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财富堂:“不务正业”的蒋显斌

(2010-08-17 12:30:25)
标签:

纪录片

华人

投资人

cnex

蒋显斌

香港

文化

分类: 媒体报道

撰文/陈静茜

 

    蒋显斌是谁?
    此君来自台湾大户人家,外公蒋彦士为国民党“八大老”之一,曾官至“总统府”秘书长。
    可是这么一个“官三代”,不仅远离政治,而且还有点“不务正业”,自谦为“披着羊皮的狼”。他大学时读机械工程,却中途退学做起了网络科技;等到网络做得红红火火了,他又全身而退,转而玩起了并不赚钱的纪录片。
    6月末在上海见到他时,这位曾任新浪网副总裁的大男孩,正把玩着刚买到的iPad,试图帮苹果公司再多构思几个新功能。

    为梦而活

    “你的梦想是什么?”我问他。
    他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认真地说:“我记得(好莱坞叛逆男星)James Dean曾说过:‘Dream as if you’ll live forever, live as if you’ll die today.’意思是,如永生般逐梦,如末日般生活。不管做什么行业,把梦想变成现实,我想,这就是我要的人生吧。”
    15年前,蒋显斌问自己:“互联网在10年后会不会比现在更重要?如果‘是’,我就去做。”于是他创办了一个自己的网站,定名为‘北美华人资讯网’(Sinanet),是为新浪网的前身。5年前他再次问自己:“纪录片在10年后会不会比现在更重要?”他认为“是的”,于是舍弃了新浪副总裁的职位,成为了CNEX纪录片基金会的CEO。
    新浪可以说是蒋显斌养了10年的“孩子”,一下子彻底退出,会那么轻松吗?“我当时跟自己说:钱是赚不完的,人生短暂,我该去实现自己更大的梦想。”他说。
    回首1995年,有三件事情对蒋显斌意义重大。
    一是从台大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二是母亲去世;三是参与创办新浪网。他创办的Sinanet的受众起初是北美华人。初期的创业,真是苦中作乐——苦的是,常常窘困到要依靠师兄“施舍”钞票去肯德基填饱肚子;乐的是,这个雏形网站竟然大受欢迎,点击率飙升,其流量大大到甚至挤爆了斯坦福校内网的带宽。蒋显斌于是决定把网站做大。
    他的第一次融资经历说起来近乎传奇。他只花了几分钟时间,就从身穿睡衣的ISP投资人台忠和手中,拿到了创办新浪的第一桶金——3万美元。
    当时的情形至今让蒋显斌忍俊不已。台老板看了两眼策划书,问:“你们要多少钱?”蒋显斌局促不安地慢慢伸出了5个手指。台中和惊讶道:“五百万??!!”蒋显斌连忙解释,“不是,不是,5万就够了。”台中和马上转身对老婆喊了一声:“明天去给他们汇3万美金。”然后扭头对蒋显斌和他的合伙人说,“好了,你们回家吧。”
    不久后,蒋显斌又拿到了50万美元的Angle Fund(天使投资)。有了这笔钱,他拿出破釜沉舟的心态,放弃了在哈佛读建筑的机会,跟另外两个合伙人专心创业。
    在2000年初的互联网股灾之前,新浪的股价达到了59美元。然而,随着互联网泡沫破裂,新浪面临着巨大危机。为了给留下来的员工一个交代,蒋显斌玩命地工作。最终,危机渡过了,他却倒下来。
    一场严重的心脏病,把这个工作狂绑在病床上足足两个月。“我这才知道,原来人生是没办法预设的。生命是如此脆弱,有些事情说发生就发生了。像是老天在刻意给我放假,让我在这两个月里好好思考自己的人生。”
    大难不死的蒋显斌最终决定:将人生归零重新来过。

    另一段人生

    看起来敦厚温和的蒋显斌其实做了不少“出格”的事。比如,读大学时主动申请延期毕业;为了患病的母亲,疯狂学跳交谊舞;甚至还为自己改了姓……而现在他想做的是:再花10年时间,通过资助导演的方式,拍100部记录中国社会转型的纪录片。
    为什么要做纪录片?我问他。
    “纪录片,是一种绝对需要严肃阅读的影像教科书。”他说,一直以来的兴趣,使他在2004年决定拍一部记录华人经济崛起的影片。但他转念一想:为什么不成立一个实体,来持续推动纪录片的拍摄呢?
    在他看来,未来的纪录片产业有超越图书的潜力。他最近喜欢上戈尔的《不愿面对的真相》,“很多人都被这部影片吸引,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部影片其实是跟同名图书一起发售的,这充分说明好的纪录片也有超越书籍的魅力。”
    他创办的CNEX开办4年来,资助的多部影片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台湾金马奖、香港金像奖的诸多奖项,甚至抢到了原本该属于类型电影的“最佳剪辑奖”和“最佳音效奖”。
    其中一部纪录片《音乐人生》,成本不到20万港元,却在香港连续公映8个月,打破了香港纪录片的多项记录。
    由于CNEX制作的纪录片广受欢迎,内地居然有盗版商直接打电话给他们,宣布即将把CNEX制作的全部影片,配上有关影讯,制作成系列光盘。“难以想象,盗版商这么肯花时间,做出来的套碟甚至比我们发行的正版影碟都要精美。”蒋显斌笑着说。
    他说自己最大的愿望,是说服更多投资人,为中国纪录片融资。“我会自掏腰包,专门飞过去跟客户谈CNEX做的事情。”
    除了寻找投资,他还在努力推动纪录片的盈利。“如果我邀请你成为CNEX俱乐部的会员,你会愿意花一块钱看一部纪录片吗?”他很诚恳地问我,厚厚的镜片里,是一种坚定的眼神。

    忙中圆梦

    3年来,蒋显斌在CNEX不但不拿一分钱薪水,而且还把自己的家当源源不断地投进去,每年三分之二的时间,会飞到各地募款。法国的la cochelle、加拿大的Hot Docs以及国内外大大小小的电影节和纪录片交易市场都遍布他的足迹。
    在威尼斯电影节获奖的《1428》,是专门送到法国剪辑的。每一次剪辑,他总要亲自跟导演、剪辑师等团队成员一起通宵达旦地看片、磋商和讨论,直到两眼布满血丝,窗外晨光微亮。
    尽管缺乏运作资金,但蒋显斌还是越来越看好中国纪录片的发展。
    他说:“我要让投资人转变观念;原来做纪录片也可以这么有趣,原来Current affairs(当代故事)也会这么动人。这不是简单的‘钱’的堆积,这是一个‘人’的行业,电影人像不停跃动的小点,慢慢汇聚成纪录片产业的发展链条。”
    他希望,通过这些纪录片,让这一代与下一代的华人,可以用影像来理解华人面对当代课题的各种面貌,“我们每年为全球的华人以及下一代问一个问题,每个问题都有十个不同的说法;十年下来,就有100个当代华人的题库。CNEX是用纪录片的形式,描绘一部华人当代的文化史!”
    他喜欢写毛笔字,睡前看看王羲之的字帖,甚至会有“打通任督二脉”的感觉。他在谈话中会提到《论语》、提到佛教,他给CNEX设计的口号是:“给下一代的太平盛世备忘录”。
    有一段时间,蒋显斌喜欢在CNEX曾经的办公室里度过。这个办公室由北京东南四环一个巨大的仓库改建而成,有咖啡厅、小型沙龙,还有一个私人电影院。
    他说,整个办公室,他最喜欢自己搭建在二层的阳台。站在那儿,“偶尔会冒出站立在梦想之上的感觉”。
   

来源:财富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