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白血病,很好治---潘德孚

(2009-10-24 17:20:10)
标签:

白细胞

白血病

血癌

干细胞

化疗

吴锡铭

潘德孚

健康

分类: 癌症防治
白血病,很好治
——吴锡铭自治白血病的故事

民间中医师潘德孚

“白血病,很好治。”这就是一个名叫吴锡铭的患者说的。白血病是令病人与医生都吓半死的病名。不久前,我拜访了这位吴先生,并与他作一次长谈。虽然他不是医生,但我相信他的话是现实给出的真道理。如果人们理解这个道理,它就与圣经一样有同等的价值。(但有一个问题是应该加以探讨的:每个人的白血病都不一样,不能统一视之。现在西医确定一个病名,使用一种统一的治疗方法,统一标准,统一用药,是违反生命的个体特异性的基本原理的。现在还把这种方法叫做“量化、标准化”,称之为“科学”。)有很多人死于白血病,而且,不是因白血病死的,而是因被命名为白血病后,由于过重的思想负担,或加上错误的治疗而死的。人们如果懂了这个道理:现代医学治疗白血病的方法,完全是一种假说,并非真正的、实打实的科学。所有的患者只不过是这种假说实验祭坛上的试验品而已。医学的目的是为了生命的健康。可是,什么是生命,什么是健康,医学界那一个权威能回答得出来?既然整个医学界还不知道生命与健康是怎么回事,而我们怎么能认为通过医学权威们的语言,可以维护自己的生命与健康呢?所以,得了病,千万不能过分相信医学与医生。美国的伊利诺伊州医生资格证书委员会主任门德尔松医学博士说:“没有比走进医生办公室、诊所和医院更危险的事了。”这不是对医学的否定,而是提醒大家不能盲目相信医学和医生。

白血病又名血癌,被现代西医认为必死之症。我得告诉读者,这只是西医的判断。可是如果你问他:“既然‘必死’,何必又加以治疗?”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的哈克博士,对癌症治疗做了一次调查,最后得出结论是:“那些不治疗者比治疗者,生存的希望要大。”这说明,癌症治疗——切除、化疗、放疗——失败了,不可数计的患者生命,因这样的治疗而消失了。可是,社会已经产生了癌症的治疗“机器”——从病理与药物的研究者,到制药公司与它们的营销网络和销售人员,以及外科所要求的所有人员:医生、护士、麻醉师、化疗师、放疗师等等,这样的一台巨大的社会机器,仍然在继续运转,庞大的机器已经停不下来了。要使它停下来,需要人们的觉悟。由于觉悟的不均衡,无知者仍然会上这台绞肉机。最近,美国发布的癌症治疗信息:自1991年以来,美国癌症患者的死亡人数一直保持下降趋势。一份调查报告中说,美国癌症死亡率并没有因为老年人口数字的增加而上升,相反却逐年下降。从1991年至2004年,美国的癌症死亡率逐年下降,共计下降了13.6%。这说明,哈克的调查已经逐渐被美国人民认同,他们正在慢慢摆脱原来那一套致人死命的治疗方法。

陈林莲律师告诉我,她有一个同事的亲戚,名叫吴锡铭,得了白血病,在某医院化疗几次。他看看形势不对,赶紧出院吃中药——自学中医自开药方,竟然把自己治好了。现在三年过去,身体越来越好。我听了赶忙要陈律师给我找到他的联系方法。

与吴锡铭电话约好,7月13日下午去他家拜访,他很爽快地同意了。锡铭58岁,长得高大魁梧,肌肉坚实,满面红光,语声朗朗,谁能想得到就在三年前的这些日子里,他曾被诊断为白血病而住院,被治得差不多上鬼门关了。当时他担任村长,因工作劳累,觉得多日来疲惫乏力,就随着乡里的干部体检,验了血,还看不懂验血单。他儿子是个学西医的研究生,在医院实习。看了验血单后也不说是什么病,就叫他住院。住院后做化疗,才知道自己得了血癌。血检幼稚白细胞已占25%,指标正好“合格”,还做过骨穿。骨穿就是抽骨髓化验,进一步证实得的确实是白血病。

