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汇报:不停拍终于扬威 香港导演用纪录片燃亮生命

(2010-01-04 17:06:51)
标签:

纪录片

扬威

音乐人生

金马奖

张经纬

香港

娱乐

分类: 媒体报道

文汇报:不停拍终于扬威 <wbr>香港导演用纪录片燃亮生命

文匯報
C04   副刊專題
2009-12-19

 


不停拍 終於揚威 香港導演用紀錄片燃亮生命 


  
 紀錄片《音樂人生》奪得今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最佳剪輯和最佳音效三個獎項,導演張經緯瞬間躥紅,成了香港電影界之光,讓大家意識到,原來香港還有人在拍紀錄片。他接受訪問時坦言得獎前後心情並無起伏不定,能夠說出他的心聲的一句話,亦是頒獎禮上台灣導演侯孝賢的一句訓勉:「不停地拍。」
 且聽得獎導演張經緯拍紀錄片歷程的分享吧。
文、攝:林意生 部分圖片由CNEX提供
 張經緯連奪金馬獎三個獎項,風頭一時無兩,採訪當日他已接受了4間傳媒機構訪問,最長的一個是來自上海的電話訪問,他說足足談了3個小時。眼前的導演一派斯文,隱然透出多年來的音樂修養,由原本在樂團裡拉大提琴,到26歲時轉而在紐約進修電影,轉折甚具戲劇性,而這次奪獎紀錄片《音樂人生》亦同樣令人眼前一亮,內裡記錄音樂天才黃家正由11歲至17歲的生活點滴,包括年紀小小的黃家正對人生的理解。對張經緯而言,這部作品由奪獎至正式上院線,是紀錄片的一個重要契機。
紀錄片贏獎是契機
 他自言原本只懂全力投入紀錄片拍攝工作,但《音樂人生》獲戲院正式上映後,他又希望讓更多人認識這齣片,所以不抗拒接受訪問。「我半年前發夢也想不到這紀錄片能夠正式上院線,甚至是贏得金馬獎三個獎項。」
 不過到了1日7場的正式放映,情況就跟原先的特別放映形式有很大不同。「這部紀錄片早已回了本,累積票房有65萬,超過9成入座率甚至滿座,我亦取得了個人名譽,對我來說已經是贏了,只是不想到了正式放映時入座率的情況慘不忍睹。紀錄片到了這個階段,與劇情片在金馬獎裡競爭獎項並得獎,市場上把它推向與劇情片同一地位,拍紀錄片的人士氣高漲,如果在港正式上映反應不佳,會影響拍紀錄片的人,影響士氣。我當然不會跟《哈利波特》、《葉問》那些大片的入坐率作比較,但也不要太難看囉。」
 畢竟紀錄片像劇情片般正式放映,這樣的情況在香港很罕見。「在台灣,放映紀錄片不是甚麼新鮮事,香港以往有不少藝術片╱獨立電影產生,但不少在正式公映時被刪減場次。香港人常把『電影工業』掛在口邊,能否容納新品種出現或另一種看法呢?所以這次我努力做好自己本份,希望能做到紀錄片的一個指標性,面向市場,做到正式公映。」
 出席分享講座、參與工作坊等,都不是他最想做的事。「我還是想專注拍片,趁還可拍紀錄片時就盡力去拍。我在紀錄片裡得到很多拍攝經驗,甚至助我攀上高峰,我希望能替紀錄片做點事情,多拍些紀錄片,不會空想空談。」
考慮實況認真地拍
 他對拍攝紀錄片的工作,態度認真,絕不馬虎。「不要猜度觀眾怎樣想,觀眾入場看戲的原因可能很單純,反而是製作人那邊,不少人未開拍便有『只是拍紀錄片而已』、『拍紀錄片可以放軟手腳去拍』等念頭,但我不會這樣想,這次金馬獎結果帶出一個訊息:不論是劇情片還是紀錄片,都會一視同仁地看待。從正面角度來看,是鼓勵紀錄片,從另一角度來看,這也是一項挑戰。這令我去思考如何把紀錄片做得更好。」
 在香港拍電影固然有難度,拍紀錄片似乎是難上加難,但張經緯認為紀錄片仍有生存空間,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樣艱難。「我從不『貼錢』拍片,畢業後到現在都是這樣。當面對預算很低的計劃時,你要想辦法解決,我以前在紐約曾為朝日新聞拍廣告,因為預算很低,當然不能用菲林去拍,於是我用簡單的方法如幻燈片和動畫去做,這就不用crew(一組人),可以自己完成,甚至從中賺點錢。我愛拍電影這個職業,想一輩子去做的話,我不可能『貼錢』去做,否則那就是興趣而不是職業。」
 他坦言家人的支持很重要,但最重要是知道自己想要做的是甚麼。「現在我已40歲,幸好我在一個自由的環境下長大,得到父母以至妻子的支持。當然,要在理想和物質之間作出平衡,打個比喻,當你要供幾層樓時,即使不喜歡做的project也要接,但若你有個地方住便已足夠,你便有權不做一些自己不喜歡做的project。去等一個好的project,就像我所拍的《音樂人生》那樣,中間等了6年。我有等的本事,是因為我平衡了生活上的需要。」他說這讓他很放心投入工作,現時正同時進行幾個紀錄片計劃。
認清理想走出困境
 面對困難,張經緯說先要弄清楚自己想做的是甚麼。「做任何事情都可能很困難,人們習慣追求穩定,這是人性使然,人有惰性,這是需要克服的。面對困難,視乎你有沒有passion(熱情),要很誠實地問自己是否真的想拍這題材,要了解自己是否喜歡電影本質,有些人只是喜歡坐導演椅或贏得獎項的感覺。當你正在做一件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時,你自然會快樂。」
 即使由音樂轉到拍攝紀錄片,他從不後悔。「我的思考方法,好比搭巴士那樣,坐在巴士的右邊,你看到右邊車窗的風景,但左邊的就會看不清楚,反之亦然,你不可能同時坐兩邊。最重要是享受及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學音樂時很用心地練習,這是意志磨練,對我後來在電影工作時要耐心地剪接很有幫助。」
沒有絕對客觀 也沒有完成
 拍過多部紀錄片的張經緯,認為紀錄片沒有絕對客觀。「選擇在哪個地方和甚麼時候去拍,要拍多長,剪接時保留哪個部分等,每個選擇背後都有一個決定存在,所以絕對真實是不存在。關鍵不在於拍下來與沒有拍的東西,而是導演見證了這麼多東西,然後思考所拍下來的如何盡量真實地跟觀眾溝通。」
 對於電影本質,他十分認同伊朗導演Abbas Kiarostami說電影是unfinished(未完成)的說法。「即使是final cut也是unfinished,因為觀眾帶自己的情緒和經驗去看戲,在他們腦中起了反應而完成過程,腦海裡的完成品才是真真正正的cinema。」
 他說觀眾能感受多少是無法控制的,只希望大家能思考電影裡表達的訊息。「我只是通過電影畫面的提示,一個unfinished cinema,然後讓觀眾在內心追尋和反思,他們不用走出外面去找電影角色是誰,拍紀錄片不是要變成人肉搜尋器。我所拍的只是提示,還要加上你的人生經驗,去完成這部電影。」
 大家慢慢思考張經緯的一番肺腑之言,也許你會發現,紀錄片還有很多發揮的空間。
CNEX簡介:
 CNEX是由「華人新世代」的英文 Chinese Next 組合而成,一個由兩岸三地熱愛中華文化的專業人士組成的民間組織,致力於全球華人紀實文藝的開發合作與交流推廣,提供平台幫助更多專業人士以影音和文字的形式留下華人社會發展的生態軌跡。
網址:
www.cnex.org.hk

