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2011-05-10 18:20:59)
标签:

蒋显斌

纪录片

华人

工作坊

sundance

cnex

文化

分类: 媒体报道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

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报导 / 王玉燕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原文链接:http://www.funscreen.com.tw/head.asp?H_No=348&period=306



今年四月中旬,日舞协会(Sundance Institute)与CNEX于北京共同举办为期三天的纪录片工作坊,此次为日舞协会首度将触角深入华人地区,纪录片项目总监Cara Mertes率资深纪录片导演Stanley Nelson、曾奕田(Arthur Dong)、及华人导演范立欣担任顾问,针对本次工作坊入选的11组提案提供建议,从前期调研、形构故事大纲、选角、剪接各个面向,引据各自的经验与观点,分享纪录片「说故事的方法」(storytelling)。

Cara Mertes
表示,「中国独立纪录片正迈入剧烈演变的阶段,过去三年,日舞协会纪录片项目尝试透过持续参访与探索,了解当前华人纪录片的发展进程。而CNEX为支持想要说出当代华人社会故事的新世代影像工作者,提供了一个讨论及资源整合的重要平台。」双方透过此次合作,希望能为华人独立纪录片工作者带来正面帮助,开创更多属于华人的原创故事,也藉此促进独立纪录片工作者凝聚为一社群,彼此间能有更充实的交流。

CNEX
2007年起,每年自当代华人社会提炼出一问题意识,订立年度主题公开征案,并参与影片制作。期望十年间,深入社会肌理,以影像爬梳社会发展的动态轨迹。十年后回首,此一庞大的纪实文艺数据库将如卷轴一般,清晰展开此间华人生活的点滴变幻。

近年,CNEX踊跃出席各大国际影展和提案场合,更于去年创办第一届「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积极扮演华人纪录片产业通往世界的门户,媒合国际买家与纪录片创作者,藉由国际合制的推行,催生影像语汇更趋饱满的华人纪录片。

此次纪录片工作坊主办方之一的日舞协会,乃由知名影星劳勃瑞福于1981年创立,三十年来在主流的电影产制渠道外,另辟蹊径,挹注了无数独立创作的心灵。而由日舞协会所举办的日舞影展,每年年初于美国犹他州盛大举行,更成了全球独立制片梦寐的舞台。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1996
年设立的纪录片项目(Documentary Film Program, DFP)已然成为日舞协会的重点项目之一,主要资助致力于探索人权、社会正义、言论自由和民权等当代社会议题的纪录片。在该项目总监Cara Mertes的引领下,透过密集的活动筹划和合作联盟,期望纪录片能够打开公众之眼,正视全球正面临的重大议题与挑战,进而打造一个益趋开放平等的社会。

日舞协会每年约投注一百万至两百万万美金奖励纪录片摄制,平均每年有一千五百至两千个提案参与角逐,再从中遴选出三十到五十个奖项不等,竞争十分激烈。1996年迄今,纪录片项目支持的片目高达500部,横跨61个国家,其中包括范立欣《归途列车》(Last Train Home, 2009)、陈为军《请投我一票》(Please Vote for Me, 2007)等四部华人纪录片。除设立纪录片基金外,日舞协会更积极筹办创意纪录片实验室、纪录片论坛、创意制片人高峰会等各式交流活动。

本次纪录片工作坊入选的提案中,广纳城乡差距、族群认同、环境保育、宗教信仰等各式题材,多数反映了少数族群、边缘他者的处境,也呼应日舞协会纪录片项目长年鼓励的拍摄议题。入选提案包括《1428》导演杜海滨新作《爱国90》,以生动细腻的方式描绘中国90后年轻一代爱国主义的展现;王杨《纺织城》走进将被拆除的老工厂,打捞隐蔽的家族记忆,重现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真实与残酷;台湾导演蔡崇隆的《对岸》则透过士农工商等不同族群,铺陈两岸人民的同与异,爱与冲突。

本期【放映头条】专访CNEX执行长蒋显斌,谈述此次与日舞协会合作带来的效应、个人对于华人纪录片圈的观察,以及亲身参与国际制片的经验。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近年全球一片「中国热」,华人议题在国际上也日趋受到瞩目,您近年亲身参与日舞影展、加拿大
Hot Docs纪录片影展、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影展等等国际影展,就您个人观察,华人纪录片的能见度较之过去是否有所提升?