锡铭做了第四次化疗后,全身浮肿,走路、俯仰都有困难了。我说:“还好没再做下去,”他妻子说:“也许再做一次就没有现在的吴锡铭了。”他说,高高兴兴健健康康地走进医院,变成这个样子,问谁能相信。于是他问医生,是什么原因使他得白血病的。医生说:“不知道。”“不知道原因就治疗,不是瞎子打拳——乱来吗?”想想真倒霉: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一种医疗方法,不知道原因就可以乱用药。于是他决定停止治疗,立即出院。他儿子却仍然坚持他要继续治疗。中国有句俗话:“路湿早脱鞋”,这涉及一个人的生死攸关的决策,为什么学了西医的高级知识分子会一点都不懂呢?批评西医的人都说西医的头脑建立在机械论上,因此,学西医学的人头脑不免会机械化。病人把生命与健康交给头脑机械化了的人真是危险。现在许多人不懂得这个道理,没有了那种见不好就回头的机智,自己把自己送进鬼门关。医生当然不会说是治疗错误死的,而是说生了这个病死的。嫁祸于病名而不反思医疗的错误,这才使得现代西医长期停滞在技术的层次上。学术界的学者们发生争论,对立双方都喜欢说别人不懂常识,却不知道有许多常识经不起推敲。生了病就送医院似乎也是常识,但美国有个医学博士叫门德尔松,他说:“没有比走进医生的办公室、诊所和医院更危险的事情了。”

锡铭出院后便自学中医,给自己开药方。正好他的亲家是个草药医生,懂得药性,他就请来当参谋。他认为自己得病无非是血热血瘀,相火虚衰,处方应该解毒活血、补肝补肾、补气补血。就这样拿着中药学自己开方自己用,几帖药下来就觉得有效,越来越有信心了。三四个月后,恢复了健康。而在医院里与他同个一病房的7个白血病患者,已全部死亡。后来曾有17个患者找过他,他就让他的亲家翁按这个方法给开药方,据说,死了三位,14位恢复了健康。(可惜的是他的亲家翁没有病历记录,我无法寻访)他认为这个白血病本来就很好治的,却把许多人弄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真是罪过。我认为锡铭讲的话,也许有点过头,白血病人中,当然也有不好治的。但是,绝大多数应该说是好治的,把它们都认为是死症,其目的不是为治疗,实则为买化疗。

白血病在癌症中是最难治的。因为,西医认为这是人的造血功能造不出正常的白细胞,而造出幼稚的白细胞来。幼稚白细胞不但对人无好处,反而会吃掉正常的血细胞。于是他们认为只能采用化疗的方法杀死幼稚白细胞,与此同时,移植正常人的骨髓,使它生出正常的细胞。这种讲法都来自现代医学的研究者。不过,我觉得这些讲法并不可信。首先是判断白血病的标准有问题,如果判断方法错误治疗方法还有正确的吗?

据说血检血液中幼稚白细胞达25%以上就可以诊断为白血病。依上说,既然25%以下不算白血病,是正常的。就可以想得到:人的血液中,必然可允许存在一定数量的幼稚白细胞,就好比任何工厂的生产过程中,都一定会产生次品一样不可避免。它们之所以不会为害,乃是生命也存在着控制它们的能力。骨髓的干细胞产出幼稚白细胞后,送到血液里还有一道检验关,可能也只能清除一部分,另一些便随着血液在身上循环了。这才有百分之几的说法。因此,我认为,说幼稚白细胞就是癌细胞,会吃掉正常的细胞于理不通。因为癌细胞是不受人的生命控制的。现在,血液中只存在25%以下的幼稚白细胞就不算白血病,说明它们数量少的时候是受控制的。这里好像又出了矛盾。幼稚白细胞占25就不受控制,只24%就受控制,道理何在呢?我相信现代医学是无法解答的。

吴锡铭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就是那王先生按他的药方,治疗那17个白血病患者中的一个女人。她吃了中草药后完全好了。有一次去打羽毛球,因为出汗脱衣服,受了寒发高烧,在医院里检查大概白细胞又升高,来问那王先生是不是要去做化疗。王先生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说不要,因为治这个病谁也没把握,只能说你自己决定。这女的于是决定去做化疗,第一次化疗后,果然幼稚白细胞下降了,据说只有7.8%,这不是很好吗?然而,一个星期后,死了。幼稚白细胞少了,少到比规定的25%还少得多,为什么死了?幼稚白细胞高的人,为什么反而不会死?这里可以想到的是有两个可能。化疗杀死的不仅是幼稚白细胞,更多死亡的是那些好的细胞,也就是好细胞大量死亡使患者的元气受到严重的伤害,无法复原了;第二个可能是从表面上看,幼稚白细胞比例减少了,那实际只是表面现象,没多久便反跳,可能过高了,因而死亡。其实,发高热白细胞升高,那是很自然的事,西医医生认为她过去既已得了白血病,当然建议她去做化疗。这个建议就把她送了命。据说现在医患纠纷很多,医生个个小心翼翼,害怕被人找把柄。化疗既已成为治癌的常规,如果医生不叫做化疗,死了人,人家就会说因为没有做化疗才死了,有可能借这个问题来闹事。医院的领导,也可能会给医生穿小鞋,为什么他不叫做化疗,那会给医院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呀。这样的社会现实,想想做医生也挺难的。医生只是医院的一颗螺丝钉,不能自行其是,不能按良心做事。

