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长
老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85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 春 又 一 程

(2009-06-08 18:13:01)
标签:

江水

不留

艺术家

油画材料

刘纯海

北京

分类: 评论

青 春 又一程

                 青 <wbr>春 <wbr>又 <wbr>一 <wbr>程

如今,每当想起刘纯海,眼前所呈现的形象,一定是最初结识他时的一副模样。那时的他,应该还不到二十岁。不过,略显矮小的个头却看起来已然不会再与年龄一起与日俱增了。还有,就是架在他鼻梁上的一副眼睛,是必须要凭借查数圈数来寻着眼睛的。那眼镜所勾描出来的已不是书卷气,而更近乎于一个老学究的风采。时至二十六七年后的今天,我想,这位仁兄应该与他当初所给我的印象基本吻合才对。可是,历尽沧桑后的他却在脸上涂抹出一些玩世之相来,基本颠覆了我从前所熟悉的样子,不禁让我感觉到有些陌生了。

当初的刘纯海酷爱读书。我总觉得他的深度近视就是来自书本的摧残。他那时总读什么卢梭,狄德罗,什么黑格尔……这些充斥着哲理与审美价值的东西对我来说近乎于天书。而从他二十多年后的成长与发展来看,当初所读的这些东西势必成了日后的基甸。对于绘画艺术,刘纯海无疑充满了赤诚。可这位仁兄却也时而四溢出纯真和稚气来。

还记得那年的五月末,我和他到松花江畔写生。对于哈尔滨来说,五月末的季节,距离夏天还尚有一段距离,江水自然还浸透着凉意,而他却骤然起了游泳的念头,怂恿我跟他一起脱光衣服,双双跳进了江水之中——江水真的很凉,可我们彼此却都游得极其畅快。上岸后,他的兴致仍然没被全部抛洒于江水里,又狂野地在沙滩上折起跟头来,给我展示出一个忘乎所以的孩童形象,令我永远忘记不了……

相对刘纯海,应该说我更幸运一些,先于他进了大学。待刘纯海终于也进了大学的时候,我已然有了家室,并就此过上没有多少艺术成分的世俗生活。于是,我们相互间的接触就少起来,甚至于后来连他毅然辞去工作跑到北京去漂,我也是从其他朋友口中得知的。

一个人如若要不甘于世俗的生活,势必具有放弃的精神。刘纯海跑到北京去漂,无疑是在放弃平庸的日子。这样的放弃所面对的一定是未知数:需要面对求生的艰辛,而且,还未必一定会苦尽甘来——这就是俗人从不敢放弃现有生活而屈从平庸的原因。可刘纯海放弃得决然而又从容。这说明他骨子里的不俗。

我对当代艺术的认识应该还较为浮浅,只大概知道它已然从现代绘画本体中分离出来,更强调艺术的社会价值和生之意义。从某种程度上说,传统意义的艺术已近乎于消亡。所以,当代艺术家们必须去探寻一个全新的世界,或者提出始终困扰着他们的诸多问题。尽管懒于思考已近乎成了时代的标志,可艺术家们却不愿意放弃思考的责任。恰恰是众多的当代艺术家们的这种责任感,才铸就了中国当代艺术日渐与世界同日而语的景象。或许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哪个时代的艺术家可以达到今天的艺术家们思考的深度和广度。

就我的理解,刘纯海的解释竟显得异常轻松。他说,他并不想如此沉重。尽管他一直都没放弃读书的习惯,而且,每天都还坚持用日记的方式进行思考,可却也不想把自己搞得过于沉重了。因为,现今的生活已经够沉重了,何必再给人增添沉重的分量呐。他说,自己更倾心愉悦。所以,便努力将自己的作品以轻松的方式呈现出来。

由于当代艺术形式的多样化,很多人都更喜欢用艺术家这个词汇来称呼自己,而刘纯海却仍是称自己为画家。因为,他还只采用绘画的表现方式,觉得其它方式并不适合自己。他的画基本都是用油画材料呈现出来的。当初在艺术学院时,他的专业其实是版画。他说,恰恰因为自己并不了解多少油画的技巧,才在呈现画面时,不用顾及材料及技巧方面的困扰甚至是操控,因此才会感觉轻松自如。

迄今为止,刘纯海的绘画大致可以被分为四个阶段,从“我的青春我做主”开始;之后是“青春不留白”;再到“火红的青春处处开”;然后就是现阶段的“青春又一程”。最初,他的作品所呈现更多的是对文革的一种反思,反思那个时代对于人性的一种粗暴的压制。这一点,在“青春不留白”的阶段体现得尤为突出。

而到了“火红的青春处处开”阶段,宣泄的则是当下的观念意识了——封闭的大门一但打开,便就此一发不可收拾。什么都是可以拿来消费的,甚至包括青春。当然,画面里依然还是那些身着文革时期装束的青春女子,而从她们娇润的颜面中所四溢出的,却是当下拜金而又放浪的轻浮。

“青春又一程”应该说还是之前观念的延续。这次的延续愈发彰显了刘纯海将青春话题进行符号化呈现的刻意性——这是一个艺术家的自觉,当然,也证明了刘纯海成长的递进。

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刘纯海无疑经过了大浪淘沙的洗礼,并分明已然拥有了自己的一块领地。这块领地是需要坚守的。坚守的同时,似乎还需要他将其打理得更为出色——这也是我这个俗人对于一个不俗朋友的真挚期待……

                                                                 2009年6月8日

                            青 <wbr>春 <wbr>又 <wbr>一 <wbr>程

                                             刘纯海在宋庄的工作室

 

                                               刘纯海的绘画作品

    青 <wbr>春 <wbr>又 <wbr>一 <wbr>程青 <wbr>春 <wbr>又 <wbr>一 <wbr>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