的泛指,刻工改槐荫备考。

       该墓志虽短,但细究信息量颇大,与张元勋先生所撰《牛蓝川先生行状》中的描述个别地方也小有出入,确有再研究、商榷的必要。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