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奇門寶鑑【南京圖書館版】5

(2010-03-30 20:31:14)
标签:

典籍

文化

分类: 道教

杜門所主

杜門宜捕盜、剪凶、決獄、隱形、填塞溝壑,餘俱不宜。

 

景門所主

景門宜上書、獻策、求俊、招賢、謁貴、拜職、遣使、行誅、突陣、破圍等事,餘俱不宜。

死門所主

 

死門宜決刑、斷獄、弔喪、埋葬、捕獵等事,餘俱不宜。

驚門所主

驚門宜掩捕、盜賊、恐惑、敵眾、博戲等事,餘俱不宜。

右八門所主,最忌迫、制,吉門有氣益吉,無氣減吉,凶門有氣益凶,無氣減凶。

 

三奇喜怒

乙奇者,日奇也。到震為「白兔遊宮」,造作謁見出行皆吉。到巽為「玉兔乘風」,百事吉。到離為「白兔當陽」,宜作顯揚,煅藥煉丹,百事宜良。到坤為「玉兔暗目」,亦名「入墓」。若上官、遠行、市賈、遷移、修作,用之立見灾殃。到兌受制,到乾受傷,事多不利。到坎為「玉兔飲泉」,到艮為「玉兔步青雲」。皆利。

 

丙奇者,月奇也。到震為「月入雷門」,架柱修營,永逢吉慶。到巽為「火行風起」,龍神助威,事皆宜利。到離為「帝旺之鄉」,但除子午二直符時,不可急用,其他寅申辰戌,用之俱良。到坤為「子居母腹」吉。到兌為「鳳凰折翅」。到乾為「光明不全」,又名入墓凶。到艮為「鳳入丹山」,又艮為鬼戶、不吉。到坎為「火入水池」凶。

 

丁奇者,星奇也。三奇之中,星奇最靈。到震最(獨)明,興工必有祥應。到巽為「玉女留神(郎)」,蓋巽為少女,風火相合故也。到離乘旺而火炎,能消鑠萬物,燥暴不常。到坤、坤為地戶,名「玉女遊地戶」,到兌為火死金旺之鄉,能凶能吉。到乾為「火照天門」,又名「玉女遊天門」,其妙異常,然為火墓,亦當消息用之。到艮名「玉女遊鬼戶」凶。到坎名「朱雀投江」。又丁入壬癸鄉,威德收藏,可以慎靜,不宜妄動。

 

坎宮類神 

坎為一氣始生之地,玄都之宮,壬癸旺位,為正北一白,有休門主之。其色黑,其形曲,其物柔。其於人也為謁者,為僧道、散人,修造吉慶,謀望得遂,遠行謁貴亨通。陽日出此門,得逢男貴。陰日出此門,得逢陰貴。衣紫碧之衣,旺則見富貴人,休囚則見貧人,不然或見口舌交爭。

北道、舟程、黑色、鹹味、漿糊、冰膏、繩索、樂器、水瀉、遺精、耳腎、腰疾、深聽、智謀、漫事、曲折。

 

坤宮類神

坤受六陰之氣,配厚載之德,立秋漸涼,萬物將殞,為西南二黑,有死門主之,其色黑,其形圓,其物厚,其於人也為疾患,為獄卒、為孝服。宜戮罪行刑,埋塟、弔哭、遠行在外,主有疾病,吉事不得亨通。出其門、再逢其星,定遇患人,或聞哭聲。凡遭官訟者,大忌出此門。

 

城隍、司命、土社、穀帛、田野、倉場、雲霧、沙石、老母、道姑、脾胃、腹疾、鄉農、鬥毆、思慮、牢獄、符藥、丸散、醫筮、算卜。

 

震宮類神

震居蘭臺之宮,雷電發泄之處,春和大布,陽氣正通,甲乙正位,為東方三碧,有傷門主之。其色青,其形長,其物直。其于人也為匠役,為捕人、為公差,討叛捕亡,中道就擒,若行吉事,定生灾迍。或為漁獵,大獲禽獸。出此門者,吉則逢火光伐木,凶則逢盜賊。