 

蒋显斌(以下简称蒋):在过去十年,其实有几个电影节满看重华人纪录片题材的,比如威尼斯影展对华人议题和导演挹注了很大的支持,法国真实电影节也是,欧洲系统的电影节对于华人题材是很看重的。北美因为工业化的态势,其说故事的方式和风格可能更多受到好莱坞的影响,强调的不见得是影片的艺术性,而是戏剧性。2007年完成的《沿江而上》(Up the Yangtze)算是国际纪录片圈中颇受重视的华人题材纪录片,华裔导演张侨勇现居加拿大,该片制作方是一间加拿大公司EyeSteelFilm,合作的单位横跨欧美及亚洲,制作预算可观,后来这部片在北美、澳洲等地的票房也相当亮眼,光是北美加澳洲就突破200万美金以上的票房。

导演张侨勇毕竟不是一个在中国大陆土生土长的导演,所以他的视角可能比较是从他的个人经验出发,但无庸置疑的,在国际上奠定了大家对于中国题材的关注,摆脱了纯艺术性、或者有时候只是为了窥看阴暗角落而产生的猎奇心态,更多的,大家会觉得《沿江而上》有一定的产业意义。贾樟柯也曾拍过《东》、《无用》等纪录片,但并没有真正在票房上或产业分工上起作用,而比较是在导演个人的艺术表现上得到认可。《沿江而上》有趣的是拉动了非常多国际买家对于华人纪录片参与的兴趣,包括ITVSIndependent Television Service)、National Film Board of Canada、英国Channel 4等。

华人纪录片后面还有另一波力量,像英国的BBC也在国际上推动华人纪录片,用的方式跟张侨勇和加拿大合作的模式不太一样,张侨勇是双语双文化,导演本身有能力掌握跨文化的沟通,可以把一个华人题材转化成西方语言或是国际语言,让影片可以在国际间巡演。但BBC的作法用的是华人导演加西方剪接,像陈为军的《请投我一票》、以及和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上海纪实频道合作的《初潮》、《世界最大的中国餐厅》等华语系列,大部分用的模式是这样。

我们可以看到大家对于华人的兴趣是与日遽增,从过去比较看极端的故事,现在愈来愈关注大量人群的故事,而不是看少数人群的故事,以前关注的是中国大陆中是否有一些非常异类的少数人群的表现,但现在愈来愈关注的是一种集体行为,这种集体行为反映在经济上、反映在文化上,体现出这种生活变迁,因为数量上的巨大,这数量跟市场的产业链有一个实质上下游的关系。当我们面临全球化,很多在全世界各个地方的产业,其实它的上游或下游可能都在中国大陆,要不把中国当上游工厂,要不把中国当作未来的市场,不管是工厂或市场,大家都愈来愈需要、而且愈来愈想要去了解这么一块占全球百分之二十人口的人民到底现在都在想什么。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这次CNEXSundance合作的工作坊主要是针对说故事的方式,稍早有提到就说故事的方式而言,西方导演跟华人导演说故事的方式可能不是那么一致,像曾奕田导演在分享剪辑经验时,就是以西方「三幕剧」的结构去突出故事中的戏剧张力。那么透过这次的工作坊,您认为可以带给华人导演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蒋:Sundance的发展是从独立电影的角度出来的,相对来讲,Sundance在美国也是试图跟主流的资源和电影文化做一种抗衡,不管认为是要跟庸俗化的电影趋势相抗衡,或者是针对资源分配过度集中去进行抗衡,他们一直在美国长年努力推动独立电影的发展。在当时要能跟美国主流的系统形成抗衡,Sundance所孕育出来的方法是连结很多非主流的力量,一些在美国当时所谓体制外的力量,形成一种新的规模经济,而这种规模经济最后之所以能够达成,很重要的一点也是靠说故事的能力,能够让故事引人激赏,使得大众最后能够认可这批创造力是需要被支持的,进而争取到市场的认可。他们一路走过来的经验告诉我们,要把说故事的刀锋磨到很利,才能够跟主流的系统进行某一种博奕,不管是在戏院、电视、DVD、或所有观众的心中。

