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连中国
连中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6,826
  • 关注人气:2,5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教育如天,语文是地——连中国老师与王尚文先生的语文对话(二)

(2019-07-05 08:00:00)
标签:

教育

分类: 对话名家
二、有关阅读与写作的对话

问题三

 阅读,现在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社会也好,教师也好,会经常为学生开列大量书目,有关师生的阅读,想请两位老师谈谈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

 王:重视阅读,是天大的好事;开列书目,教师责无旁贷。同时还要重视对阅读的引导,在语文课堂上作出如何发现语言的榜样,并让学生真正尝到品味语言的甜头,从而养成咀嚼语言的习惯。我很欣赏连老师带学生和陶渊明一起“带月荷锄归”,感谢连老师也带了我一把。鉴于目前的实际状况,我郑重建议初高中各都以至少两年半的时间师生一起咬文嚼字,品味课文语言,提升语文品质,最后半年才用于应试。“末位淘汰制(或惩罚制)”太可怕了,能否改一改?中考高考试卷关系实在太大了,能否抓紧研究改革的措施?这话有点豁边了,就此打住。
 连:我这个课堂里的小细节,您还记得这么清楚,感谢先生!有关阅读,先生特别强调“在语文课堂上作出如何发现语言的榜样,并让学生真正尝到品味语言的甜头,从而养成咀嚼语言的习惯”。这确实是提升阅读质量的一个关键。常有人问我,说孩子读了不少的书,为何不见成效。我想忽视对语言的关注是很主要的症结所在。我们不能在语文文字里开出我们自己的花,我们就不可能在阅读的过程中,与作者一起手拉手、肩并肩一起去完成这部作品的“创作”。没有读者参与创作的阅读,既有负于作品、作者,更有负于读者自己。这样的阅读,仍然是“低级”的。不能在作品的语言文字里扎下根、开出自己花朵的语文课,是缺乏细节的语文课,也是缺乏阅读的语文课,更是缺乏成长的语文课。缺乏优质的阅读与内在的成长,写作这件事也便不能真正对学生构成真实的意义。学生在课业、分数、前途的压力与畏惧之下,所谓的“写”,长期以来,其实处在一种无我失语的状态下。这是造成空话、假话、模式化写作、进而内心厌倦写作、鄙视写作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问题四

 连老师刚才由阅读自然联及到写作,你自己在写作教学上也有许多独到而深刻的思考,你曾说过:“一写,时光就亮了;一写,我们就不悬浮了;一写,就把无聊驱赶了;一写,我们才真的看见并得到了自己。”还说过:“写作是一个人最本质、最精华、最凝练的述说与呈现。”王先生也曾说:“材料作文的材料、应该是‘引爆剂’,以期能够最大限度地点燃学生写作的欲望、热情、才能;不应该是‘白手套’,考生只需透过‘手套’揣摩命题者的用意,顺着命题者的思路走就行。”“引爆剂”与“白手套”的提法,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先生还说:“作文题目是考学生的,其实,同时也先就亮出了命制者自己的教育理念、语文水平、写作修养等等,实际上也是一份试卷的答案。”这些话,振聋发聩。就目前的作文命题或写作教学,想听听两位的看法。

