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过年是什么(晴朗版)

转载 2015-02-20 17:08:51

文/张秋雯          

色彩调色盘——年夜饭

春节真是一个伟大的节日!过年真是一个伟大的创举!

难以想象,是否世界上还会有另一个节日如春节般红火、长久、热闹;世界上是否还会有另一个字眼能比“过年了”溢出的欢喜之情更多。

过年是什么?过年是一箱箱堆积的红红绿绿的礼品;过年是边边角角清洗的大扫除;过年是新衣新貌的变换;过年是一张张热情洋溢的笑脸。

过年在细节里,是冰箱里堆积如山的鸡鸭鱼肉;是摆不停的烟酒糖茶;是停不下的串门问候;是放不下的亲情思念。

爸妈在过年前夕采购归来,猪牛羊一袋袋,新碗筷一摞摞,摆在一起煞是夺人眼球!

又开始大扫除,有些犄角旮旯几乎一年都没有动过,时光用灰尘的堆积来沉淀。洗衣机轰轰响,窗帘床单被罩全部扯下,一股脑扔进洗衣机疯狂的大口。我也到厨房用钢丝球、抹布、报纸清理油渍污垢。

爸爸把一位老书法家赠与他的三幅书法表了起来,客厅一幅“鸾凤和鸣”,我的卧室一幅“上善若水”,爷爷的卧室是一幅长长的“寿”字。

爸爸特意买了几支火红的康乃馨,还有我强烈要求买的干花——红红粉粉几支,像腊梅花一样。三个鱼缸也摆在了三个房间里,多年不养鱼了,希望它们能……健康长寿!

远方的亲人回来了,见面就这般那般说,说我蹭蹭长的个儿,聊他们在外的生活。

过年有时漂浮着慵懒的气息,扑克是不错的消遣。二姑夫借着点酒劲,打扑克总是吆三喝四,扑克摔得那叫有力度!大姐夫是麻将馆里混惯了,牌技也很好,总是阴险地第一个出完。而我,不知怎么了,一个劲儿地在接受顶书惩罚。顶着余华的《活着》,我潇洒地说:“我该如何活着!”

年夜饭也在预备中,妈妈用火红的纸写了菜单,但是据我观察所有的菜名都是用做法+原料,比如说:炖牛肉、炒蒜苔等,在爸爸的文艺修改后终于有了一些修饰词,如:红烧排骨。

饺子馅正在刀下求饶,看春晚的时候就是包饺子进行时!

年有着美丽的传说,过年的每一天都有说法,虽然如今逐渐在简化,但是过年,年,传递的是火红的亲情,是热闹,是团圆!

祝大家羊年快乐!                  

即将推出姊妹篇《过年是什么(阴影版)》,敬请期待!                                        

创新作文网文章链接http://www.cxzw.com/show.php?artid=955608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前一篇: 国足,好样的! 后一篇:年长情淡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娓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0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