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以为期』有谁共鸣

(2013-04-01 06:31:49)
标签:

碎枫片羽

飘雨桐

张国荣

与谁共鸣

情感

『春以为期』有谁共鸣

 
图:Léon

文/碎枫片羽

 

 

依然是阴天。四面八方吹来的风,把已经渐渐张长的头发吹得凌乱。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长发的原因,而并非不喜欢风。 

 

我所住的这栋居民楼,是市中心比较上了年代的哥特建筑。一共八层,我住倒数第二层。墙壁间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我的邻居是城里某家夜店里的DJ,我经常可以从某处密合得不是很好的夹缝里听到从隔壁传来的靡靡之音。不吵,恰到好处的节奏,有点类似于Phaeleh的风格,我很喜欢。有一次我们在楼道里偶遇,随便闲聊了几句,她便邀请我到她工作的地方看演出。

 

 

那是家很有特色的夜店,其实它并不是真正的夜店,而是家餐厅。名字叫做La vieille ville(译为——老城市。)那里白天是普普通通的餐厅,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而过了晚上十一点,当所有客人都酒足饭饱之后,群魔乱舞便开始了。所有人都毫不避讳地耍起酒疯来,就连服务员也罢了工,拉上客人踩着桌子或是椅子跳起舞来。我很喜欢这样的氛围,所有人在同一个空间里毫不相干地放纵着,却又互相牵连地勾引着。就是在那天,我遇见了Leonardo.

 

 

2012年3月24号。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天和今天一样,夏令时的第一天。我在楼道里遇见Alyona,也就是我的邻居,她邀我到老城市去参加她们的周年庆典Party.我吃过晚饭才过去的。因为时间还早,便到吧台点了一杯加冰威士忌,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一边喝一边把玩着手机。好几次,餐厅演奏的艺人们拉着提琴,吹着萨克斯风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总感觉到有双眼睛似乎在打量着我。后来,直到Leonardo拿着小提琴走到我跟前,以一杯餐厅自家酿制的黑啤当做交换条件来为我演奏一曲的时候,我才豁然觉察到这双我忽略了好久的深灰色眼眸。

 

 

他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小提琴演奏者,乐曲响起时,我立刻感到嘈杂的餐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海浪声从数公里外传来,并携带着温暖的海风,仿佛潮湿的亲吻,让我顿时脸颊发烫。曲毕,他放回小提琴,回到桌旁,看了我一眼,端起酒杯说,我猜你这会儿也听不进我拉琴,那么一块儿喝酒吧,待会有很好听的曲子呢!我知道他是在说Alyona,原来他也是个电子狂。

 

 

那晚,我不太记得我们喝了多少杯威士忌和啤酒。总之,当餐厅彻底变成夜店的时候,我们望向彼此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得迷离起来。我爱上了与眼前这位欧洲男子的眉目传情,甚至开始想要用目光把他吞噬,把他紧紧地包裹在我的意识里。他打开手机,登陆社交网站,上面显示的图片正是那位我昨天刚刚添加的男子。原来如此。我被这场突如其来、却又恰如其分的遭遇惹得更加躁动不安起来。既然大家是同类,便彻底可以放开得玩了。那晚Alyona表现得相当精彩,几次把客人都引向了癫狂的高峰。排山倒海的金属撞击声,粉碎了一切,粉碎了所有人细若游丝的意识与防线。

 

 

我和Leonardo也不例外,我们那天晚上便做爱了。好几次互相进入到彼此的身体里,浮沉起伏,像两条鳗鱼一样缠绵在爱欲的水泽里,一直到天亮。除了高潮,我没有其他任何触觉。因为一切都是软绵绵的,不,应该是仿佛掉入万丈深渊里一样,一直下坠、下坠,永远没有尽头……

 

 

从我和Leonardo认识的那一天起到现在,我不记得我们在一起做过了多少次爱,可我们从来都没有对彼此说过一句我爱你。唯一一次,Leon问我我们是否还可以再往下一步发展的时候,我用沉默搪塞了一切。之后的日子,一切照旧。我们没有减少见面的次数,只不过变成了有时候我主动,有时候是他。

 

 

圣诞节那天,本是我们生平最快乐的一次。我和Leonardo一起参加了圈内两位朋友的结婚典礼,可是当我看到他们彼此恩爱接吻的场景时,心底突然闪过一个画面。那是一张再也熟悉不过的面孔,一个我本以为可以与他相依为命人。无论我在什么时候,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想到他,而每次想到心里总是充满无尽地忧伤。

 

 

记得我和Leonardo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情人节过后第三天,他刚从奥地利旅行归来。他告诉我他见到了他的初恋男友,他们还一起去了捷克和罗马尼亚。我问,你们做爱了?他摇了摇头,他已经有男朋友有了。

 

 

我是在2013年的3月24日通过Fecebook给Leonardo发送了一条留言。我说,好久不见,你去哪了?直到今天,才收到了他的回复。

 

 

中午,我去教堂做礼拜。今天是复活节,是基督教里的大日子,我选择在今天接受洗礼。那位从加拿大过来的牧师,是我新生命诞生的见证人。Alyona也在,我的承诺书上便有她的签名。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章10节)

 

 

从教堂出来的时候,我收到了从Fecebook上传来的一条消息,上面写着,来自Leonardo.整整一周,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他才回信给我?这与以前的他完全不同。我没有立刻打开消息来看,因为外面在下雨。好吧,其实是因为我还没有做好阅读它的心里准备。

 

 

我希望这是一条怎样的消息呢?是和从前一样接受见面的邀请?还是说……

 

 

早上出门前,我点了一盏精油灯。那是Leonardo送给我的礼物,他说这间房子有点潮,可以换换味道。还记得我是这样回他的,我说,这是你的味道吗?你要一直赖在我的身边吗?

 

 

我想,此刻蜡烛应该也快熄灭了吧。

 

 

打开房门,久违的香气扑鼻而来。多少次,曾在这样的味道中沉沉地睡去又醒来,似乎它们已经浸入了我的皮肤,成为我生命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如今,我又重新获得了它。我应该庆幸的吧!

 

 

我打开一瓶香槟,我答应了Alyona要自我庆祝一番。就在即将喝下去的时候,我打开了Leonardo发来的消息。只见上面写着:我哪也没去,我找到了一位男朋友而已。

 

 

音乐刚好转到哥哥的那首《有谁共鸣》,不知怎地,我竟已潸然泪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