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浙江陈伟宏
浙江陈伟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279
  • 关注人气: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怀念作家毛英

(2009-06-10 12:38:45)
标签:

文学创作

作家

汗背心

新四军老战士

毛英

杂谈

分类: 随笔

前几天在一位作家的博客里得知,老作家毛英已于几年前去世了。很早以前,我与毛英有过联系,我的习作得到过他的指导。他是一位新四军老战士,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作家。他的慈和平易他的亲近待人,让我难忘。尤其在当今,这样的好作家老师已十分稀缺了。我先把写于1996年的一篇旧文贴出来,以作怀念。

 

 

 

与作家毛英的交往

 

认识老作家毛英是在1985年,那时我正在读高二。暑假里,县里召开一个文学创作会,我有幸参加,给我们讲授文学创作的老师就是我省的老作家毛英。

   会议期间,他看了我写的习作,指出了其中的优点和不足。后来,他在我的一个笔记本上写下几句留言,记得是这么几句:“我在你这样年龄的时候,还是在看《西游记》一类的小说,而你已经开始文学创作了,起步早。只要坚持努力,相信你会越写越好的。”他还给我留下了家里的地址。

   那时候,毛英给我的印象是非常和蔼的,没有作家的架子,特别容易接近。这对于一个初学写作者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鼓励。后来,我把自己写的一些小说寄给他,每一次他都及时回信,耐心地回答我信里的问题,分析我小说中的不足。每次接到他的信,都让我激动一番。

   1987年10月,我参军入伍。那几年,我没有写出什么东西来,也就没有再与毛英联系。只是在临退伍前一年,我写出一篇散文来,犹豫了一阵,还是寄给了毛英。原以为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他保准把我忘了,没想到他很快就回了信。信中说,知道我进了军队这个革命的大熔炉,很为我高兴,希望我能继续努力。那天接到信,我在离家乡遥远的军营里感受到一股温暖。

   此后,由于杂事扰乱,我没有再跟毛英联系过。

   1993年上半年(那时,我已退伍到临安的一家合资企业工作),我到《杭州日报》应聘兼职记者,没有成功。心情很糟,一个人在杭城瞎逛,忽然就想到毛英,不知怎么,很想找他倾诉一番,按照地址找到他的家门。开门的是一个瘦小的老人,他穿着一件有很多小孔的汗背心。我认出来,他就是毛英。我叫了声“毛老师。”作了自我介绍,他却一时想不起我是谁。但马上异常客气地让我到里边房间坐。这时候,我听见外间他的女儿低声埋怨:“爸爸不知怎么搞的,专门有不认识的人找上门来!”

   隔了近十多年时间,毛英似乎没什么变,还是那么和蔼,宽厚,还是那么一种粗沙的口音。那天,他听了我的诉说,就一句一句开导我,使我一肚子的苦闷消失得无影无踪。在告别的时候,他给了我一张名片,让我跟他联系。

   毛英,一个四十年代就参加革命,一个从枪林雨弹中走过来的老战士,一个写出过深受读者欢迎的文学作品的老作家,而今,他已经七十多岁了,仍笔耕不止,我经常读到他在报刊杂志上的文章。

   令人惭愧的是,我长期辜负了他的关心,至今,我在文学创作上平平淡淡,出不了一点成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