 

甲乙青龍、禁庭、內翰、舟船、車馬、泰岳、宮觀、廟宇、家神、林麓、妖恠、肝膽、四肢、長男、憂喜、遊獵、威聲、相貌、俊偉、蒜菜、瓜菓、腥酸、鮮味、巧樣、雕刻、雲龍、怪異。

 

巽宮類神

巽四為薰風,春夏交接之時,六陽數絕,陰氣將泄,為東南四綠,有杜門主之。其色綠,其形尖,其物長。其於人也為寡髮,為文墨,為喑啞。杜者塞也,不宜行誅戮,追逃亡,當路逢凶人,如行隱遁匿跡之事,默有神助,若強為吉事,便如人在昏霧之中,不為吉也。出此門者,必逢男女並在道路,遇患手足之人。

山林、竹舍、進退、藏匿、懸吊、安柱、繩索、縈結、工巧、機關、諸事、灣環、長女、新婦、秀士、幽閒、絕煙、神廟、股肱、手足、風寒、氣症、膽肝、眼目。

 

乾宮類神

乾體象天,陰氣欲盡,百靈成就,為西北六白,有開門主之。其色灰白,其形方,其質堅。其於人也為官長、為博奕。宜遠行謀望,博戲得贏,凡有謀為,無所不利。出此門者,路逢茶酒,或見貴人。

 

君父、顯官、僧道、老人、寶石、銅鐵、金石、絲聲、色白、形圓、體堅、味辛、刀砧、錘鈴、首腦、股筋。

兌宮類神

兌西澤梁,為庚辛之體,嚴金一布,萬禾焦黃,為正西七赤,有驚門主之。其色白、其物堅、其形有口。其於人也為兵卒,為訟師,為吉事則危,為凶事則貞,強行在路,為人所擒。出此門者,定逢跛脚眇目之人,或聞交爭恐怖。

 

破損、毀折、陰人、灾厄、少女、妓妾、咽喉、口舌、妖邪、不正、詭言、虛譎、缺地、廢井、刀針、銅鐵。

 

艮宮類神

艮土為山,陰陽迴運,生成之功,天道大通,為東北八白,有生門主之。其色黃,其形圓,其物實。其於人也為商賈,為田父,小兒。凡謀得就,謁貴得親,不宜強行橫暴,反受天刑。此門下取水,澆灌死樹,或以復生。出此門者,得逢巧藝,或皂衣獨步,或車馬紫黃衣人。

 

少男、山崗、徑路、石岸、土石、瓦塊、山村、寺觀、動止不常、堅硬多節、鼻、背、手指、氣血積結、色黃味甘、進退、生滅、脊背、癰疽、手足瘡疥、虎豹、狼狽、鼠狗之物。

 

離宮類神

離為午火,丙丁之精,純陰交結,火炎氣升,為正南九紫,有景門主之。其色紅,其內虛,其形銳。其於人也為文士(販夫),為書吏。遠行者,主中道亡失。出此門者,逢赤鬚人,鳥噪追呼,或有酒食。

神聖、公像、閃電、星光、赤鴉、丹鳳、火竈、烟窻、燈籠、紅盒、酒食、馨香、焙炙藥物、帶殼而嘗、煩燥性熱、緊急、薰蒸、祖先、宗廟、明堂、客廳、爐鼎、火具、詩賦、詞文、眼目、心血、潮熱、虛驚。

 

天蓬類神 

為水,為后,為水火盜賊,其音為羽,入官逢盜賊,起造、移徙防兵火,婚姻妨翁姑,娶之傷產,商賈遠方遇仇人侵害,行人即歸。兗州分野。

 

天芮類神

為土,為教師,為良朋益友,其音為宮,宜於秋冬。起造、嫁娶、遷徙當招官訟,或有盜侵,占行人則歸,必逢陰雨,經商失財破侶。梁州分野。

 

