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瓦刀-
瓦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985
  • 关注人气:1,5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新锐诗刊“特别推荐”第183期

(2012-12-27 01:52:39)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存谢

[转载]新锐诗刊“特别推荐”第183期

编者按:特别推荐主要推出风格已经成型的诗人,本期推出3人,显示当代新诗风度与气象。

 

作者     张洁  梦石  瓦刀  (排名不分先后) 

 

本期组稿编辑:邱也也

 

 http://blog.sina.com.cn/routishidaideziweiyishu 

 

 

    张  

[转载]新锐诗刊“特别推荐”第183期

 《别甬江》

 

一低,再低

江苇之上,有我视线不愿越过的事物

 

岸是旧的,路是新的

新的挤着旧的

甬江之水滔滔东进,旧的领着新的

 

露重秋晨

新掉下的一片叶子,不动声色地轻抿嘴唇

捡起它

仿佛是我余生唯一重要的事情

 

推到一些墙,另一些

必定会长出来

法王禅寺,或其他的庙宇

如江畔莲花,拥有不败的生命

 

◆《幽兰》

 

放弃,就是跳下去

回到空谷,就像青蛙回到深井

以孤芳自赏的姿势

打坐曾经

 

马在反刍,蝴蝶在交配

你说过的一面,阳光路过,恰好照亮机翼

天蓝得如同沙尘,迷人眼睛

 

而另一面,你不可能提起

雾霭中,隐秘把盖子推开,轻轻呵气

石兄风雅,琴音滑下叶尖,点点滴滴

 

《雾之歌》

 

雪是诗,明亮的哀伤

含笑收割眼泪

 

雾是第三界,非黑非白,非昼非夜

未及装上双目的鬼魅

窗帘后扁平的幽灵

 

狗吠。撕咬。

麻袋的厚度刚刚合适,命运的船只

它们将出现在遥远的集市

 

绞索,或者仅被称为绳子。昏沉中

又一个人交出意志。雾

并不是我将要捕捉的爱情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jessie662010

 

    梦  

[转载]新锐诗刊“特别推荐”第183期

他乡的大雪

 

我带着亲爱的我,已投身它乡的一场大雪

除了风和寂静,没有人相信

这个冬天我是多么的幸运

我已置身低矮的灌木,将尘世的欲望封闭于枝头

你应该为我庆幸,它乡人

因为我迷恋,这辽阔的覆盖和世界的隔离

来到这里之前,我满身世俗的灰尘

呼吸里染着霓虹的腥味

我渴望一次净身,来修正我体内的迷离和凌乱

就让雪,渗进我变形的毛孔吧!

我愿意接受它冰凉的尖锐,冷酷的渗透

这样,我会重新获得一个缺口

像透过无梦的落雪,面见一条春天的小路

 

◆ 山中

 

为了不停,不停地向你靠近

我决定沿着小径,在居住过闪电的山中找你

秋天不去,大雪不来

我迷恋的山色有着木质的香气

像倒立在诹坊湖对岸樱花树的投影

向湛蓝的天空,问着一个女人的张开和合拢

亲爱,你和春天到底去了哪里?

我正在打开自己

打开这座山中与你有关的秘密

风吹来了,它搀扶着记忆

摇摇晃晃,走进了我的眼睛

我再次决定逆流而上,在记忆的裂纹里

去抵达我曾经走失的岔道,小木屋

和被晨曦反复吟唱的露珠

因为那里,曾挽留过你指尖上震颤的浪花

和雨水来临之前我隐没于湖底的封闭

 

一个冬日的下午

 

乘着夜色还未醒来
我的清醒尚未屈服于睡眠之前
我必须,把一些白天的片段
残骸,有着新鲜味的遭遇
秘密的打开,放大,修复,直至还原
这完成的过程,它带给我的窃喜
绝不小于被爱情劫持的那个下午
那个下午,我是身居酒吧
我关闭了身体,关闭了身体里的一些欲望
我拒绝美酒,也拒绝诱惑
拒绝与水分相关的一切食物
亲爱,不要惊讶!
其实,这与嗜好无关,与信仰无关
因为我有坚信,我体内的水分
在你到来之前能够完成,与时间的对峙
亲爱,我接受音乐,接受它的抚摸
它的缓慢,和持续向我的渗透与侵略
我必须感谢,这无形的并附有幻术的精灵
居然能让一个渴望安慰的人
变得比窗外的阳光还要轻盈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feiyutage

 

    瓦  

[转载]新锐诗刊“特别推荐”第183期

◆ 在异冬

 

站在桥上看冬天

就看到一条表面光鲜

内心长满皱纹的鱼

浑浊的时光里,结满冰霜的鳍

摆动出风,雨和乌云

 

石头是它最冷酷的意象

拒绝抱团

拒绝阳光照射的左岸

拒绝一只手掌的厚度与温度

我突然为自己

成为这寒冬的异类,感到难堪

 

片段

 

奄奄一息的鱼,紧贴

玻璃缸壁,试图在污浊的水底

探出另外一条生路

乍开的两腮,像鸟的翅膀

随时可能  带它飞出

一缸死水

 

它不相信天堂之美

即使被生活的沉滓呛得喘不开气

水面,接近光线的地方

一条鱼,鳞光闪闪

游来游去

 

谷子的心事

 

一棵谷子害怕与人类为伍

拒绝失去灵魂的人

站在它的左侧,让自己

变得庸俗不堪

 

它等待一只鸟儿的光临

它们相偎相依

它们互为偏旁

一起喊出,向善的底音

 

在冬季,做一个蹩脚的猎人

 

既然严冬缺少诗意
就把灵魂装进体内
趁月黑风高,抄小道
逃离,昏昏欲睡的城门
扮成一名流浪猎人,不错
人迹罕至处,挖坑、支网、撒饵
诱捕夜色,和迷失的寒鸦

避开狼群,狼性凶残
不能一枪毙命,就放任自由
不与狐狸为伍,狐假虎威
它一直很跩,傲视山林
无视我手中生锈的猎枪
用目光,扶住一只断腿的羚羊
送别,失血的马匹

做一个蹩脚的猎人
对着夜空的眉心,练习瞄准
当流星擦过天际
一声枪响,一束微光
倒在 地平线上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lzhzhrd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