 王: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新点子,无已,只能老调重弹。我想说的是中学生作文应当是日记的延伸。我从小比较喜欢语文,在中师读书时曾幻想当作家。何英鹍老师对我说:日记是学习写作的最佳途径,就让我每天写日记,约一个礼拜给我面批一次,给了我许多鼓励。后来我作家自然没能当成,却做了一名中学语文教师,那些年应试教育还没有今天这么邪门这么变态,教书我也挺喜欢的。为了提高学生的写作水平,我曾要求学生写日记,长短好差不论,但每天必须写。学生几乎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每当语文课,我一走进教室,他们都主动自觉地把自己的日记打开放在课桌的右上角,愿意让我看内容的,本子仰天,我随机看几篇,发现好的,就当场朗读;不愿意的,本子覆着,我拿起来只看一眼日期就走过去了。每过一段时间,由学生自己从中选出比较好的,出一期墙报,相互观摩,主要是开拓思路,以解决“没有什么可写”的苦恼。后来真有一部分同学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有的毕业后碰见,还曾为此表达感激之情。依我看来,日记就是记当日所作所为所见所闻所思所感,讲究一个真字,不为名利,不为他人,只为自己与自己对话。当年我让学生写日记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学生不怕提笔写东西,就是为了学生能够记真事说真话抒真情,进而还可以每天审察自己,督促自己,让它做自己的诤友,不断走向理想的自我。中学生的作文我以为应该就是日记的延伸,写的还是自己的真话真情,只是必须根据文章的题目来写,还有就是必须考虑文章读者的诉求,两者的区别并不太大。自由自在,不以为苦,反得一吐为快的愉悦,这有什么不好啊!但这有一个必要的前提:宽松、宽容的舆论环境。无此,则一切无从谈起。我觉得让学生端起作文的架子,揣摩并迎合命题者的心思,志在高分,这要不得!
 连:先生此前讲的有关作文命题的建议以及今日提供出来的促进学生作文发展的这条基本途径——记日记,都对我的作文教学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有关作文教学,我一直主张面对一个题目,要将笔深深地指向自己。指向自我倾吐、不吐不快的写作才能对一个人真正构成意义和价值。学生渐渐意识到写作与自我生命、自我成长、自我实现具有如此内在紧密的关联之后,写作就不但不是一种负担,而且会变为终生相伴的自我生命存在与呈现的一种方式。诚如先生所言:写作“讲究一个真字”!写作与“真我”之间其实是一种相互促进、相互成就、相互完成的关系。“真我”成就个性而富有价值的写作,写作也在一步步促进并构建那个重要的“真我”。灵魂世界与精神世界中的那个“真我”,需要我们去不断地发现他,进而去成就他,他才能在流俗世界里最大限度地有所脱离,完成超越与成长。每个人经历的过程与生活,从某种意义上讲,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构成了自我写作最核心的内容与价值。当然,地下的金矿需要我们的开采、冶炼,才能变为我们笔下的矗立与潺湲,才能铸造为我们生命中独一无二的一顶熠熠生辉的王冠。这个过程,是生命的发酵与发现,与那种在无我状态下的、迎合现实并还以此自鸣得意不断构建谎言的所谓“写作”完全不同。台湾张大春老师也曾说过:“好文章是从天地人事的体会中来。”(《文章自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017页)“所谓‘构思’不是发明,而是根据已有的寥寥数语,铺垫出写文章的人自己的感情和见识。”(《文章自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041页)
 先生提到的有关作文命题“引爆剂”的提法也很重要。诚如您所言,命题首先是命题者向学生、向公众交出的体现自我学识、素养的一份“体检报告”,不可不慎也!当然在现实中,有好题,亦有坏题,有的命题者没有意识到命题其实首先考出的是自己。教师教作文,在强调学生“真”的同时,首先要逼出自我的“真”。“真”不是“教”出来的,“真”首先是在教师的生命里呈现绽放、然后学生渐渐受到感染影响而出来的。我绝不想为坏题做任何开脱,好题自然更加有助于写作,但或许我们师生可以自豪地说,坏题,腐坏掉的只能是命题者自己,却不一定必然能腐坏掉我们。我们师生亦可在坏题之下,写出好文。实现这一点,首先要求我们教师自己要能拿出我们生命里的“真”,在坏题下的逼迫辖制里,激发喷涌出我们生命与思想里的奔湍飞瀑。这自然很不易,但鼓励我们的其实是这样一条基本规律——好题亦可做出坏文;那么,坏题,难道就一定不能写出好文?在严酷的现实里,我们如若不被其彻底征服,就需要有些人(特别是我们身边亲近的人)拿出应有的示范与努力。在师生相处的过程中,教师的这些努力(学生做出这样的努力更可贵),对师生的启发与影响必然都是重要而深远的。好老师与好学生,就是在无奈的现实里给彼此提供切实力量与进行生命鼓舞的人。

三、有关语文在整个教育系统中的地位与价值的追问

问题五

  先生新近出版了一本书——《教育如天,语文是地》,连老师今年也推出了新作《语文课II》。想请教两位:在整个教育的大系统中,我们该如何为语文定位?
 
