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岁月如歌』她是我的一朵妖孽°

(2012-03-02 05:52:17)
标签:

碎枫片羽

飘雨桐

岁月如歌

一朵妖孽

情感

『岁月如歌』她是我的一朵妖孽°
图:Léon

文/碎枫片羽

当Lisa醉醺醺地敲开房门,一把倒进我怀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今晚的美容觉又泡汤了。那晚是圣诞夜,一向对各种节日退避三舍的我自然没有去参加朋友组织的圣诞Party.一群人吃饭,有时会显得自己很孤单。一个人吃饭,反倒更自然。我做了几个简单的小菜,窝在沙发里一边吃一边收看当地某频道放映的圣诞音乐剧。差不多9点钟的时候,微微犯困的大脑提醒我该去敷个面膜,然后洗澡睡觉了。

 

可就在这会儿,一阵急促的门铃声突然响起。不应该啊,我这边一点动静没有,怎么会影响到邻居呢?心里一边打鼓,一边犹豫着要不要开门。记得有一次,莨在卫生间里洗澡忘了拉浴帘,溅落的水花沿着契合得并不理想的瓷砖渗了进去,流到楼下邻居家。在当地,无论你们是住了千八百年的老邻居,还是面对一个来自异国他乡的留学生,一旦严重影响到别人的正常生活,他们都会对你不留任何情面的痛诉叫嚣。情况严重,还有可能闹上法庭。

 

所以那晚莨正裹着浴袍在走廊里吹头发的时候,不绝于耳的门铃声压过一切般惹得人心一阵烦躁。甩开门,一个挺着肚皮、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劈头便是叽里呱啦的呵责谩骂。末了在弄清事情原委后,莨只好一脸奴才扮相地向邻居赔礼道歉,这才免于对簿公堂之灾。所以,今晚再次听到类似的门铃声,我整个人都凌乱了,第一反应便是:我又惹到哪位谁了吗?

 

怯生生地透过猫眼向外偷看,没人!可门铃却响个不停,真见鬼了。管他呢,豁出去了,反正今晚有耶稣庇护。就在我打开门的一刹那,一袭混着酒精与Chanel5°气息的红色蕾丝装着实把我吓了一跳。眼前的Lisa宛如一只刚从火焰山的盘丝洞里流窜出来的女妖,张牙舞爪地向我扑来。我赶忙上前扶她,不幸刚刚敷上的面膜蛇蜕般从脸上滑落,掉在Lisa浑圆的胸脯之上,留下了一种类似于我是贴着那儿把头抬起来的嫌疑!

 

其实那晚发生的一切,现在想想仍会感到一点内疚。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对Lisa肆无忌惮的邀请没有任何反抗、拒绝的能力。我知道她喝高了,但我却也跟着迷醉起来,并且开始对女孩某些半遮半掩的敏感部位变得心驰神往。如果Lisa是只女妖,而我是那个不近女色、西天取经的和尚的话,估计刚出长安城便可以直接抵达西方极乐世界面见佛祖去了。

 

在那段奇特而新鲜的翻云覆雨之后,我气喘吁吁地躺在床上抽烟,而Lisa却表现出酒醒后的气定神闲。她也点了支烟,一边幽幽地抽着一边问我:“跟女人做爱和跟男人之间有什么区别?”我没搭理她,我觉得自己刚刚似乎犯了个荒唐而可笑的错误。“快点说说嘛!”Lisa一再要求,拗不过她,我只好撂了句:“你明天找个女的试试就知道了!”说完,我光着身子走进浴室洗澡去了。

 

这是发生在2010年冬天的事了,接下来的一年半光景里,我和Lisa一直保持着外人看来是男女朋友而彼此之间却各自行乐、同时又能相濡以沫的男女“床”友的关系。我不知道,除了男人之外,我居然还可以在女人的身体里游刃有余地尽情徘徊。Lisa也同样,知道我不会接触女生,却和我保持如此漫长而暧昧的关系。我们偶尔也会像恋人一样做一些情侣之间浪漫的事。比如看电影,到野外看星星,甚至周末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回来做晚餐。但有时,却会很长一段时间不联系。像生命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即使碰了面也会不痛不痒地一笑而过。直到几个月前,Lisa终于向我摊牌了。

 

Lisa说她喜欢我,希望我们能够试着认真交往一下。起初我以为她开玩笑,便说:“你下面少了个家伙,沟通起来比较费劲欸!”“我觉得你挺好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真的很迷人。”“那当然,还有更迷人的时刻,只是不方便展示给你看而已。”“没关系。我不介意你跟男人上床,只要你不去招惹其他女人就可以。”“喂,怎么越说越离谱了?你不是玩真的吧!”“我是认真的,我会做一个好女朋友。”

