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亚平微博
周亚平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00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会”:奢侈的照明

(2010-02-20 12:56:10)
标签:

周亚平(壹周)

春节

诗会

精英

赝品

波普

文化

美梦

当代艺术

诗歌

分类: 文论

 

“诗会”:奢侈的照明

壹周

   

    我写过一首诗,叫《奢侈的照明》:“焚烧《神曲》的上部/我们才能将下部/读下去”(见《戏剧场》)。我把这首诗的标题移植到这篇短文中来,也做标题。在我看来,人类在追求进步时,越来越把自己简单化了,他们的心灵仿佛出自同一个组织,拥有的都是那些最便宜的价值观,我不敢说这个时代、这个时代的生活究竟好不好,我更没有贬损“那些最便宜的价值观”的意思。照实说来,我可能更厌恶诸如“精英”、“高雅”那样的词汇。媒体已然变成商店,或者说它原本就是商店,所以赝品能够大行其道,人们真假不辨。但,赝品不是个坏东西。和西方世界经历的流程一样,大多数艺术家对主流文化的政治抵制被粉碎了,精英文化被通俗,精英文化的社会构成被通俗,中产阶级的审美趣味越来越波普,当然,也有部分假装或傻(和谐)B的趣味停留或附着在古典与正经上。对官方而言,这是一个合意的时代。文化,看上去生机勃勃。而诗歌,说到底其人格是理想化的,它在当今的世俗生活中扮演的是精神入侵者的角色,它试图洗涤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它与世俗层面形成了对峙,相互间都谋求把对方降低为无价值甚至是毫无价值的东西。我们能想象,有一些读者,准确说是一些观众,他们会对着诗歌说:“这是些什么东西。”事实上,诗这样一个东西,今天在与世俗的交手中,它沉沦了,仿佛硬币投掷在澳门或拉斯维加斯的老虎机里。然而,这一事实又带来我们对当代真理的重新认识,艺术变得更游戏了。赝品成为艺术更为真实的部分。“诗会”,它由于演员、道具、摄影机及其相关的所有技术,而改变了它在但丁那里的全部意义。

    今年的春节期间,我曾写过这样一首诗:

 

                进入你,就像焦虑找到了美梦

 

                  我和我的狗是朋友

                  我和我的狗是兄弟

                  我和我的狗一起做工

                  我和我的狗一起耕地

                  我和我的狗在空中飞翔

                  我和我的狗在水中潜水

                  我们互相诅咒:“我要撕裂你的屁股!”

                  然而是死亡的时候了

                  我们却无法说再见

        

                    

                  2010.2.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停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停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