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浙江陈伟宏
浙江陈伟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273
  • 关注人气: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石笋干从高山上来

(2010-05-16 00:50:00)
标签:

石笋

娘姨

笋干

姨夫

高山

天目山

杂谈

分类: 随笔

今天下午与父亲去娘姨夫家买石笋干。石笋干在县城里很风靡,据说是自然笋,无污染,且味道特别鲜美。大家都购买印有“野石笋干”字样的笋干,但其实市场上的石笋干大多是假冒的。一般是早笋,更有甚者是其他的杂笋,反正杭州人上海人认的是笋干粗大。

娘姨夫家空空荡荡的,就娘姨在,正在洗衣物,她身有残疾,腿一拐一拐的,见我们去,十分欢喜,泡茶水给我们,又拿出多味笋干要我们吃。一问娘姨夫的去向,说是在高山上已待了三天了。

娘姨夫是去烘石笋干的。他家的那块石笋地在天目山高峰的侧面,在海拔1000多米的高山上,当地人称烂污塘。此处山路弯弯,人称十八湾,多陡坡,树木高大,遮天蔽日,阴雨天上山去会迷路难返。娘姨夫上山去还要挑着百来斤盐,途中艰辛异常,往往要一个白天时间才能到达烂污塘。在那里的一块平地上有一间矮平房,当地人唤作笋干厂,石笋干就是通过这个“厂”里加工出来的。当然娘姨夫一个人吃睡都在此。晚上点的是煤油灯。

我很难想象一个人在那个高山顶上连续一两个星期的时间是如何度过的?那无边无际的黑,那呼呼狂啸的风,那暗夜里大山里传来的各种怪异的声响,那没人能够交流的寂寞……他一个76岁的老人是如何面对的?

或许是艰辛的劳动让他无暇顾及这一切。白天,娘姨夫要忙着拗笋,五月里气温上升,石笋争先恐后的拱出地面来,不及时采便会老成竹子。晚上他要忙着剥笋、煮笋、烘笋。一晚上他最多睡几个小时。忙碌着这一切,让他既疲惫至极却又喜悦满怀,因为这一季又有几千块钱的收获了。

而娘姨的心里略有一些忧愁,日益长高的林木遮蔽了竹林,失去阳光照耀,竹林渐渐枯萎,笋产量眼见着下降。而前些年高山的这块石笋地划入天目山自然保护区范围,禁止所有的砍树伐木。另外,山上的野兽来偷吃石笋,也只能任其糟蹋,保护区内是不能狩猎的。或许再过若干年,石笋林消失掉,娘姨夫再不用那么辛苦爬上高高的山,于他而言,到底是喜是忧呢?

石笋干较之其他笋干的价钱要高出近一倍。很多城里人不明白这个貌不出众的东西到底好在哪里。他们在干净明亮的饭厅里品尝着石笋干的鲜味时,他们没有想到过这东西来自哪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母亲节的礼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母亲节的礼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