如今市场已经不一样了,主流系统也不像当年那么封闭,Sundance其实跟主流系统也会有很多的合作。相对而言,他们看到华人世界当今的情况,某种程度上会让他们察觉到很像当年他们经历过的景况:体制内、体制外泾渭分明,体制外的人有时候会觉得挺丧气的,因为资源无法分配过来,大家要不要形成一个平台去取得更多的观众、更好的机会?Sundance希望能够跟华人纪录片导演产生一个链接,对于华人纪录片圈,尤其是相对比较难取得有效资源的群体,他们会乐于提供协助,用他们的经验和资源去提携一些新导演。

在过去,市场本身没有为这些华人导演开放,导演在这方面的磨练也不够,很多时候拍了以后是比较小规模放映。相对来讲,台湾的情况还比较好一些,因为台湾过去这十年每年都有纪录片上院线,公共电视也长期在培育、在支持,所以纪录片群体跟观众之间的距离不是那么遥远,有很多不同的管道做大中小型的放映,中国大陆相对来讲还没有打开这个枢纽,所以纪录片群体很多时候跟观众是有距离的,也因此很多人在拍的时候比较是为了自己的信念而拍,不一定是为了观众而拍,他有一个坚持、他有一个信念,可能觉得能够忠于自己就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这次的工作坊有一个冲击是,当这些作品带到了Sundance的顾问面前,大家其实一方面也理解这些导演的心情,一方面又提供出一些解决的可能,如果再添加一些、再设计一些不同的故事曲线,就可以把观众的心拉进来,因此可以带来更大的影响力。导演们都很聪明,被点拨了一下,他们其实就明白这个道理,后面只是去实践、去练习,在说故事的方法上进行调整。我这次看到很多导演经此启发后,后续产生的效应很大,活动结束后还持续地跟我们讨论。当然我觉得这可能不会是一次就把大家整个就转过来,肯定后面还有一些工作要一次又一次地帮助大家去调整。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而且这些讲师会把自己过去的实战经验拿出来跟大家分享,这对大家特别地有启发,某种程度还有一种安慰,就是看到对方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为期三天的纪录片工作坊给导演们提出很多建议,工作坊结束后,还有没有规划进一步的交流,提供导演更长期的拍摄协力?

蒋:这次工作坊入围的11部作品中,我们打算针对其中几部提供后续支持,选择性地在资金或内容创作上提供奥援,拉拔一些有意深度合作的作品,以CNEX作为平台,加上Sundance的协力,往国际上的路继续推动。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2007年起,CNEX就开始透过年度主题征案,藉由相关的纪实影像作品对华人社会提出表述、扣问,过去长片组每个提案资助上限为台币四十万元,这两年CNEX则投注了更多的精力在国际合制上,意图在国际谋求更多资金,不仅拓展影片的拍摄规模,也在影片制作前期就将片子带进了国际市场。目前CNEX手边在谈国际合制的片子有哪些?也请您谈一谈国际合制的基本流程。

 

蒋:包括沈可尚《幸福定格》、王杨《纺织城》以及叶云《对看》,这三部都是去年第一届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中获选的最佳提案。另外,杜海滨的《爱国90》也是目前在洽谈国际合制的作品。

