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年长情淡

转载 2015-02-26 20:50:35
我们摇的红包无法弥补流失的亲情 

 “你家WiFi密码多少?”

  大学回来的姐姐一进门就捧着手机问我。我接过手机输入密码,她便头也不抬地到床边坐着,过年放假回来的她是否知道我们已经一年没见了,我甚至都没和她的眼神对视一下。

  年一直都在那里,虽然年年过年,但我们的过法早已迅速简化。我们不像爸爸妈妈小时候那样期待油锅里香喷喷的猪肉,期待包裹着花花绿绿糖纸的糖果,期待去亲戚家串门玩耍。我们也不像我们自己小时候那样期待过年,期待一件靓丽的小毛衣,期待过年与小伙伴一起鞭炮烟花在手点亮夜空。

  至今清楚地记得平房时我与隔壁的玩伴在除夕夜晚拎着小红灯笼玩耍,一起点着炮仗。而平房的院里竖起一根长杆,一只大大的红灯笼高挂,点亮一个个年的夜晚,将年渲染的火红 。 而每一个门的两侧都贴着自己生产的对联,即使我写的有点歪歪扭扭,但却像是被绫罗绸缎装裱一样荣幸。如今这些确实是灰飞烟灭,我们都被塞进四四方方的楼房,而对于那些连我们小时候经历都没有的孩子们,我不知道当他们记事时,年在他们的回忆中究竟占多重的分量。

  社会在进步,搬进楼房是生活水平提高的体现,我们的年生活也确实是更​“华丽”了。

  防盗门外的对联没怎么换过,在楼道里度过了一个个年。小茶几上有两盘糖果,是在超市等价糖果区域随意挑选扔进购物车的。客人来了​后在热情的吃糖邀请下客气地剥开糖纸,在嘴中含了片刻而不“解冻”的糖果又被一个不经意包入糖纸,滑入垃圾桶。茶水也上桌,而当人走后,茶还是热的,杯边连抿过的痕迹都没有。  ​​厨房会堆起小山般的礼品,花红柳绿煞是好看。有的礼品的到来是人都不进屋只是卸在门口,让我区分不开到底是快递还是亲友。而我会去仔细翻看有没有能入眼的饮料,若我能和它们对话,我很想和它们聊聊它们究竟辗转了多少家,被拎着走了多少路​才到达我的家。

  即使这样,也都不重要。年对我们也许不再意味着一顿挂着口水的佳肴,一套渴望已久新衣,但是年一直传递的是火红的亲情!是火红的团圆!一年年的人口大规模迁徙活动——春运,还是年年报道,无论周围环境变成了什么样,亲人总不会消失的。

  但我却疏忽了,亲人不会消失,亲情却淡了。就像坐在床边玩手机的姐姐,真的是我站在她面前,却像隔着银河​,我不知如何开口去问她这一年的大学生活怎么样。她忽略了站在前面的我,而是和手机那一边遥远的人聊得火热。头一直埋在手机屏前,不曾抬起。

  吃年夜饭时,一桌鸡鸭鱼肉,忙活了半天的亲人们歇下来准备开席,而小外甥早已捧着饭碗坐到电脑前了,连照相被唤出来时也是满脸不情愿​。我每年雷打不动都要看春晚,因为我觉得这是过年的一部分,即使很多人在此时依旧在网上冲浪,与平日里没什么不同。而今年春晚的“摇一摇”活动也是“互动过大年”的手段,高科技与传统结合更有新意,而我则是因为微信密码得验证而懒得去“摇”。之后问过一些亲戚们,都说除夕晚上摇了一整晚,还是几个人对着一起摇,“咔咔”声回荡在屋内。而之后新华社的一篇文章批判了这个活动,指出很多老人在这个除夕都很寂寞。

  初一二姨一家来串门,进门几声“过年好”让我恍惚找到了年的感觉​,而之后三人便掏出手机,低头盯着屏幕,爸妈摆满了一桌的瓜子水果,与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而之后哥哥姐姐来了,我提议打扑克组局,而在玩扑克的间隙,姐姐的手里也攥着手机,手机一震动就要立刻回复。吃火锅时手机也在桌上摆着,看的老爸很无语,但又不知该怎么去劝。

  “我们干点什么?”我问哥哥姐姐,打扑克下跳棋统统被pass,后来我无语地说:“要不咱仨手机聊天吧……”​他们爽朗一笑,但这一天何尝不会来临呢?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想像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结尾一般呐喊:

 “ 救救年吧!”

                                                                                     ​2015年2月26日   正月初八所作

   ​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娓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0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