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瓦刀-
瓦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571
  • 关注人气:1,5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谢】庸国庸众:幻想能抄袭一些幸福生活

(2012-05-02 14:22:12)
标签:

杂谈

分类: 转载存谢

                庸国庸众:幻想能抄袭一些幸福生活
               ——浅读瓦刀《假如生活可以抄袭》

                                                  作者:柏相

 

  幸福是一种持续时间较长的对生活的满足和感到生活有巨大乐趣并自然而然地希望持续久远的愉快心情。
  现在,幸福最起码有两种意思:一是使人心情舒畅的境遇和生活,一是指生活、境遇等称心如意。《新唐书·李蔚等传赞》中说:至宪宗世,遂迎佛骨於凤翔,内之宫中。韩愈指言其弊,帝怒,窜愈濒死,宪亦弗获天年。幸福而祸,无亦左乎!” 清代魏源《默觚下·治篇》中说:不幸福,斯无祸;不患得,斯无失。可见幸福最初是一个复合词,本义是期望得福的意思。
  中西哲学家对幸福有不同的意见,有的主张精神的快乐为幸福;有的主张个人的快乐为幸福;有的主张全体的快乐为幸福。无论怎样,无论个体或群体,人们对幸福的追求是自觉自愿和无可厚非的,虽然也是永无止境的。
  一般人说到幸福,必然联系到生活。
  生活指为生存发展而进行各种活动,这个为生存发展而进行的各种活动,既有个体进行的活动,也有群体进行的活动。生活,既包括生存、活着,也包括生活境况、生计,还包括为生存发展而进行各种活动的体验和个人或群体衣食住行等方面的情况。生活既指生存、活着,也指生长,还指活儿、工作或生活费用。
  宋朝诗人杨万里在其《春晓》一诗中有此两句:一年生活是三春,二月春光尽十分” ,可见生活一词也可当做美事或美好时光理解。唐代诗人杜牧 在其《祭城隍神祈雨文》之二中说:疽抉其根矣,苗去其秀矣,不侵不蠧,生活自如” ,可见生活也有生长的意思。《后汉书·朱浮传》中有句云:上下燋心,相望救护,仰希陛下生活之恩” ;唐代李方郁《修中岳庙记》中也有这么一句:公既至理事,先以恤民为寄,生活瘗死。” 可见,生活也有使活命恤养活人的意思。

        诗者瓦刀在其诗歌《假如生活可以抄袭》中提到的幸福,包括幸福生活,在我读来,以上这些意思也许都包融,但生活这一诗中抽象意象,主要应该是生存或活着的意思;而幸福这一诗中词语,主要应该是指生活、境遇等称心如意,当然也主要是指个体的满足、乐趣和愉快心情。