为什么幼稚白细胞占25%就是白血病,24%就不是白血病?为什么血液中有了25%的幼稚白细胞就能吃掉血液中的红细胞,难道只有24%的幼稚白细胞它们就不能够吃红细胞了?一群狼会吃人,一只狼也同样会吃人,而且可能更凶。我这么讲,不否定幼稚白细胞于人有害,而是认为人的血液中有幼稚白细胞是极其正常的现象,就好比工厂出废品一样非常正常。它们占比例多少只反映工厂的管理好坏,谁也不能把以出一定比例废品的工厂判“死刑”,因为工厂是活的,时刻在变化的。管理层的管理能力有可能一下子变好了,次品的比例就迅速降低。吴锡铭使用的方法错了——化疗,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吴锡铭使用的方法对了——吃中药(当然也有药开得对不对的问题),病就很快好了。

我的理发魏小康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上个世纪80年代他是市农科所所长。所里的一个女同志还只有28岁,发热住院,医院给用了最好的进口抗菌素就是治不好,后来说她得的是白血病,全家为此惊慌不已,就去找小康商量,要求医院请全市最好的医生来会诊,被海陆空负责治疗的医生拒绝。这医生说,自己的医院是全市最好的医院,最好的血液专科了,还有什么医生比他的血液科更好的?后来家属又来找小康,说联系好有个亲戚在省医院血液科工作,只要医院同意给办转院手续(那时候当干部的,看病百分百报销,但是,必须取得医院同意,否则就不能报销)。于是小康出面与医院打交道,便转治疗。岂知到了杭州,住下来还没有用药,病人的体温已恢复正常了,也就是不治自愈了。这是什么道理?唯一的解释是:这叫做药物性发热,停了药,热就没有了,白细胞自然下降了。这个病例告诉我们:所谓血液科专家,还不知道用某些抗菌素,尤其是特贵重而稀用的抗菌素,对某些病人,不但退不了热,还会助长发热。因为它的毒性重,病人机体产生了自我防卫反应,使体温升高,白细胞升高。过度的刺激,使白细胞升高过快,就容易产生较多的幼稚白细胞。这好比一个工厂,超负荷完成生产定额,工人便得日夜加班,次品不能不因此增加。这就是医生觉得自己已经写了最好的抗菌素,而病人体温反而越来越高。体温升高,白细胞随着升高,于是就变成了“白血病”。这个故事片还告诉我们另一个道理:现代西医使用幼稚白细胞的百分比,来作为诊断白血病的标准,可能有问题。

现在诊断白血病的方法是抽骨髓化验。检验它们“生产”的幼稚白细胞的数量是否超标,以说明这是造血功能障碍。方法是应该给输入外来的干细胞增加造血的能力。问题是花的力气很大,收获却不多,即成功率不高。我说的“成功率不高”,也就是死多活少。少数成功者成为宣传的标本,多数人则成了失败的牺牲品。如果认为这种方法是唯一的,那么,西医学能证明得白血病必死无疑吗?吴锡铭的例子就是个否定的证明。因为,有别的方法可以使白血病患者存活,何必要把他们送上这条死多活少的路上去呢?而且,这条路是最劳民伤财的。

成功的存活者是否就是因为给输进了造血干细胞而活下来的呢?答案是:现代医学没有办法予以证明,它们的证明只是那个活着的患者。这种证明没一点意义。因为,首先判断为必死,然后死不了,就能证明治疗正确,这种做法实在笑话。我行医几十年,病人痊愈了,难道就是我治好的?这么想的人,一定是世界上最大的笨蛋。扁鹊治好了虢太子后,他说:不是我救活了他,而是他没有死,我不过是使他能起来走而已。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会死的人是治不好的!也就是说,人依靠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活着,没有了自组织能力的人是治不好的。基于此,我觉得我们就可以判断那种治病方法是对的,那种治病方法是错的:凡是损害生命自组织能力的治疗方法是错的;凡是维护生命自组织能力的方法就是对的。

我很赞同陈树祯先生说的:“不论任何情况下,医生绝对无权任意推测或确定病人的死期,原因是人就现今的科学技术和测量仪器,并没有任何一种可以确定人类死期的方法。所以任意告诉病人的死期是一种毫无科学根据、危言耸听的谎言。胡乱猜测只会增加病者的心理负担,是一种毫不负责任雪上加霜的做法。”(《顺势疗法》198页)试想:谁允许医生随便判人的生死?