国际合制的流程第一个是我们跟导演之间要成立一个工作关系,把作为制作人、导演、执行制片(line producer)每个角色先确立下来。在面对国际上,我觉得基本上有两个不同的时程表,一是说故事的方法要怎么去磨它,另一个是怎么去卖它。比如说这次在北京,这是属于一个说故事的工作坊,今年十月下旬在台北我们会结合第二届「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另行举办一个纪录片培训工作坊,这就是比较侧重提案和故事结构的工作坊。

首先,订好整体预算后,我们就会带着这个作品在国际上寻求初期的研发资金的投入,让这个制作案有一个基础的资金,这部分一般来讲是由CNEX或跟CNEX最紧密的支持者来提供启动资金,以便进到研发、前期调查研究、以及初期的拍摄,有一些初期的视觉素材必须先取得。第二步是开始走到国际几个重要的提案场合,因为每提一次案就会有所磨练,就会知道哪里比较强、哪里比较弱,知道国际上所有跟你谈的人之中,哪些人听得懂、哪些人听不懂,听不懂的部分是什么,哪些部分最令人着迷,这每一次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从前面几个重要的提案场合就可以让这部片的形貌慢慢型塑地愈来愈清晰,导演开始就要拉出一个制作时程表,同时要思考什么时候出机?出机几次?用多长的时间进行拍摄?采取什么样的规格?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此时基本上就会兵分两路,一路是往制作上走,一路就开始往国际募款走。有一个现实面的考虑在于,纪录片如果资金面需要相对比较大,比如20万美金以上,那就很难由单一的市场去投资和回收,就会变成要跨市场去找几个不同的broadcaster一起来集资,这个集资的过程就需要时间和谈判技巧,这是制片应该做的事情,要能够联合比如说欧洲、美洲、亚洲的broadcasterBroadcaster有需要提拨资金出来挹注纪录片拍摄,他们要的可能只是当地的版权,所以导演可以运用这笔资金去创作一个所谓的电影的导演版,那个导演版可以走国际的影展,当作首轮,再剪接一个电视版给各个地方的电视台去使用。Sundance其实在这个环节里面也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启动资金的角色,它更多的是支持导演的独立创作,在乎的不是像broadcaster需求一定的电视观众,更多的是希望导演在电影创作上能够开发好的电影语言,它的投入能够帮助导演在电影版的创作得到一个很好的支撑。

当前国际的纪录片圈资金的组成有其特殊的形式,过去华人导演要能够打进这个圈子是很不容易的,因为这个圈子本身是很紧密的,他们彼此之间有很多人合作了非常多年,工作默契都已经知根知底,知道对方大概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华人在过去这个国际的产业里面并没有打进去,而且很多是属于新面孔,大家也不知道风险有多大,所以往往我们看到的都是很点状的成功,没有形成一个面状。我们一直试图要做一些事来改变现状,在台湾或在北京都举办这样的活动,让全世界对于华人纪录片题材有兴趣的投资者都来到这么一个华人的环境中,试图让这个地方成为一个面,目前我们是办完第一届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效果看起来是挺不错的。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刚您提到除了今年上半年度CNEX在北京和日舞协会共同举办的纪录片工作坊之外,下半年也会结合第二届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举办一场培训工作坊,这一大型活动的地点则是设定在台北。CNEX组织横跨两岸三地,当初将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安排在台湾的意义是什么?

 

蒋:去年办了第一届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CCDF),我们认为真的是对台湾非常重要的一个活动。全世界知名的纪录片媒体受邀到台湾,包括英国BBC、日本NHKDiscovery、国家地理频道等等,约20位国际上重量级的纪录片工作者,并且在大中华区筛选了18个华人导演来进行提案。CCDF的第一届我们特别选择在台湾举办。全世界现在都在注目华人的经济与文化崛起,都好奇且惊叹。而台湾有一个得天独厚的契机,长年以来已经创造了多元价值的社会氛围,面对华人当下的种种的价值都开放包容,这对纪录片是非常重要的氛围,不仅如此,每年都有纪录片能上院线,在香港、中国大陆看不到这样上院线看纪录片的风潮。台湾如果愿意把这个势头巩固好,可以把台湾打造成华人纪录片的文创中心。我们希望看到台湾树立起这么一个旗帜,鼓励纪录片工作者在这个多元价值充分得到共鸣与舒展的时空下持续创作。

