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城市看见乡村 白领看见劳工 华人社会需自我审视

(2013-10-18 16:45:20)
标签:

文化

分类: 媒体报道
http://cul.qq.com/a/20131014/015025.htm

让城市看见乡村 <wbr>白领看见劳工 <wbr>华人社会需自我审视

【编者按】“让城市看见乡村、让沙漠看见海滨、让白领看见劳工、让男人看见女人、让北方看见南方……个体的学习与成长,往往跟不上整体变化的脚步,纪录片在此刻,当可做为个体认识潮流变化、学习不同的生活与成长经验、交流彼此的喜怒哀乐、从而可以迎向新挑战的工具。华人社会必须经过一段把自我客体化、并进行理性审视与感性认知的过程,才有可能换来下一阶段的精神与信念升华,才能推进到现代化过程的深层核心。”
      近日“第四届CNEX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CNEX Chinese Doc Forum, CCDF)在台北举行,20组来自内地、台湾、香港、新加坡的纪录片提案参与了大会。其中《高楼背后》拍摄人民面对都市更新政策,眼见政府强拆家园却束手无策的故事;《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大胆挑战华人传统思维及宗教规范,叙述某所佛教大学提倡捐献遗体成为大体老师,补充学术资源,片中的学生对于生死概念产生全新体悟,对于医病关系的角色也有不同认知;《重建餐桌》叙述当代颇受重视的食品安全问题,生机饮食如何能被信赖?影片透露出人、食物与土地之间紧密相连的关系,同时表现真挚情感。腾讯思享会专访CNEX制作总监张钊维,以下为访谈实录:
腾讯文化:大陆独立纪录片现状如何?相比较港台、欧美情况有什么不一样?
张钊维(CNEX制作总监) :如果我们认为,纪录片是所有文化表达类型当中,最能反映社会现实与社会脉动的一种,那么去了解中国独立纪录片的现况,或者探讨它跟港台、欧美纪录片的异同,其实就是在看见中国社会的当下现况。这现况,或许可分三方面来说:

经济发展
      中国的经济成长已经缔造了人类历史上仅见的长时间、大空间、跨阶层的资本积累,而它还在持续当中。所谓下层建筑决定上层建筑,在过去十多年之间,这些资本积累在文化表达领域先后造就了电视剧、美术、广告、音乐、电影、动画等等的狂飙发展,而在近两年,资本的浪潮终于开始垂青于纪录片;或许有些纪录片人会有苦尽甘来的滋味吧。这当然跟国家的政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政策上对纪录片的重视,自然会让资本比较放心地进入这个过去看起来不那么容易亲近的领域;这里的亲近,指的是包括名利双收以及政治正确。
      这反映在体制内电视台纪录片制作量与播出量的提升,以及制片资金的提高。继而,在节目内容需求大增的情况下,体制内电视台与独立制片公司乃至独立导演之间的合作也更为普遍。比方说,七月间,中央九套在郑州举办了纪录片制作联盟与纪录片播映联盟的成立大会,集结了国内150个纪录片频道与150家制作公司,又比方说,上海文广旗下的MIDA基金,在今年支持了多位在独立纪录片圈已有成就之独立导演的新作品。我们可以想见,传统定义上看似泾渭分明的独立纪录片、独立导演、体制内外等等概念,正在资本与政策的导引下,产生剧烈的挪移与互相渗入。
      这一点,其实跟国际上的普遍情况是类似的。在西方,我们经常看到独立导演与独立制片公司,跟体制内电视台的紧密合作。今年在台湾的教育教育影展当中展映的纪录片,如【霸凌】、【小小的善举】、【成名之路】等等,都是这样的例子;前两年在国际间得了许多大奖的【归途列车】,在制作过程中也得到诸多电视台资金的支持。近年来,国内电视台也力图引进这套西方行之有效的模式,来吸纳更多独立导演与独立制片的投入。先前所举MIDA基金即是一例,广州纪录片大会也是,而今年年底中央九套将举办的提案大会,或将此一模式推向一个高潮。
      但是,电视台资金是否是独立制片公司与独立导演唯一的给养来源?在国外,我们可以看到支持独立纪录片的资源来自四面八方,除了电视台之外,还可能包括官方与民间的基金会、在线小额募款(众筹),以及影片制作完成之后的影院票房、DVD发行与网络发行。这不仅仅让独立制片与独立导演有比较丰厚的资源,也让创作者有比较从容与宽裕的创作空间。相对地,国内在这些方面还在起步阶段,这就牵涉到经济发展之后的第二方面,社会多元化。