少女導演 決行藝術不歸路 


  
 透過CNEX約導演張經緯作訪問,當中必然要聯絡推廣紀錄片的CNEX香港基金會市場行銷陳惠儀(Nicole)。其實她亦是年輕的紀錄片導演,與張經緯亦有淵源,不單止在拍攝上得到張導的指導,亦因他的介紹,陳惠儀得以進入CNEX工作。
 她喜歡拍紀錄片,源於中學時所做的功課,拍了班裡很要好而關係曖昧的同學而成《Gay的疑惑》,其後得到CNEX支持,拍了紀錄片《區議員》。現時在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讀書的她,負責處理CNEX香港基金會的事務,包括《音樂人生》的推廣宣傳工作。決定休學一年,她仍覺得值得。「獨自去拍紀錄片,力量不夠大,現在有CNEX這組織去辦,所以加入成為一分子,希望推動紀錄片文化。」
 與拍攝劇情片比較,陳惠儀說拍紀錄片的門檻相對較低。「自己年紀尚輕,人生閱歷未必豐富,要寫劇本去感動人比較難,但拍紀錄片主要是找一個動人以情的事,對我來說,相對較易掌握。」當然,由起初揀選題材,在一大群對象中選取適合拍攝紀錄片的對象,拍後再作剪接等後期製作,她直言最耗時間的是前期準備和後期功夫,拍攝花的時間則相對較短。
 攝入鏡頭的影像,陳惠儀認為必定出於好奇心,與對象相處一段時間,感受當中的感覺和找尋拍攝角度。「在拍攝期間尋找自己關心事情和當中的答案,或發掘新看法,可說是一個學習的過程。」
 所拍的題材不單是自己熟悉的事物,也可以是對拍攝的事物有深刻感覺,她說她所選的紀錄對象,或多或少反映自己的處境和心態,如作品《區議員》裡的被訪者呈現了她所面對的情況。「反映一個人對理想與現實掙扎的狀況,我是在想應否繼續拍紀錄片的情況下而拍這紀錄片,我的切入點是把自己對理想的疑惑,跟區議員追求理想作比較。我在04年接觸主角時,他已是有十年經驗的社工,但他決定投身政界選區議會,吸引我為此而拍紀錄片。」
 紀錄片,從無到有,陳惠儀始終認為有一點是很重要的,那就是對事物有一份關注和個人感受。「若不能感動自己,又怎能感動觀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