天衝類神

為雷祖大帝,為木,為武士,其音為角,宜出軍雪冤,移徙、商賈一槩不吉,嫁娶妨害,一年之內見凶,修造三年內當有凶事,上官利武職。徐州分野。

 

天輔類神

為草,為民,其音為角,春夏婚姻、移徙大吉。秋冬百事不利。荊州分野。

 

天禽類神

為土,為師巫,為法士,其音為宮,宜祭祀神祗,商賈、埋葬、移徙皆吉,秋冬大利,春夏小凶。寄於坤宮,依門傍戶,其神不正,吉亦非全。豫州分野。

 

天心類神

為金,為高道,為名醫,其音為商,宜書符合藥,春夏不利修造,宜移徙、嫁娶,不可商賈,此日時晴明大吉。冀州分野。

 

天柱類神

為金,為隱士,為修煉,其音為商,宜固守隱跡,或為陰謀,不可移徙、商賈、嫁娶,皆不吉。雍州分野。

 

天任類神

為土,為富室,其音為宮,嫁娶、生子大貴,上官謁貴全吉,惟修築不利,商賈、遠行,春夏大吉。青州分野。

 

天英類神

為火,為爐冶人,為殘患,其音為徵,宜遠行獻書,不宜商賈,主失財物,修造失火,上官有灾,止宜嫁娶。揚州分野。

 

直符類神 

稟中央之土,為貴人之位,能育萬物,大將利居其下。為人性清高而厚重,為仙佛,為尊貴。失令則為牙保媒人。於物為印綬、文章、金銀首飾、絲麻布帛、珍寶、穀、鱉、獬牛之類。變異則為水木之精、鱗魚之怪。其於事也,旺相則為喜慶、詔書、筵會、酒食。休囚則為哭泣、愁悶。其色黃白,其形端方,其數八。

 

螣蛇類神

稟南方之火,為虛耗之神,為人虛偽而巧詐,為公吏、為婦女,失令為市井人、為奴婢、牙婆。於物為光亮、為醜陋、為歪斜破損、為花朵、為繩索、為蛇。其於事也,為胎產、婚姻、文契、錢貨,奇聞異見。變異則為光怪、火燭驚疑,為淹纏、為惡夢、為血光、脫賺、罵詈,為污穢、臭氣之類。其色紅白,其形虛幻、勾曲,其數四。

 

太陰類神

稟西方之金,為陰佑之神,能為禎祥、護持。為人正直無私,性氣難馴。為台垣、諫府,為文人。失令為婢妾宵小。於物為雕琢、金銀、羽毛、精潔、陰霖、霧雨、霜雪、冰凍、佛寺、字跡。其於事也,旺相則為喜慶、恩澤、赦宥、婚姻、胎產。休囚則為淫濫、憂疑、欺詐、陰私、口舌、詛咒、哭泣、暗謀、密約、私通、走失。其色白,其體柔,其數九。

 

六合類神

稟東方之木,為雷部雨師護衛之神,能飛騰變化。為人性好賢樂善,為貴族、高隱。失令則為工巧、技藝、僧道、術士、醫生、書客。於物為果品、鹽粟、羽毛、布帛、衣裳、轎傘、彩仗、印璽、書契、樹枝、舟車、錢財。變異則為草木之精,水族之怪。其於事也,旺相則為爵祿、榮慶、婚姻、胎產、陰私、和合。休囚則為婦女、口舌、爭財致疾、囚繫、膽怯、訕謗、通謀、求降、勾引。其色黃赤,其形光彩,其數六與七。

 

勾陳(下有白虎)類神

稟西方之金,為剛猛之神,主兵戈戰鬥。為人性猛烈威雄,為催官使者、侍衛、虎賁。失令則為軍卒、醜婦、工匠、農夫、牧童、捕役、屠宰、兇人、孝服、病人。於物為金銀、刀劍、財帛、木實、魚鱉、蛟龍。失令則為朽鐵、瓦石、網羅。變異則為冰雹、狂風、迅雷害物。於事為爭訟、疾病、死喪、道路、跌傷、留連、遺失。其色青白,其形銳利,其數七與五。