社会多元化
      中国在奥运前后,因为经济的腾飞、国际关系的开拓以及年轻一代的成长,使得国内社会的多元发展更加明显。而作为反映社会现实之重要工具的独立纪录片,尽管面临资源不足与制作环境容易受限的难题,但在强大的社会变迁面前,这些纪录片人未曾丝毫怠忽了他们的职守。今年在台北的CCDF国际纪录片提案大会中并列最佳提案奖的两个项目为【高楼背后】、【大路朝天】,前者关注三线城市拆迁过程中所萌发的草根公民意识与固有蚁民心态之间的拉锯,后者以一条高速公路的开拓来透视自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国内投注四万亿人民币进行「第二次大跃进」底下,对基层社会所产生的冲击与影响。
      他们能够得到来自华人社会、亚洲以及西方评委们的一致关注,除了题材的切中要点之外,更在于国内这十几年来独立纪录片的发展虽然蹒跚,但也培养出在制作条件、拍摄思路与现场应对能力上足够成熟的纪录片人。他们象征着当代中国重要的多元价值结晶。
      但是社会是否给他们足够的支持?
      体制内电视台有它们自己的任务必须完成,这在国内外均然。那么,要能够真正体现社会的多元化,就要靠社会其他部门的表现与投入。国内在民间组织与基金会上面的发展,还在起步阶段,并且其限制仍多。但诸如芯公益、壹基金、阿拉善协会等等,在近年来都开始关注纪录片与公益行动的结合,这毋宁是一个好的势头。另一方面,在这种有组织的行动之外,网民的参与与支持,也透过诸多视频网站跟众筹网站而开始发挥影响力。
      但我认为,在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社会菁英的表态支持。这包括:企业家、慈善家、智库人士、学院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文化人、艺术家、知名演员或表演家等等。平时这些菁英人士的在线线下活动,除了聚会与旅游之外,多以演讲沙龙为主;但如果能够多多举办针对菁英的影片观赏与讨论沙龙,让这些握有社会资源的菁英直接从影像上来面对社会现场,以及面对独立创作者,并进行深度的对话讨论,我想不仅对于独立纪录片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鼓励,同时或许可以从这些对话讨论当中结晶出有效的后续行动,推动社会的进步。在这一点上,不论中港台,都还做得不够;而在西方,则有类似GOOD PITCH或是Participant Media这样的机制,来集合社会菁英的力量关注纪录片创作以及纪录片所揭示的社会议题,这是值得吾辈华人借镜之所在。

政治动向
      纪录片的深化与发展,跟一国家或地区的政治动向,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并且这关系比起其他文化创作的类型来说,要更加紧密。在政治形态产生关键变化之前,纪录片可以透露出人心变迁的归向,在变化之中,纪录片让我们看到现场的瞬息万变以及纵横捭阖,在变化之后,则对纪录片制作本身的质与量,都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1980年代末台湾解严,在那之前,拿着VHS家用摄影机的独立纪录片人就已经走进各种社会与政治抗议的场合,「绿色小组」允为其佼佼者;在那之后,更多的独立纪录片人涌现,而全景基金会更在社区总体营造的风潮底下,举办深入乡镇社区的工作营,推广纪录片的制作与放映。这都跟台湾政局的变迁密不可分。2000年政党轮替,在解严之后成长的新一代纪录片人崛起,他们将镜头更多地指向寻常老百姓的生活与梦想,「无米乐」、「翻滚吧男孩」、「水蜜桃阿嬷」、「不老骑士」等等,以励志、向上为主轴的纪录类型,成为这个阶段的主旋律。
      我以为,文创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说故事的能力,而纪录片,则给当代各种文创类别所需的故事原型,提供来自生活现场的素材与视角;从这个角度来看,纪录片当是一国发展软实力的核心所在。在欧美国家,纪录片尽管市场不如剧情片与电视剧,但是社会与国家对它的支持依然不遗余力。纪录片也成为西方用以观察人心与诠释世界的重要载具。相形之下,当前中国在稳定中求变迁,而这过程中,纪录片若要能够奠定其作为软实力内核的关键地位,那么不可避免地,它当要被赋予更加自由的诠释与创作空间;否则,如果纪录片动不动遭到压制,必然意味着这个国家软实力内核的薄弱,以及追求本真与真诚的能力是有根本缺陷的。
腾讯文化:CNEX在做什么?“每年10部,10年100部,给下一代太平盛世的备忘录”如何理解?
张钊维(CNEX制作总监): CNEX是当代华人社会快速发展底下的必然产物。它在一开始,就是设定要对华人社会变迁的诸多面向进行记录,立此查照。CNEX相信纪录片是重要的沟通与交流载具:让城市看见乡村、让沙漠看见海滨、让白领看见劳工、让男人看见女人、让北方看见南方、让西方看见东方……近十年来,这样的目光交会益形重要。因为,个体的学习与成长,往往跟不上整体变化的脚步,而纪录片在此刻,当可做为个体认识潮流变化、学习不同的生活与成长经验、交流彼此的喜怒哀乐、从而可以迎向新挑战的工具。
      这其中,CNEX把镜头指向华人社会内部,是认为华人社会必须经过一段把自我客体化、并进行理性审视与感性认知的过程,才有可能换来下一阶段的精神与信念升华,才能推进到现代化过程的深层核心。
      此一自我客体化,其实就是自我审视。这种审视,不仅仅是看见自己社会与生活中的真善美与假恶丑,更是要能够看到真后面的假、假后面的真,善后面的恶、恶后面的善,美后面的丑、丑后面的美。因此,这不仅仅是揽镜自照,而更要能够穿透镜面,直指心灵;去看到对方心灵当中复杂的、辩证的、跟我们原本认知不同面向。这样的思辨功夫,是我们在当下必须时时锻鍊的,也是在为下一阶段更加成熟的社会做准备。
      华人社会在最近一波的发展之后,如果要能够有进一步的成熟,其关键在于,如何认知「他者」(otherness),而不是简单地以大一统、和谐等说法来模糊差异。孔子说和而不同,重点是要先有不同才有和的需求,而不是仅仅专注在那个和上头。
      因此,CNEX想在十年之间产生100部华人社会自我审视、自我观察、自我纪录的作品,正是在告诉世人、也提醒自己,华人社会内在的多样性与差异性。有了对这多样性与差异性的认知,在当前社会变化中成长的下一代,才有可能因为对他者的认识与尊重,而谱出真正和谐的新时代奏鸣曲。
      CNEX 以“给下一代太平盛世的备忘录”为职志,致力于开拓华人纪录片产业平台,给予华人纪录片工作者技术及寻求赞助等协助,更透过CCDF提供与国际性电视台或基金直接接触的机会,为华人纪录片产业打造国际提案平台,将华人地区丰沛的纪录片创作能量,推广至其他国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