附件:我把这个报道摘录下来让读者看,让大家知道西医的白血病治疗是怎么回事。这里讲的只是输入造血干细胞的过程和方法,过去叫骨髓移植,还有一种是脐血配对,都是利用干细胞建立新的造血功能的意思。这种方法是基于一种学术思想,即白血病是因为人的造血功能出了问题,不能造正常的白细胞,而造了幼稚的白细胞。既然是造血功能不好,骨髓是个造血系统,也就证明这个系统不好,因而需要重建。重建的方法就是植入新的骨髓,使这些新骨髓生出一个新的造血系统。看报道才知道植入骨髓的方法已被造血干细胞的方法取代,只剩下个名字了,也就是有名无实了。其中的内涵还是一样,虽然不说废止使用植入骨髓植的方法,而代之以输入造血干细胞了。现在的输入干细胞的方法,会不会与骨髓移植一样命运还得等着瞧。总之,现代医学有个不能揭的黑幕,就是失败了不讲失败,而是讲更先进了。下面的报道让我怀疑这种方法的科学性。

其一是先将病人的血液像犁田一样犁几次,就是先进行多次放、化疗,将血中的幼稚白细胞杀死,让血液清洁。这种方法仅一厢情愿。众所周知的是放、化疗不仅杀死幼稚白细胞,更多的是杀死正常的红细胞和正常的白细胞。这就使得病人的体质大大减弱,它如何能利用外来的干细胞建立新的造血系统呢?这种方法之不可靠就如一个工厂车间经常出次品,经理把管理人员和熟练工人统统开除,建立一个新的领导班子,换一批新工人。这么做,可以说不仅是生产不出正品,而且,有可能会比以往生产出更多的次品。

其二是从一个人所抽出的外周血里过滤干细胞的数量,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据说一个人的外周血只有4000毫升,它只能过滤出患者所需要的干细胞40%,全部解决则需要提供者的血液循环的2圈半,也就是要把这个提供者的血中的干细胞全部绞干还不够。那么这个人的血液,难道就不需要干细胞造他的血了?当然,内行的人一定会说,提供者可能要经过一段休息生养的时间后再供应。我不内行,但当然有这个可能。不过,这种愈病的方法似乎在牺牲一个健康者而去救一个病人,而且能不能救谁都不能保证,也不知道存在百分之几的希望。

其三是,给患者输入造血干细胞的数量,竟然比患者自身的全部干细胞还多,这简直是在打“人海战术”了。这不是在建立新的造血系统,而在在更换造血系统。使用这么多的外来干细胞理论依据何在?这么做能建立起新的造血系统吗?

看来,建立新的造血系统实质只是一种假想,并非真实。



《“台湾血”终于盼到了!》

2009年7月16《温州日报》3版:昨晚11时10分,经过27小时跨越海峡的爱心接力,两袋含有造血干细胞的血液,通过患者颈部中心静脉缓缓进入他们体内。“病人体内环境已经‘犁’了好几回,就等着‘播种’了。”附一医血液内科主任俞康形象地把术前预处理和移植过程,比作犁地和播种。看着操作能如期进行,医护人员曾因台湾地震可能影响手术而悬起的心也随之放下。

7月13日,附一医血液内科两名医师携带两只造血干细胞贮存箱,前往台湾慈济骨髓干细胞中心驻地花莲。据介绍,为按时完成造血干细胞捐赠,从7月10日至14日,两名台湾慈济骨髓干细胞中心志愿者,已连续天注射动员剂。14日晚7时,两例采集工作同时展开。“3个小时的采集过程患者小姜的供者,编号D218883为他提供了198毫升总体积的造型血干细胞。”俞康告诉记者,人体正常的外周血是4000毫升,而通常需采集1万多毫升的外周血经过血细胞的分离机的过滤,因而整个采集过程相当于供者全身血液循环的两圈半。

昨天上午,两份饱含台湾同胞爱心的血液准备就绪,两名特派医师也马不停蹄:10时40分从花莲机场飞往台北松山机场、随后乘车前往桃园机场,下午3时40分再搭乘班机返回杭州。

与此同时,附一医血液内科内也有序地做着准备。“手术前,患者还需注射预防过敏、溶血、肺栓塞等针剂,以及其他预防措施。”俞康说道,从7月6日起,两名患者在经过一系列身体检查后,就进入了层流仓。层流仓是患者进行移植手术的地方,由于手术要求无菌的环境,因此在这个仓内,以特制天花板进入的空气经过了三级过滤,并且在高压作用下垂直流动,杜绝了乃至灰尘在内对患者健康有害的物质。在此期间,他们还采集了患者自身的造血干细胞,以防在进行大剂量的化疗、放疗的预处理后,因各种原因造成手术无法在规定时间内进行而危及病人生命。

据了解,最终判断移植是否成功,还要观察病人术后100天的各种生命体征。“救亡播下的种子能生根发芽。”为患者进行移植操作的护士长深情地祝愿。

据悉,在这两例手术后,附一医又有五六名病人将接受台湾慈济骨髓干细胞中心造血干细胞捐赠。

原文:
http://www.zjlwz.com/zj/User/News/News_info.asp?Id=44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