我在欧洲的时候其实有一个感触,最大的纪录片市场是德国、英国、法国,可是每年我们聚在哪里参与纪录片的盛会?在阿姆斯特丹。每年大家都会在11月去阿姆斯特丹报到,因为那边最自由开放,对于各种不同的价值,包括大麻、红灯区他们都容忍,所以在那边每年有非常多的志工和纪录片爱好者投入其中。阿姆斯特丹纪录片影展一办办了二十多年,形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堡垒,我觉得台湾在华人界就是有这个位置。去年开始做这么一个国际性的活动,来的人对于台湾的自由开放印象非常深刻。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这几年中国大陆的纪录片市场似乎日趋蓬勃,政府也开始正视到纪录片所能发挥的效应与影响力。能否请您谈谈中国大陆现阶段纪录片产业的概况以及未来可能的走向?

 

蒋:纪录片在中国大陆其实观影人口是非常非常的多,盗版碟是一个很大的通路,网络上的视频也有非常大量的纪录片,电视上面当然很多都是属于历史、科教、军事题材的纪录片,所谓关于当代时事的纪录片在电视上相对是比较少的,而且多是Talking head为主,比较少有创意、富有戏剧张力的纪录片。范立欣的《归途列车》是一个破冰,这部片在国际上已经得到了很大的荣耀,获得阿姆斯特丹纪录片影展最佳纪录长片等多项大奖,现在在中国大陆已经取得正式放映许可,现在正在谈电影院院线放映,是不是有可能成为第一部全国院线联映的独立纪录片?其实大家都拭目以待。

全世界其实现在都瞄准中国大陆的电影市场,因为现在市场一片火红,新增的屏幕还在以非常快的速度不断扩增,所有的热钱通通往里面倒,电影业现在是属于一个非常繁荣的文创行业,纪录片当然没有在里面搅和,因为纪录片相对比较孤单、有一定的制作周期,也不是可以用大火快炒出来的东西,比如《归途列车》就足足拍了三年多才完成。以这么一种创作来讲,必须要有足够的冷静才能够产生好的作品,但最后如果能够跟市场接轨,对于未来的创作者意义是非凡的,这表示说即便时间拉得长,但最终还是有机会在这整个大饼中取得一个位置。台湾其实就让两岸三地纪录片圈的人挺羡慕的,这几年一直有国产纪录片跃上院线。

启动华人纪录片与国际的链结:CNEX执行长蒋显斌专访

 

在中国大陆订立的文化产业重点项目中,纪录片也列为其一,像是中央电视台在今年11日开播了CCTV 9,定位为24小时的纪录片频道,这其实是一个很标志性的动作,展现了中国已经认可纪录片所占有的话语权位置,认清其战略意义上的重要性,从中开始建立频道、建立资源。这是属于电视的系统,后面还有派生出一些是网站,现在网络系统也开始大量辟建纪录片频道,中国大陆的网络电视现在的影响力完全不亚于电视机,对于年轻的一代,尤其是高知识分子,发挥了很大的穿透功能,再跟所谓微博上刊载的文字讯息结合,在整个社会的穿透力量是非常强的。目前来讲,网络电视台是一个成长非常快速的新兴媒体,而这里面纪录片有很好的发展机会,因为网络电视往往要的东西是传统电视没有的,纪录片刚好可以补上这一块。电影院、电视台、网络电视这三块,希望在未来三五年之间可以看到比较大的突破。

您本身自网络起家,针对网络电视这一新兴平台,是不是也有进一步的开发计划?

 

蒋:现在我们也是想运用CNEX已经拍好的既有的东西,能够开始建立一个网络的频道,我们在谈的是新浪以及PPS,能够足步地让CNEX的频道在网络上触角愈伸愈广,希望今年下半年能够上线,触及更多的观众,让影响力得以发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