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志周律师
刘志周律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909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母对于给未成年子女购买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效力

(2020-08-14 01:03:20)
标签:

养父母与养子女

继父母与继子女

保险利益

分类: 法律小摊

父母对于给未成年子女购买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效力
  开始这个话题之前我们得从法律规定上解决一个客观而实际的概念保险利益。

《保险法》第十二条第六款规定“保险利益是指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认的利益”。同时该条第一款规定“人身保险的投保人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对被保险人应当具有保险利益”。从这一法律规定反向琢磨,可得出人身保险合同在订立合同时合同是否成立且生效,得看投保人对被保人是否具有保险利益。

我国《保险法》第31条的规定,投保人对下列人员具有保险利益:(1)本人;2)配偶、子女、父母;3)前项以外与投保人有抚养、赡养或者扶养关系的家庭其他成员、近亲属;4)与投保人有劳动关系的劳动者。除上述人员以外,被保险人同意投保人为其订立合同的,视为投保人对被保险人具有保险利益。

根据该规定,父母当然对自己的子女具有合法的保险利益,并且没有界定或者限制任何例外情形。

那么,我们在探索父母对于给未成年子女购买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效力”时,首先的搜罗出当下法律规定和认可的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种类。
  第一种、生身父母与子女,其中包含婚生子女与婚生父母之间的情形,以及非婚生父母与非婚生子女的情形,但总而言之其权利义务关系是对等的,基本不会有争议。那么直接依照《保险法》第十二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父母给其未成年子女订立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效力必然有效,除非该合同的订立明显违背成年子女以及推定或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子女的本真意愿。
  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八条规定父母对未成年子女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权利义务,即父母在物质上、经济上对子女有供养的义务,在生活上对子女的照料的义务,包括但不限于负担子女的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费用。因此,当子女生病、受到人身伤害时,父母需要承担相应的医疗费用及其他相关费用,这对父母来说,直接表现为财产与经济方面的一种损失。于是父母对子女是具有保险利益无可厚非。
  但是,我国法律所说的父母,还包括以下两种情形。

第一、养父母与养子女的情形;

第二、继父母与继子女的情形;

那么养父母与养子女之间,以及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由养父母和继父母为养子女和继子女订立的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有效?首先就应该确认养父母和继父母是否就养子女和继子女承担抚养义务,同时是否满足建立养子女与养父母、继父母与继子女的法律条件,如果前后两个条件都满足,那么养父母为未成年养子女、继父母为未成年继子女订立以死亡为给付条件的保险合同便必然有效。

因为《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一十一条规定:“1、自收养关系成立之日起,养父母与养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养子女与养父母的近亲属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关于子女与父母的近亲属关系的规定。2、养子女与生父母以及其他近亲属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收养关系的成立而消除”。养子女与养父母之间的法律关系或者法律定义是等同于生身父母与子女的关系的。

同时《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继父或者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该规定重点还是放在是否存在“客观的抚养义务上”,最后的落脚点依然是“父母对未成年子女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权利义务”。继父或者继母在客观法律实施形成后,其义务便不能半途而废,不得在承担一定期间的扶养义务以后,又拒绝继续承担抚养义务。除非继父母与继子女关系改变或者终结。因此,在继父或者继母对继子女实施了实际的抚养行为以后,其对继子女就承担抚养义务,从而对继子女就具有了合法的保险利益,可以为继子女投保人身保险。
  另外目前法律并没有规定继父或者继母对继子女形成了实际的扶养关系以后,继子女与亲生父母之间的关系终止。继子女和亲生父母、与其形成抚养关系的继父母之间存在双重的权利义务关系,亲生父母对该子女仍然承担抚养义务。此时亲生父母仍然对该子女具有合法的保险利益。依然可以签订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

结语
 
《保险法解释三》第六条规定“第六条 未成年人父母之外的其他履行监护职责的人为未成年人订立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当事人主张参照保险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第三十四条第三款的规定认定该合同有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经未成年人父母同意的除外。”此解释依然没有就生身父母、继父母、养父母的概念作任何区分。只限定未成年父母之外的,以履行监护人职责的人订立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不得认定为合同有效。单纯排除了“父母”之外的监护人。

当然,该司法解释与《保险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制定实施,旨在防范道德风险,包括限制未成年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死亡保险金赔付金额也是基于此目的,因此笔者在此建议是否在以后的相关立法中考虑继父母、养父母在给继子女养子女订立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时,如果生身父或母健在且未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应当征求生身父或母的意见,生身父母双王或者生身父母均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在收养关系成立后一年或两年时方可订立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但不得对该种以死亡、高残为给付保险金为条件的保险合同设立限制,以平衡道德风险的防范与客观的投保需求。

撰写:云南权仲律师事务所  刘志周、陈昊律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