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傳說一種》(小小說)

(2015-07-14 23:24:26)
标签:

墨镜

太师椅

奶奶

男人

右眼

分类: 小说原创

《傳說一種》(小小說)

《傳說一種》(小小說)

 

传说一种(小小说)

●墨村

  
  故事开始的那天早晨,太阳刚刚露脸,斜刺里突兀涌来一团黑云,哐哧,吞食了睡眼惺松的太阳。雄立于一堵断墙之上的一只菜花大公鸡,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幕,吓得一个侧歪,打鸣声便卡在了嗓眼里。公鸡慌乱地一扇翅膀,一摊腥膻的鸡粪随着几片羽毛,摔落在了当院里。盘腿端坐在堂屋太师椅上的七奶奶,突然想起多年前做过的一个梦,这一切与梦中的场景惊人相似,接下来一个男人虚幻的脸就要出现了。七奶奶身子明显一抖,她知道该来的终究要来了。
  一辆黑色的轿车悄声驶入七奶奶的视线,车门洞开,钻出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径直向七奶奶走来。不及男人适应小屋的黑暗,几个字便从七奶奶干瘪的嘴唇里飞了出来,就像一声无奈的叹息:“我已等你多时了。”男人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急伸手扶了扶惊歪了的墨镜。七奶奶说:“今儿没法看。”男人讪笑:“求您了,我慕名而来,走了几百里的路!”
  一缕儿干枯的白发跳上七奶奶右脸跃跃欲试。七奶奶轻抬枯手,将那缕儿急燥的白发安抚耳后。男人掐着腰,轻咳一声:“我重点只讲三点,一、北京上海的大医院都查不出我的病,因此,您治好治不好,我不埋怨,希望您端正思想,放下包袱,轻装上阵;二、您医术高明,听说剜出沙粒就行了,所以,我相信您就是我的大救星!三、钱不是问题,我是个商人,治好了,您只用说个数,我的钱就是您的了。”
  男人摘下墨镜,他的右眼白多黑少。男人说,我右眼里长了一块芝麻大的瘀肉,硌得眼疼。医生把瘀肉割了,没几天,它又长出来了,再割,再长,韭菜样,割一茬,长一茬,总也割不完。
  七奶奶本想重复刚说的话,吞了太阳的黑云却扑哧把太阳屙出来了。唰,屋里屋外一片光亮。七奶奶一声叹息,下了太师椅,“天意啊,请跟我来。”一把纺花的锭钎不知何时已攥牢在七奶奶鸡爪样的右手里。
  七奶奶走进了明晃晃的院子里,男人紧随其后。已升有两竿高的太阳光芒四射,劫后余生般将七奶奶和男人紧拥入怀,拼命亲吻。七奶奶一阵晕眩。男人锃亮的皮鞋踏上一摊鸡粪,他打了个趔趄。七奶奶面无表情:“我知道你是个官人。”男人惊异地张大了嘴巴。七奶奶说:“你那个眼罩嘛,就别戴了,迎着日头,站着别动。”男人取了墨镜,面对太阳,倒背双手,挺胸凸肚。七奶奶又是一声叹息:“放了手,会一身轻松。”
  粘稠的阳光扑了男人一身,将一柱浓密的黑影,投射在脏兮兮的地面上。七奶奶手握锭钎,在黑影的轮廓上很快画出了肥头大耳,身干四躯,描上了眼睛鼻子和嘴巴。七奶奶照准黑影的右眼,噗,插下了手中的锭钎,一下一下往土里剜。还是不见一粒沙。七奶奶握紧锭钎,嘴里念念有词。突然,咯吱一声,锭钎上挑出一枚铜钱,吓了七奶奶一跳。七奶奶凝视着锈蚀斑驳的铜钱,慢语轻声:“唔,你藏有大笔来历不明的东西。”男人轻颤了一下。七奶奶说,“这东西你不能碰。”
  咦!男人嘀溜转身,兴奋接连眨动右眼:“太神了,我的眼不疼了!”
  七奶奶耷拉下眼皮:“那东西你不能碰,要不,七七四十九天,你好了的右眼就会瞎了。”
  男人说,哦,你接下来还会说破财免灾!说吧。你要多少?
  七奶奶声音细若游丝,十块不多,五块不少,随意吧。
  咦?男人从口袋里抽出一叠钱,这是一千,你收好了。
  七奶奶表情木然。男人钻进车里,黑色轿车噗地放了一声响屁,裹着一团烟尘消失了。七奶奶从腾起的烟尘里看到了一幅画面,脸一下白了。
  许多天以后,家家的电视里相继播送着一条新闻:今日凌晨七时左右,涅阳高速西南乡境内,发生一起离奇车祸,一辆高速行驶的黑色轿车,突然撞向二米高的护栏侧翻,车内飘洒出大量百元人民币,散落一地。一块被撞碎的前挡风玻璃,深深刺入了开车男子的右眼。目前,伤者生命垂危,已送入医院抢救,其身份有待进一步查证……七奶奶掐指一算,陡然出了一身虚汗,水淋淋瘫在了太师椅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