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长
老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085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扫描记忆深处的图像

(2013-10-11 19:46:38)
标签:

转载

扫描记忆深处的图像

----读老长短篇小说《从开始到最后》

 

[转载]扫描记忆深处的图像    2013年1月6日,画面左边这位中年人,迈进新一年的门槛之后,经常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就是这日,他遥望南天之后,终于操起画笔,给自己画了一幅画像。从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表情是专注的,也是平静的,但是他眼神中带有的那一丝淡淡的迷惘还是把他内心的激情与波涛透露出来。

    中年人的内心还有激情与波涛吗?他们是不是早就被生活的马车拖垮了呢?即使没拖垮,内心也是一片荒凉了吧?谁知道呢!这位中年人当然是有经历的人。他的经历虽然不像那些驰骋资本市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鳄们那样充满变数,也不同挣扎在社会底层日日为稻粮而谋的无数贫民那样满腹艰辛,但是他也有自己独特的人生轨迹,也有自己隐秘的或欣然或凛然的心路历程。

    人的生命真是一个有趣又无奈的复杂组合呀。这位中年人为自己画了一幅画像,紧接着,他内心又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另外一组往昔岁月的画面,这回画面中的人物不再是他了,父辈的形象占满整个画面之中。他小心翼翼地看着画面中的人物,心里生出一团一团的暖流,这暖流中包含着人到中年之后对父辈们的透彻理解和深切疼爱,他不像小时候那样仰视山峰一般仰视着父亲了,也不像青春叛逆期阶段偶尔顶撞一两句父亲了,他在心里细细瞧着父亲的时候,动用了自己全部的人生体验,他有时采用平视的角度,有时也用了俯视的姿态,他甚至不时把自己和父亲作着对比,时尔微笑,时尔叹息,于是他悄悄地在心画了一笔,又一笔......春暖花开的时候,他开始用文字记录那些影像,大雨滂沱的夏天,他完成了这篇小说。

    他给小说起了一个《从开始到最后》的名字。开始时,我们看到的是沉默寡言的“父亲”在和朋友滔滔不绝,这样的反差就给人留下强烈的印象。原来,我们被生活挤压的沉默寡言的父辈们也有自己情感爆发的时刻啊,这种情感爆发的时候,竟然也是那样的令人心悸,让人瞠目;而当父辈们长时期沉默寡言之际,又把生活中遇到的多少难言之隐以及多少苦涩生生咽到腹中独自承担呢!小说中的“父亲”不是那种英雄式的传奇人物,他在工厂工作,是称职的职员,他对工作一丝不苛;他为家里的日子操心,他对子女有自己独特的疼爱方式,他身上有着做为父亲最可贵的东西----对孩子宽厚的包容!就是这样,日复一日,不知不觉,父辈们就到了晚年。时间的无情,岁月的更迭,让人猝不及防!

    人到中年,远方基本没有高山峻岭了,风景大体固定。好多人就此放慢前行的脚步,有意或无意之间时常往回撒目着看。“我往哪去”基本了然于胸了,“我从哪来”也早已知晓无误。他们更珍惜早期的时光,那里有童年的宝贵记忆,有家庭的温暖亲情,说来说去,亲情还是浓于水的。中年人什么没见过呀。走着走着啊,他们就往亲情那块回归了!走着走着啊,他们就理解了自己的父母啦!他们还会从自身上看到父母的影子隐约可见,噢,我这个一直沾沾自喜的优点原来父亲身上也有呀;咦,我那个不愿启齿的毛病呢,嘿,那不是老父亲的么....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一代一代,薪火相传。以我的经历和对周遭世界的耳闻目睹,父与子是一个谁都不能回避的事情,这有好多话题在里头呐。不信,您瞧一瞧自己的生活,或者瞅瞅身前左右,看看,是不是父子反目者有之,多年父子成兄弟的不乏其例呢。每代人所经历的社会制度或环境不同,导致对世界的看法或价值观南辕北辙,不过,这里有个普遍性的事实存在,那就是,做为父一辈,对下一代总是存有一种保护的责任和义务,出于这种责任和义务,那些强势一些的父辈,往往对子一辈比较专制一些(我想小心翼翼地用“蛮横”来形容,但觉得有些严重了,还是‘专制’一词比较平和),这就造成子一辈的人格分裂,文学史上是有例子的,卡夫卡的父亲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小卡性情稍软,只能用文字来反抗父亲,一辈子活在父亲的阴影中;与老卡的父亲相反,还有另外一种父亲存在,这类父亲不那么强势,也相对温和,对子一辈采取平等的立场,当哥们相处,多的父子成了好哥们,据说汪曾祺老爷子和他老爹就是这样。老长小说《从开始到最后》所展示的两代人,大体接近于后者。小说中的父亲对孩子不无宽松,当孩子表现出逆反时,这位父亲也往往丢下一句粗话,一走了之,绝不大动肝火,这样的父亲是不是比较可爱呢!老子在《道德经》中说,“大国(者)以下小国(者),则取小国(者)”,父亲的一走了之,不仅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更是给试图揭芉而起的孩子一个台阶下,父亲搭建的台阶是一个低姿态,那台阶凝聚着父亲善良的品格和天性。一走了之的父亲可能一个人躲到角落里默默地点着一根烟,很快就平复了内心的波澜;儿子呢,他当时可能还振振有词,以为自己打败了父亲,但是时间一久,他就会羞愧异常,觉得对父亲的态度大有问题哦。父亲展示出来的宽容像一块吸铁石,引得儿子不由自主跌跌撞撞般朝父亲靠近。

    于是,我们看到,小说的结尾似乎又回到了开头:霞光中,主人公的父亲酒后送朋友出门,主人公远远跟在父亲后边。“我”难道仅仅是由于母亲的一句话,就那样做么?不是的,母亲的叮嘱只是一个导火索,使“我”迈开脚步的,是父子情牵意连的血脉关系,是无法割舍的牵挂和惦记。那样的画面足够让人心动:酒后的父亲脚步有些不稳,几乎是踉踉跄跄地和朋友走在小巷中,父亲不知道,他身后就是自己的儿子,儿子像个忠心耿耿的小卫士,远远地尾随着他,父子之间,构成一幅不无温馨的画卷。

    看吧,几十年过去了,那样的情形无时无刻不萦绕在“我”的心灵深处:“我”又一次和父亲一起沿着他的人生轨迹平行地走起来,时而井然有序;时而树蔓丛生,那片晚霞一直没有散去,始终笼罩在父子两人的头顶上方,久久不散.......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