 

朱雀(下有玄武)類神

稟北方之水,為刑戮、奸讒之神。為人性聰明而躁急,巧辯而反覆。為文士、醉客、孕婦。失令為書吏、牙儈、盜賊、娼婦、賣魚鹽人。於物為文章、印信、敕命、服物、魚蛇、卵蛋、鹽滷、油酒、傘炭之類。變異為妖魔鬼魅。於事為謁官、求望。失令則為口舌、啼哭、夢想、離別、驚恐、遺失、逃人、奸佞。其色赤黑,其形缺,其數四與九。

 

九地類神

坤土之象,萬物之母,為陰晦之神。為人性柔順吝嗇,為神像,為大腹,為醫卜人,為老婦、道姑、鄉農、獄卒。於物為子母牛,為五穀、布帛、輿釜、沙石、雲霧,符錄、藥餌、舊物。於事為模糊、憂思、病患、牢獄、暗昧、哭泣、死喪。其色黑,其形厚重有柄,其數八與二。

 

九天類神

乾金之象,萬物之父,為顯揚之神。為人性剛健而不測,為君父,為官長,為僧道、老人,為首腦、股肋。於物為馬,為金玉、寶石、劍戟、刀砧、錘鈴、錢鏡、寒冰、銅鐵、木果、絲竹、光亮、玲瓏、旋轉、活動,有聲有足之物。於事為謀望、博弈、遠行之類。其色赤白,其形圓、其質堅,其數一與六。

 

甲干類神 

其為質也勁,其為性也直,其為色也青,其為味也酸,其為聲也濁,其為體也方與長,其為用也萌與動。得時則為樑棟,失令則為廢材,剋戰太過則為朽腐無用,生旺太過則為漂泊無依。其性過於自負,不能嫺於世故。

 

乙干類神

其為質也潤,其為性也曲,其為色也碧,其為味也酸甘,其為聲也婉轉,其為體也柔嫩,其為用也參差。得時則繁華,失令則枯朽。其性矯揉造作,依附世情。

 

丙干類神

其為質也虛,其為性也烈,其為色也紫赤,其為味也苦辣,其為聲也蒼雄,其為體也踝與腹,其為用也抑與揚。得時則輝煌,失令則灰槁。有可大之材,而不能有恆;有轉變之巧,而不可干犯。其性剛愎自用,惟好趨承。

 

丁干類神

其為質也媚,其為性也順,其為色也淡紅,其為味也爽快,其為聲也清亮,其為體也秀而揚,其為用也便而捷。得時則能銷鎔暴戾、洞察奸邪,失令則為窮愁呻吟、幽人婺婦。投其機則可狎,當其銳則不可攖。其性柔佞,不可測識。

 

戊干類神

其為質也烈燥,其為性也耿介,其為味也甘辛,其為聲也剛雄,其為體也澀而滯,其為用也鹵而粗。得時則雄豪果敢,失令則柔懦癡愚。其性執拗,可默化,不可強制。

 

己干類神

其為質也博厚,其為性也坦和,其為味也甘辛,其為聲也婉切,其為體也沉而靜,其為用也順而柔。得時則陶鎔品彙,失令亦抱質堅貞。其性寬宏而不凝滯於物。

 

庚干類神

其為質也剛勁,其為性也急銳,其為味也辛辣,其為聲也雄尖,其為體也硬直,其為用也暴戾。得時逞其專制,失令失其雄威。可柔以化之,不可剛以制之。其性堅執,能屈人而不能屈於人。

 

辛干類神

其為質也鋩銳,其為性也柔剛,其為味也苦辣,其為聲也鏗鏘,其為體也沉靜、如錐處囊,其為用也堅耐,似玉出璞。得時則黃鍾,失令則瓦缶。必待秋風,方能扶搖直上。

 

