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亚平微博
周亚平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00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边鹦鹉

(2009-06-08 22:26:27)
标签:

壹周

水边

鹦鹉

孩子

火焰

南方

中国语言诗

当代艺术

文化

分类: 诗歌

水边鹦鹉

   壹周


 

回到桌边
看窗外天边的艳霞。
看伤病以外的火焰。
赤条条的孩子,赶着鹦鹉
已经高过屋顶,来到水边。
瓦蓝的锯条,独自作响
一块颅骨在手下
只有我听到它不够快活的声音。
点火了。赶着鹦鹉
到火上去。“偏不!”
鸟与人一样坚强。
孩子往回走,脸,一字排开
比火焰的边缘更绿。


 

 

回到桌边
看窗外天边的艳霞。
看伤病以外的火焰。
秋天的草垛,向我逼近
又传来一位逝者的消息。
剥百合的女子,悄声啜泣
她银色的蛇发,令我十分惊异。
孩子继续行走,
焚毁的衣衫,在湖上
撕碎后又东飘西散。


 

 

一具灵柩被深深送入水底。
鱼在树上。
恶鹦鹉已无处可藏。
微薄的湖光
像黑色面孔中粉绿的嘴唇。


 

 

人群包围着斗鸡。
祖母想象着战争年代的骑兵。
一罐淡水,一匹小母马
妇人脸上闪着诡异的露珠。
孩子继续行走
鸡粪的气味使他蹙了蹙眉头
他一转身
便已不见


 

 

回到桌边
看窗外天边的艳霞。
看伤病以外的火焰。
画上的女奴,她在南方
五指尖锐,如刨光的铅笔
我只看得见它一点点乌黑的指甲
以下是一块镜子
一只饰金的水盆。
她将为逝者梳洗。
情爱,在南方
恰似一场婚宴。
吹笛人携带鹦鹉
找寻吃食和诗篇。
孩子继续行走
他只沿着楝树叶掀起的
水声,辨别方向


 

 

(是谁?
他糊着金纸的王冠。又用皂沫,在
  王冠上粘贴鳞片。
他是哑巴。他眯缝着双眼,已不可
  能看到其它。)


 

 

窃贼,在湖上
一枚血红的镍币,
就能找到湖中的妖怪。
湖仿佛鳄鱼濒死的肺。
而我只是嗅着胸腔的潮湿
纸和木质发出危险的颤栗。
一块石头,死于平坦的大路。
一驾草垛,生出了青烟如火。
蛇和捕蛇人都已到了大路上。
湖,却已熄灭。


 

 

孩子
继续行走。
把呼吸隐藏在
麻木里。一片微光
映着他半边脸额宛若
一只瓷碗的残片。
孩子,继续行走。
他的赤脚打在石板上
脚趾吐着唾沫
身后的鹦鹉
继续,无耻地叫喊:
“偏不!”
如同一只死鸡被错误地
投掷在马厩中。


 

 

(马走过草坡正
像羊走过草坡
这是马丧失了自己的品质。
清瘦的马
走过草坡
牠把两只柔顺的耳朵
竖起并靠拢着
试图打个花结。
马。
南方的劣马。
走回马厩
比走向草坡更快活。)


 

 

回到桌边
看窗外天边的艳霞。
看伤病以外的火焰。
墙上的木钟,早已停止。
棕黑色的心脏,像悬浮在深洞中的
瞳仁,四周不着眼眶。
唯有它准确地听到水边的孩子。
火,一瞬间擦上他的发丝
开始发出一阵腐臭。
点火了,鹦鹉的双翅
绿得发紫。
孩子的四肢木屐一般
抓紧泥土。截获鹦鹉
矫饰的尾羽和
言辞。


 

十一

 

旋转的树冠,留下灰烬。
头骨。纸面具。扁平的身体
牛犊反刍于光中。
丝绒上的鹦鹉,显得富丽而
堂皇。铜箍的套盒
那是灵柩,深藏湖底。


 

十二

 

恶鹦鹉,翻腾的舌头
返回它的根须。蜜语。
永远连接水边。
催动南方的青草和花茎。


 

十三

 

恶鹦鹉。蛇。
“偏不!”
不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