 王:人之所以能够超越其他的动物而成为人,是因为我们人有知识、有精神、有信仰;而人之为人的所有这一切都无不来自教育!当然,我们有得自先天遗传的不同于动物的基因,但它们也只有在人的环境中接受教育才得以表现,否则就只能成为狼孩猴童。教育让我们走出黑暗的洞穴,教育让我们迎来良知的曙光,教育就是我们的天!
 若说教育如天,那么“语文”就是地。语文是“语文”,历史、地理、物理、化学难道不同时也就是“语文”吗?因为,正如卡西尔所说的:“某种意义上,言语活动决定了我们所有其他的活动。我们的知觉,直观和概念都是和我们母语的语词和言语形式结合在一起的。”(卡西尔《人论》,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版第170页)所有的学科教学实际上无不都是在拓展学生的语言疆界,所以奥苏泊尔、木下百合子等教育家都曾指出:在一定意义上说,所有学科的教学其实都是语言教学;正如所有的花朵、果实,所有的参天大树,都是从大地生长出来一样。语文是基础教育的基础,应当比外语、数学有稍多一点的课时,同时语文教学也应当帮助学生读好其它各门功课的课本。我在中学任教的后期,就曾要求班上其它各门功课的课代表先向任课老师请教如何阅读自己这门功课的教科书,再向大家汇报,并展开讨论;如有未曾解决的问题,就再向任课老师请教。我认为,其它功课的课本其实都是很好的说明文。我也曾请求其它各门功课的老师顺带解决所遇到的语文问题。大家一起脚踏语文大地,合力撑起教育的天。
 连:先生的一席话,鼓舞人心!我进而也更加理解明白了先生于一篇篇文章中、于自己的科研教学中所寄托的深远情怀。语文不仅与其它各门学科存在着内在而密切的关联,更重要的是语文通过品评感受优质的语言文字,最终我们必将感受体验到语言文字背后的那个“人”“人”的影响是最为重要深刻的。特别是语言文字里的那个“人”,再与讲台上的那个“人”(教师),课桌里坐着的那些“人”(学生)相互渗透影响、渐渐交换生命能量与生命信仰的时候,教育就真实生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美好美妙、内在深入地发生了。而那时,一间小小的教室,便连接起宏伟博大、庄严辉煌的天地宇宙。诚如先生所言“大家一起脚踏语文大地,合力撑起教育的天”!  
 在《语文课II》里,我也曾写过这样的话:“教育是帮助师生,在真正意义上,开启并协调自我的生命状态,推动与顺畅自我的生命状态向着丰富、美好、高贵发展。教育是让“人”自然而然、满心欢喜地走向‘美好’与‘美妙’。语文老师因为做着和‘生命’相关的事业,所以健康,所以幸福。”先生对《语文课II》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语文课的根本目标是以语言激活学生生命中沉睡的灵魂,点燃学生心灵中真善美的火花,准此,语文教育就应当是诗的,教师就应当是诗的助产士,语文教育隔绝于诗,则是语文课的失职。然而,在教育实践中,诗的语文课又是罕见的。幸有连中国的《语文课》在这方面做出可贵的探索,为理想的语文课树立了一个标杆。”(中国教育报,2017年4月10日,第10版“读书周刊•教师书房”)

四、有关对教育核心价值追问的对话

问题六

 记得先生曾有个提法:为自己而读书。还说过:人≠劳动者。连老师也说过:“‘课’在教师这个‘人’中。以‘人’方能育‘人’,以‘人’才能唤出‘人’。”这些见解新鲜而独到,已经触及如何推动教育发展最核心的一些问题了,与我们惯常的一些认识理解颇为不同。想请两位就此再深入谈谈。