壬干類神

其為質也潤,其為性也淫,其為味也醎,其為聲也洪,其為體也圓活,其為用也流通。得時則濟物利人,失令則妨賢病國。其性柔險,可與共憂,不可共樂。

 

癸干類神

其為質也重,其為性也陰,其為味也濁,其為聲也亮,其為體也慈厚、有饑溺由己之情,其為用也淺露、無包容涵畜之量。得時則從龍變化,失令則搖尾乞憐。其性憨直,惟知排難解紛,不知察奸燭弊。

 

子支類神 

子為水,為河,為池井,為溝渠,為後宮。其於人也,為婦人,為盜賊,為乳婦。其於物也,為鼠,為燕、蝠。其於事也,見吉神為聰明,見凶神為淫佚。

 

丑支類神

為土,為桑園,為橋樑,為宮殿,為墳墓。其於人也,為君子,為尊長,為貴人。其於物也,為 牛、騾。其於事也,見吉神為喜慶,為遷官;見凶神為詛咒、冤仇、訟獄、憂離、遠行、疾病。

 

寅支類神

為木,為神像,為山林,為橋樑,為公門。其於人也,為丞相,為夫婿,為道人,為貴人,為人馬,為公吏,為家長,為賓客。其於物也,為虎豹,為貓。其於事也,見吉神為文書、財帛、信息;見凶神為口舌、失財、官事、疾病、是非。

 

卯支類神

為木,為門窗,為街土。其於人也,為婦,為兄弟,為姑母,為盜賊。其於物也,為舟車。其于事也,見吉神為門戶、舟車、安然無事,見凶神為口舌、官事、追呼、分離,雖無奇門亦可避形。

 

辰支類神

為土,為崗嶺,為麥地,為寺觀,為土堆,為墳墓,為田園。其於人也,為醜婦,為僧道,為候人,為屠宰。其于事也,見吉神為醫人、藥物,見凶神為屠宰爭競。

 

巳支類神

為火,為爐冶,為钁。其於人也,為婦人,為乞丐。其于事也,見吉神為文書,見凶神為夢寐疾病。

 

午支類神

為火,為廳堂,為果食。其于人也,為宮女,為使者,為亭長,為蠶姑。其于事也,見吉神為信息文章,見凶神為驚疑口舌。

 

未支類神

為土,為庭院,為牆垣,為井,為墳墓,為茶房。其于人也,為父母,為白頭翁,為寡婦,為師巫,為放羊人,為道人。其為物也,為羊,為鷹。其于事也,見吉神為酒食宴會喜美,見凶神為官事、孝服、毒藥、爭競、疾病。此方得遇奇門,可以逃難藏形。

 

申支類神

為金,為仙堂,為神堂,為道路,為碓磑,為城宇,為祠廟,為湖池。其於人也,為公人,為貴客,為行人,為軍徒,為凶人。其於物也,為猿猴,為獅子。其于事也,見吉神為行程、奔走,見凶神為口舌、車碾、道路、損失、疾病。

 

酉支類神

為金,為碑碣,為街巷,為白塔。其於人也,為外親,為婢妾,為婦女,為陰貴人,為賣酒人。其於物也,為鴿雉。其于事也,見吉神為清淨恬憺和合,見凶神為失財、疾患、離別。此方遇奇門,可以藏形遁跡。

 

戌支類神

為土,為虛堂,為牢獄,為墳墓,為寺觀,為岡嶺,為廁圂,為死屍。其於物也,為驢、犬。其於人也,為僧道,為善人,為孤寒,為獄吏,為屠兒。其于事也,見吉神為僧道,見凶神為虛詐不實、及走失爭競、牢獄之灾。

 

亥支類神

為水,為牢獄,為庭廨,為廁坑,為寺院,為江河,為樓臺,為倉房。其于人也,為盜賊,為小兒,為乞丐,為趕豬人,為罪人。其于事也,見吉神為婚姻、乞索,見凶神為爭鬥、產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