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O2/Tea:做一个大写的人

(2010-01-06 17:43:42)
标签:

娱乐

分类: 媒体报道

O2/Tea:做一个大写的人O2/Tea:做一个大写的人



O2/Tea:做一个大写的人

O2/Tea:做一个大写的人

做一个大写的人

 

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财富与地位已经成为衡量一个人生存价值的唯一标准。但是,音乐神童黄家正(KJ)的梦想却是做一个“人”(human being),一个有意思的人。

 

我们这些成年人都应该感到惭愧,在这个17岁的少年面前。不是因为他才华卓著,在音乐上有过人的天赋,而是因为他说出了“人”的本质和作为一个“人”所要追寻的终极目标:不为上帝、不为成功、不为金钱、不为输赢,只要做一个有良知、有感情、有意思的人。他的话,在今天这个信仰缺失、精神迷惘的时代,更具有震耳发聩的意义。
 
KJ出生在香港一个富裕的医生家庭。在那个城市里,上流社会的孩子从小学习音乐是一种潮流。他和哥哥家立、妹妹家瑶一起,很小就接受了良好的音乐训练,中学更就读于香港著名的教会学校——拔萃书院。KJ相当有潜质,10岁即赴捷克参加国际大赛,并有机会与大师一起录制唱片在电台播出。如果按这条路走下去,他会非常“成功”,也许是下一个朗朗,或者李云迪,功成名就。但KJ选择了另一道路:去寻找人生的意义。
 
在众人眼里,KJ脾气暴躁、目中无人、极难相处。他很少去上课,拒绝参加钢琴考级。音乐节赛场外,老师和同学一同祷告,期望能比出好成绩,唯他一个人躲在远处,冷眼旁观;学校为音乐节获胜举行庆功聚会,他又独自徘徊在人群之外,特立独行。拔萃书院的口号,是“音乐皇国,舍我其谁”,是“do the best”,但KJ明确宣称:“拔萃精神非我所要,这是建基于比赛之上的,大家太想赢音乐节,这种心态超过追求音乐的心。我想要的,是大家追寻音乐,宣告我们在演奏,不理胜负。”于是他带领一个中学生乐团参加比赛,故意选择一个超时2分钟的曲子,大家都在心底里捏一把汗,他却说:“我故意超时,选别人不会选的曲,因为我不需要用赢来证明自己,我比他们好十倍!取消资格好了,我已赢过,锦旗都拿去擦屁股。我选此曲是因为我们会获益良多,并非要在比赛中胜出。我为音乐而音乐,并非为比赛。我要教育香港弦乐界,何谓室内乐!”
 
这话从一个17岁的少年口中说出,何其“狂妄”!因为黄家正所追寻的东西,已经远远超出了寻常人的理解。电影开始,这个音乐神童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不是要演出一场赚几百万,这没有意义,我要坚持我读音乐的原因,我要用音乐指引我的人生。”事实上,从5岁接触钢琴开始,这一思考就未曾停止,而在12年的学琴生涯里,他通过不断地思考,完成了三次重要的思想跨越。
 
第一,摆脱胜负。KJ的父亲是个固执、好胜的人,如同大多数父母一样,他希望看到孩子在比赛中获胜。儿子每次比赛,他总是比KJ本人还要紧张。对于他,让孩子练琴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赢”,他不能容忍一个10岁时已经光芒四射的音乐神童,后来竟然不参加任何比赛和考试。父亲的态度对KJ产生了巨大影响,让他一度非常憎恨音乐,足足迷失了两年。但终于有一天,他摆脱了父亲的阴影,并且用自己的思考教导妹妹:“要明天不怯场就紧记,你是为自己而演奏,也许这是你最后一次拉琴,你的最后一次是不会去和别人比较的,如果仍想去比较,你就不是人。你是木头,没反应,没感情!”
 
第二,跨越宗教。KJ的老师罗乃新是香港著名音乐人,善于用各种方法启迪学生。她将音乐看得极为神圣,认为演奏即是在荣耀神的光辉,她觉得音乐家要贡献社会,这样死后便会受人怀念。但KJ虽然就读于教会学校,但对宗教却有着自己的看法。在facebook的“宗教”一栏里,他填着:“追寻真理”。真理,是超越上帝的存在,找到与否并不重要,寻找本身就是一种经验与成长。在KJ看来,世人如果都懂音乐,就不会有战争。
 
第三,超脱名利。拔萃书院是官商子弟云集的贵族学校,目标是将学生塑造成出类拔萃的社会栋梁之才。KJ的同学塞缪尔、安德鲁都是这样的好孩子,他们是虔诚的教徒,积极向上,谦逊有礼,人生目标是做一个出色的企业家或社会领袖,体会非凡的成功感。但可惜,人世间的一切名利,对于KJ已经失去吸引力,他尖锐地质疑:“演奏家这个词太笼统,每月一两场还是十场,频繁出国演出又意义何在?”他毫不留情地向身为音乐部首长的塞缪尔指出:“要先做一个人,才能做一个优秀的中提琴手”,“我们虽然是朋友,但我们的道不同,你的道是神,我的道是人”。
 
KJ对于“人”的价值的追寻,在父母离异这件事上表现地最为明显。这是一段极有意思的对话:
导演:你们为何搬家?
KJ:你问我?因为父母离婚。
导演:为何离婚?
KJ:你要我说?因为父亲有第三者。
导演:你有何看法?
KJ:你要我讲看法?这是我一生学得最多的经验:不论医生还是音乐家,背叛妻子,不尊重亲人,推卸责任,都是不对的。这一切告诉我,他(指父亲)没有人性。
多么精辟且深刻的回答!在这个社会上有那么多女性甘愿为物质享受出卖身体与尊严,有那么多男人以金钱和权势炫耀于人,且占有更多女性的时候,黄家正的回答尤如一把匕首刺中了时代最黑暗的角落。所有贪婪的男女都将为此羞愧地低下头去,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个人最宝贵的东西——人性!
 
也许黄家正是不快乐的,他从7岁起已经开始直面死亡的这个命题:“我虽家境不错,爸爸疼我,但人不过一死,何不早做了断?”;10岁的时候,面对镜头,他突然悲从中来,放声痛哭:“我有音乐,我很快乐,但世上很多人不快乐。这个世界不完美,不公平,怎么办?”;17岁,他仍然在思考:“为何手指会弹琴?为何我会说话?有亚当夏娃吗?如果无神,音乐可否用科学解释?如果有神,那为何世界不公平?”
 
但从另一角度看,KJ是快乐的,因为他正在用自己的思考和音乐,教会世人在这个人性沉沦的时代,如何做一个“大写的人”。
(部分文字内容。其它请点击图片,打开原图阅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