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盛夏微蓝

(2016-07-19 22:42:03)
标签:

杂谈

蝴蝶翩翩来访,在门口的细叶雪茄花上采蜜。这是再平凡不过的花,难道蝴蝶和我有相同偏好?雪茄花曾在我的微花店开放,怡然自得。

蝶衣两点辉蓝,在黑色绿色间闪烁。日近黄昏,当时的天地,也是一片淡蓝。

我想起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人工智能》,机器人男孩向蓝仙女祈祷:我能变成真正的男孩吗?那时候我还年轻,对着屏幕默默说:能。眼泪却流了下来。

以前在厦门经常去万石植物园,看着乌干达赪桐和鸭跖草盛开,每一朵都像蝴蝶飞舞。



蓝蝴蝶光临的细叶雪茄花,细碎平凡,在微花园里却是美丽主角。

看到蓝蝴蝶在细叶雪茄花上停驻,我才知道这么微细的花也有蜜。


在万石植物园拍的乌干达赪桐,它还有个名字叫蓝蝴蝶。


非常喜欢鸭跖草。它也有个别名叫翠蝴蝶。


宫崎骏《借东西的小人》里,鸭跖草雨后之花犹如蓝色眼睛。


雨后的鸭跖草和常春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青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青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