 

那天,Lisa一边说一边流眼泪。我们之间仿佛上演了一场蹩脚的爱情泡沫剧,一个平日里放荡不羁的MM看上了一个基情烂漫的花花公子哥之后,决定从良。他们之间会有未来吗?答案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于是我告诉Lisa,我不敢保证我们之间以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可以试试看。我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因为我不相信这些话居然会从我口里说出。也许是恻隐之心作祟吧,又或许我们两个都是怪人,才会走到这样的地步。

 

后来我又想了很多,感觉这又未尝不是上天的另外一种恩赐呢?他把Lisa带到我面前,让我同时体会到了两种不同的爱欲,并且孜孜不倦地享受着同样的乐趣。而且,对于未来,曾经一度迷茫困惑的我,像是找到了一条新的出路。豁然开朗之中,我像个幸运的小孩一样,连做梦时,都会欢呼雀跃地突然醒来。我删除了所有同志社交网站上的账号,跟那些可爱的基友一一道别。他们有为我祝福的,也有鄙视嘲笑我的。那些我曾经的盟友和战士,即便以后我们不会再在一起调皮嬉闹,但留下的情我一生都不会遗忘。

 

这个冬天,我和Lisa一起做了许多愉快的事。我们加入社区组织的冰雪篝火联欢,到乡下农庄去帮老人修理茅屋,参加一位当地朋友的结婚典礼,收养了一只加菲猫和一条哈士奇。我把所有不忠的欲望都压制在了心底,努力不让自己在夜店或者酒吧做长时间停留。每次和自己的灵魂做天人交战并且战胜了他之后,我都会感到一种满满的自豪。只是,我依旧还没有学会如何说服自己多一点地去爱Lisa时常需要灌溉的身体。

 

上个礼拜,受Lisa在捷克做生意的姑妈的邀请,我们到捷克做了一次长途旅行。因为同样是申根国家,所以出入境都很方便。在穿越奥地利国境时,我们遇到了一场凄美的大雪天,我被车窗外的景色迷住了双眼。我想起了莫斯科,想起那里绵延几千公里的苍茫大雪,想起那个说过要带我去流浪的男子。于是,我不由自主的掏出手机,翻看起他的照片来。而这一切,正好被不知何时醒来的Lisa尽收眼底。

 

Lisa看到我发现了她之后,缓缓地别过头去。我知道她肯定很难过,但是她一句话也没说。因为这是我们的约定,只要我不去招惹其他女生,Lisa就没理由和我生气。可是,这些起初看似很美好的未来,为什么会在时光的缓慢推移中渐渐失去光彩了呢?这些原本觉得无心经营的情感,为什么在日后小心翼翼地呵护之下竟会变得异常艰辛?真的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我们本就不该在一起?

 

在捷克旅行的几天日子里,Lisa很不赶巧地迎来了她的生理期。脸色十分不好,脾气也变得很糟。我尽量让自己不去做任何有可能影响Lisa心情的事,但也许是故意,也许是情不自禁。那些在她看来是如此自然而然的事,却无形中多多少少地给我带来了一些伤害。她会在我专注地凝望某一个尖顶建筑物的时候,突然问我是否又想起了某些前尘往事而如此着迷;或者当我用手机上网查阅一些捷克语单词时,误以为我又在跟谁联系而冷言讥讽地说:“这里可是布拉格,难不成你的那些不堪的基友遍布整个欧洲?”

 

原来她一直都对我有偏见,对我们这个群体存在着歧视。我忍着没有向Lisa发火,权当是生理期作祟。我知道,这种时好时坏的情形在折磨着我的同时又深深地摧残着Lisa脆弱而孤独的心。那天晚上,当我一个人洗完澡走进漆黑的卧室里在床上躺下之后,Lisa悄悄地凑了过来,伸出手胸口贴着背把我紧紧搂在怀里,对我说:“Léon,不要离开我好吗?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丢下我不管……”

 

电影《The one》——《爱是唯一》的结尾,丹尼尔的妻子在发现丹尼尔和汤米的基情之后,含泪离开。而又因为丹尼尔的自私,让深爱着他的汤米也因此另寻新欢。都说爱是唯一的,既然遇见了,就要永远相爱下去。但爱却又那么的自私,它永远存在于现实里,是那种外在生活与内在心理结合下的赤裸无奈。不知道Lisa有没有看清我们眼前的这条路,有没有真正为自己的将来考虑。当下,她在我眼中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女子。岁月如歌,希望在很久之后的将来,她依然可以鲜活如初,成为我今生永远的依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