 王:为自己读书,是孔夫子所提倡的。如果说写日记是自己与自己对话,那么读书就是和古今中外真正的人对话。教育就是为了培养真正的人,有良知,有教养,以自食其力为乐,不以普通平凡为耻;以损人利己为耻,以帮助别人为乐。教育的本质是自我教育,是自己教育自己,老师的良知和担当就是和学生一起成长,一起成为真正的人。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教育是“善”,是“美德”。教育者难道就是“善”和“美德”的化身吗?我想,不但教育者不可能是,任何一个现实的活生生的人都不可能是。或曰,教育者作为人虽然不可能是,但他在教育受教育者时,则应当是。我认为这将导致教育者作为人与教育者作为教育者的分离甚至对立,仿佛教育者是教育者的面具,而不是他真实的完整的本人。这不对!这不好!必须改变这种意识和状态。因为教育是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作为真实的完整的人之间的关系,是两者共同成长为真正的人的过程。当年一个红头文件里说教育为了培养劳动者,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因为劳动者只是人作为人的一个方面而已,仅仅把人当作劳动者是极其片面的错误的观念。说到语文教育,就是老师和学生一起读经典,学写作,谈语文,还领工资,我49年来乐此不疲。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金华市某民主党派曾经动员我加入并担任领导职务,同时可去市政协当个官,我回复说:“参政议政正是我之所短,也非志趣所在……本职的科研教学工作已经常感力不从心,再也不能似也不应旁骛它涉了”——我岂能忘掉我从教的初心?!
 连:先生此次讲的“教育是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作为真实的完整的人之间的关系,是两者共同成长为真正的人的过程”是对以前观点非常重要的明确与补充。我以为,这里面包含着两层非常重要的意思。第一层,教育是为了成就每一个人完整意义上的自己。我自己常用的一个说法是推动师生完整意义上人的发展。人,有心灵的闪动,有情怀的波涌,还有见识的不断提升,更有思想的确立……不能将完整意义上“人”的丰富发展,简化为工具性的培养。当然向大家汇报,我的这些想法,不是凭空诞生的,而是一节一节的课上出来的。同时,我也是依靠这一想法进行备考的,效果还很不错!推动成就了每一个人的发展也便成就了整个社会与整个民族的发展。个体合格,社会与民族才能合格。第二层,我以为是阐释了非常重要的师生共同成长观。在一节课一节课,教师不仅在教学生,更是在教自己。教师最重要的精神相貌其实是自己教出来的。阅读也好,写作也罢,很多的时候,就是师生一起坦诚地面对现实之困,一起面对生命之困,人类之困。在课堂内在而雄浑的节奏里,我们师生一同踏上求索与朝圣之旅。
 教育一旦与“人”关联起来,教育真实本质的意义才能被我们找到与发现。我以为各科老师都应该共同面对和思考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如若学生不学这门课,对于一个“人”究竟会有哪些损失与遗憾。我这门学科对于学生生命意义上“人”的发展,到底能够提供哪些必不可少的推动性、建设性的能源。教育不能仅仅将“人”指向一件合格的工具,哪怕是高级工具也不够,也不行。
 在先生自诉的经历里,我再一次感受到在先生的生命里、一直洋溢着一个完整的“人”内在的坚定而美好的那些东西。知识易得,学问似乎也不很是难求,但一个真正温润而坚实的“人”并不好找,也不多见。2016年春节,在金华,有幸得以拜见先生。这次面晤,给我留下了一生都难以磨灭的印象与影响。先生不仅学识渊博,更重要的是与先生交,可以感受到中国文化中最隽永、最深情、最敦厚的部分还没有在这个世上消失,它们正和谐完整地凝聚在一个学者一位老人身上。语文也好,教育也好,只有具体深入地落实在一个“人”的身上,我们才能看到语文乃至教育真正伟大的价值与卓越的力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