  诗者瓦刀,我读他的诗读得不多,对这个人也不大了解。但他的这首《假如生活可以抄袭》闯入我的阅读视野,却使我非常悲哀。我当然不是悲哀他,而是悲哀他诗中塑造的形象
  在瓦刀的笔下,每天醒来已习惯把昨天的生活原封不动地抄袭到今天。每一天,似乎很忙,忙得在不知不觉中紧张而完整地过完每一天时,觉得这么快就抄完了。在天空暗下去的时候,漠然地只抬头望一眼,然后就很快开始结束一天的忙碌程序化的日子,她感到厌烦;起床、洗刷、早餐、上班、上网、下班、回家。包括每天,上下楼遇见的几张老脸,也一成不变觉得,自己所领取和打理的光阴是死水一样的
  于是,她幻想——能抄袭一些幸福生活
  首先,幻想为生活抄袭一个觥筹交错的宴会,她甚至想好了感动人心的祝酒辞,感受一下呼朋引伴,一饮而尽的淋漓;让那些看不起她的臭男人们,瞬间拜倒在她的榴花裙下,饱尝一回众星捧月、众目追随的眩晕 
  其次,幻想抄袭一大段一帘幽梦,在一个月黑风高或风雨交加之夜,一边嘬饮鼓胀的豪情一边喊疼还幻想再抄袭一场万人瞩目的大会,她端坐主席台中央,郑重其事地讲三点意见
体会一次掌声雷动。居高临下的喜悦。
  最后,甚至幻想抄袭一串激情四射,色彩缤纷的生命密码,藏在靠近心脏的部位;解读一个个幸福的生活体验,浑浑噩噩的日子,从此远离。
  幻想抄袭觥筹交错宴会流光溢彩舞会,这让我想起了莫泊桑笔下的马蒂尔德;幻想抄袭一帘幽梦,这让我想起了央视一部名叫《渴望激情》的电视剧和刀郎的一首歌《冲动的惩罚》;幻想抄袭一场万人瞩目的大会,这让我想起了《红与黑》中的主人公于连;幻想抄袭一串激情四射色彩缤纷的生命密码,这让我想起了一部好莱坞大片《阿凡达》。
  虽然最后,当然是一切落空:再次望一眼天空,群星璀璨;断然删除索然无味的一天,走向黑夜指定的位置。但是,这个瓦刀笔下的诗性女性形象,犹如一枚巨大的芒刺甚至铁钉,穿透了我胸骨,几乎要穿透我的心脏,近乎让我窒息。
  这个,绝不是一个当下时代的女性的典型,而是整个当下时代庸国庸众的一张画像。这首诗,犹如一杆疾飞亚洲东部的时光之矛,不仅穿透了众多的小我大我的胸骨,也穿透了古今中外许多个体和群体的心脏。它就像上帝之手,亦或菩萨左手的尘拂,只轻轻或不经意的一揭或一挥,就让许多魂魄无处遁形。

        当下的时代,有人抄袭诗歌,有人抄袭小说,并且还大言不惭振振有辞甚至媚态可掬傲骨十足;也有人抄袭舞会宴会,抄袭一帘幽梦,抄袭端坐主席台中央体会掌声雷动,并且还一脸天真庄严肃穆甚至信誓旦旦口口声声说是为国为民。

  抄袭文字,可耻但也许并不可恨;抄袭舞会宴会一帘幽梦,包括抄袭万人瞩目的大会,虽然可叹可悲,但也许也并不真正令人痛心。
  可是,有人竟然抄袭造假,造假食品、假投标、假公开、假作家、假制度、假民意……并且似乎到了肆无忌惮空前绝后的境地,这让国人,情何以堪,志何以存,希望何以在……
  其实,这些抄袭和这些造假,还不是当时当下时代最令人可忧的最糟境地。
  有人竟然公然藐视民族精粹和民族传统文化精神元素,主张全盘抄袭外民族的文化和制度以改良当时当下今日之中国,并津津乐道大言不惭奔走疾呼奋笔疾书……这难道不是欺负我们中国老百姓不识数吗?这难道不是公然的愚夫莽汉族奸民贼吗?这难道不是中华民族之足羞与耻辱吗?
  难不成我们全体中国人,竟然全都要数宗忘典,仿效昔日紫禁之太监,全部自宫于世界民族之林方才显得忠信、干净、进步、大度和彻底与世界同步同规同轨吗?
  庸国庸众:幻想能抄袭一些幸福生活,包括幸福之制度和幸福之文化,甚至幸福之传统,真是可耻、可恨、可叹、可悲、可怜啊!!!

        清代文章学家陶曾佑先生曾在《论文学之势力及其关系》一文中论及文学的使命时指出:用之於善,则足以正俗扶风,造於百年之幸福,而涵养性质,培植人格,增益智识,孕育舆论,尤其小焉者也。

  我为诗者瓦刀的这首涵养性质”“培植人格”“增益智识”“孕育舆论的诗叫好!
  诗者瓦刀,在这首诗的结尾处说:假如生活可以抄袭,生命现象生活方式,日渐多元的社会,必将绽放奇异之花。但瓦刀这首诗末尾预言的这朵奇异之花,在我读来,并不是特别之花,只是奇怪之花,而且似乎也只是毁灭之花沉沦之花,并且,这抄袭之花终将零落满地,必将堕入这个破碎星球的幸福生活之浊沟污渠。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a9622e0100zpir.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致海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致海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