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又见飞刀
又见飞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7,222
  • 关注人气:2,8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战国合纵策略归于失败的根本原因

(2010-08-23 07:55:00)
标签:

原创

历史

战国

秦国

文化

分类: 飞刀评嬴秦
    自春秋晋文公称霸以来,晋国一跃成为诸侯中最为强盛的国家,晋君世袭为中原盟主,楚、齐、秦三强皆长期为其所压制。春秋战国之交,韩、赵、魏三家分晋,魏国取得了晋国最为富庶且人口密集的河东、河内地区,可算是晋国最主要的继承者。魏文侯用李悝为相,吴起为将,实行政治军事改革,对外联合三晋走集体扩张之路,延续了晋国固有的强势,继续称霸于诸侯。然而,这种形势在“齐-魏马陵之战”和“秦-魏河西之战”后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魏国先是武卒全军覆没,后又痛失崤函之险,再无称霸中原之可能,天下的地缘政治格局由此进入了“秦齐东西对峙、三晋南北纵横”的战国时代。

战国时期,列国朝秦暮楚,策士纵横捭阖,风起云涌,海内鼎沸,但究其源头,这一切都应从魏惠王发起的“五国相王”开始。战国中前期,齐威王分别于桂陵与马陵两次重创魏军主力,魏国由此精锐尽失,秦国亦乘机向魏国发动进攻,占领了极具战略意义的河西之地,独善崤函之利。魏惠王面对秦国的逼人攻势,不得不改变其对于中原各国的敌对态度,山东诸国因惧怕强秦东进的势头,也接受了魏国的善意。前334年,惠王率领韩国及一些小国前往徐州朝见齐威王,尊齐威王为王,威王不敢独自称王,也承认了“魏”的王号,史称“徐州相王”。前325年,秦惠文君继魏、齐之后自称为王。同年,魏惠王为拉拢韩国而尊韩威侯为王,即韩宣惠王。后魏惠王、韩宣惠王均携太子入朝于赵,与赵修好。为积极应对秦的连横策略,出任魏将的公孙衍于前323年发起世上著名的“五国相王”事件,请魏、韩、赵、燕、中山相互称王,结成联盟,其目的是贯彻“合纵”的策略,试图以此联合五国的力量与秦、齐、楚等大国对抗,在现有的力量下,借外交手段以增强魏国的综合防御力量。但公孙衍发起的“五国相王”最终还是失败了,没有达到联合抗秦的目的,主要是因为:山东诸国对于“五国相王”意见不一,齐国借口中山国小弱,不承认其为王,并试图联合魏、赵、燕三国迫使中山去除王号;楚国为了迫使魏国亲楚,欲废立魏的太子嗣,送立流亡在楚的魏公子高为太子,派楚军败魏军于襄陵,取八邑。魏惠王在齐、楚的双重打击,只好转而采用秦相张仪提出的魏与秦、韩联合攻齐的策略。前322年,张仪出任魏相推行“欲令魏先事秦而诸侯效之”的连横策略,魏惠王不肯听从,秦随即出兵攻占魏国曲沃、平周等重镇,对列国产生了巨大的威胁。因此,关东五国重新支持公孙衍和施惠的合纵策略。前319年,魏国再次起用公孙衍为相,逐张仪回秦国。次年,公孙衍发起合纵运动,联合东方各国以抗秦兵。此次五国合纵攻秦之举,虽然名义上有魏、赵、韩、燕、楚五国参与,推楚怀王为合纵长,但实际上出兵和秦交战的只有魏、赵、韩三国,联军一路行至函谷关。秦国出兵反击,魏军再败,魏王怯,欲与秦讲和,五国只得纷纷退兵。次年,秦派庶长樗里疾乘胜追击,攻至韩邑修鱼,重创韩军,斩首八万二千。随后,迫使韩国屈服。是役“五国伐秦”最终以联军的失败告终。

《韩非子》中讲:“纵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横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战国中后期,由于自身的衰落和秦、齐两家的崛起与扩张,处在东西夹击下的三晋国家为图生存,只得谋求外交手段以弥补自身军政实力的不足,“合纵连横”之策也由此诞生。从地域上看,当时的弱国以韩、赵、魏三国为主,北连燕,南连楚为纵;东连齐或西连秦为横。合纵可抑制秦国,同样也可以遏制齐国,主要取决于当时的形式如何。从策略上讲,合纵,即“合众弱以攻一强”,是阻止强国兼并、维持固有格局的策略。连横,即“事一强以攻众弱”,是强国迫使弱国帮助其实施兼并、打破固有格局的策略。战国时期,由公孙衍发起的首次“合纵”运动以失败告终,其原因是多层次的:首先,公孙衍过分重视依靠外力,并非像法家的商鞅、李悝等人注重从改革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入手,从根本上提升国家的综合实力,同时过分夸大计谋策略的作用,将其视为国家强盛的关键,致使国家本末倒置,至多只是化解危机,并不能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反之,秦相张仪推行“连横”策略之所以能够成功,使得秦惠王能够东“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散六国之纵,使之西面事秦”。这是因为其利用“外连衡而斗诸侯”的方式,达到了对外兼并土地的目的,配合了当时秦国“耕战”政策的推行,大幅度地调高了秦国的综合实力,五国联军兵挫函谷关正好印证了这一点。其次,山东五国各怀鬼胎,每个国家距秦国的远近不同,且遭受其威胁的大小各异,以自身的利益出发,很难找到一个共同的发力点,即使一时能够齐心,但各国的思想也会因战争形势的发展而逐步走向分歧,“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朝秦暮楚总是难免的,除非盟军能够在短期内获得彻底的胜利,否则时间永远是一切同盟的克星。最后,五国攻秦的倡导者魏国,实力偏弱,在同盟中缺乏威信,同时其作战意志力薄弱,与秦国交战不利后,竟然想主动同秦国议和,致使同盟国间矛盾加剧,盟军最终土崩瓦解。总之,外交是列国争霸与兼并中不可或缺的手段,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我们要时刻记住:外交永远是为政治和军事服务的,一个国家若想傲然屹立于世界,必须以自身的绝对实力为保障,只靠着几个说客的纵横捭阖是远远不够的。


“城濮之役”的始末及其对后世兵学的影响    

 

PS:该文章于2010年8月23日,被推荐至新浪网草根名博首页【草根大讲坛】栏目,飞刀在此感谢博导老师和锐博客的推荐与支持!2010年8月24日,被收录到【新浪文化博客读书随笔栏目】,飞刀在此感谢博导老师和【文化博客_读书频道】的指点与支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