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亚平微博
周亚平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00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机器(八首)

(2009-05-14 15:43:48)
标签:

壹周

大机器

清明

装饰店

假肢厂

煤场

大学

垃圾场

当代艺术

分类: 诗歌

   大机器(八首)

         壹周

 

   

       清明

 

清亮的石皮,烈日炎炎
这才是四月的天气。大手掌,上面
沁出汗珠,擦过干燥。跳动的汽油
跃跃欲试。擦过了大机器的侧面。
纪念碑,像清亮石皮上泌尿的英雄
铅桶从石皮上缓缓而过。其中的红漆
如空气中撕裂的汽油,穿过我们的双目
一触即燃。人群从石皮上缓缓而过
清明的鸟群最明媚。女人手拉手。
最珍贵的花圈在羞处。胸罩往上走。
纪念碑。大机器留下侧面。
鸟儿扮演着工厂的螺钉,联系工厂主
人和人和薪水。劳动象铁一样结合
火花四溅。这才是四月的天气
汽笛叫得沉闷,石皮清亮
一直铺展到人群的脚尖
退缩的人群。逼迫。压抑。紧绷的弯度。
石皮清亮,铅桶盛满了红漆
汽笛下嗷嗷啸叫的汽油
窜不上大机器象石皮一样
清亮的侧面。劳动停止
工人优越,清亮的石皮
烈日炎炎

 

 

       装饰店

 

象劈开的一张纸。被撞起。是
飞起的大厦。字母在上方,涂满黄色。
总能找到恋母的根基。
人,鸟,兽顷刻间销声匿迹。明晃晃的
玻璃,进步的噪声,抓不住
工业的零件,——一次性滑到底部。装饰的
玻璃,这是女工受用的天空。
鸟的翅膀闭合时,接触到了雨点。
店员、掮客和雇主,走不出装饰商店。皮鞋
上面覆满黄昏的灰尘,从前到后
洗不干净的脖子,时间如同一块布
耷拉在装饰的纸鸟上,纸鸟起立,绕过女工
更为雕饰的胸脯,临近一张桌子——
又一块时间被铺开,耷拉在桌沿。
纸鸟聚敛的姿势就对着它,
没有人比飞禽更相信爱情。
“纸鸟,请对公众说话”。
“纸鸟,为民服务。”商业之中,纸鸟代替鸟。
店员掮客和雇主走不出装饰商店。
虚幻的晚餐,端上桌边。
大厦高高拔起,象劈开的一张纸。
手指继续。纸鸟活生生。

 

   

       假肢厂

 

球形之外行走假肢,对照绝望
的幻象,箴言使人心安。伪装的人物
终于放弃了对消费的承诺。工艺失灵
断电。人被假定为酗酒者,
拿来鸡和啤酒。这是一条迟缓的裂隙
人跻身于此,避开奔驰和娱乐行业。
箴言使人心安。
敢于懒惰是恒定的昂扬的信念,
事物呈降序排列。球形之外
行走的假肢,象张贴花柱的甲胄
暗含宗教仪式,戏剧证词留下
它,装饰的尾韵。人已经不能含糊其辞
机器确认了倒错的欢乐。时间
一只狭小的容器,假肢停滞在它的边缘
滑动。永不逾越。伪装的人物
终于熟谙归约的学问(事物,呈降序排列)
恐惧追踪。何况,垂死他乡。
人被假定为匿名者,
阳光并不覆盖球形,只
深陷于假肢

 

   

       煤场

 

前行于燃烧的腹腔。肉色的
水搅动。事物与果实的内核牵引着
指尖。我们来自牧场,晓畅的乡间
一柄农具便联系着天穹的两端。
农活演示真理:先人们跑得比羊还快于是吃羊。
然而面对煤场,我们无力剥下火焰的外壳。
指尖探寻,象陀螺一样缠绕水,被水缠绕。
我们要比火焰跑得还快却不能。所以煤藏,
藏得远远。远处猛烈,近处寂寞。
火焰烧得正是时候。
俗物满负履带,碾过住宅。一道缝隙
是马厩的牙齿,逸情享乐
对农活粗暴挑衅。
先人原是些牲口的贩子,而今手持证券
商店里商人在叫;公正买卖。去。
马年啦马年啦马年啦,马年
就是叫我们多多吃草就多多吃草。
然而这是煤场,我们无力剥下火焰的外壳
火焰烧得正是时候。
耸立的住宅,白蜡面形。呈现奇迹的纸牌,
演示谬误:初恋以厌食为特征。

 

   

       大学

 

剖析最细微的姿态。让我们
共度良宵。男女彬彬有礼。前面是
钻石状的窗口,沿着乌黑的螺旋梯
接近虚假和月牙。花束冷艳如盐霜。
大学仿佛碧眼的蝮蛇。仆伏于树枝
深根靡烂。而殷勤和颂辞使
雕塑增高。如同展开的智慧。女巫
的手指,竭力扮演得拥戴真知和国王。
假恋者逡巡不前。男女彬彬有礼
前面是光线,桌子和椅子,镜子
逐渐明亮了,三根木柱,上面爬满
泥球。从木料之中听脆音。
大学仿佛碧眼的蝮蛇,游行于草丛
深草虚空。干草叉探寻过大学的边缘
偶尔接近现实。男女投映于
钻石状的窗口,犹如经过上帝染指
完形于假面和幻想。乌黑的螺旋梯
始终围绕月牙,象盐霜透澈花束。
前面,玻璃特许图案。
隐形人则在墙外。

 

   

       钟 

 

钟敲响。玩弹子的游戏。
孩子在图形之中增加肢体,逾越
繁缛的经验。以假代真。童鞋
飞渡钟楼。接着是耀眼的物象。
蛋形形体。类似于漩涡之中抛出的
巨大卵石。人献身整圆同时隐匿自己
阳光从上午扩大,天更白。
事物在受光的表面,声音濒死,从暴热。
从岩到石。它是童鞋在玻璃上轻轻行走
屏着呼吸。离眼睛最近的,是蛋形的顶点。
孩子要杀死一条热狗,却无力。
正午的怪物,象一架畏葸不前的机器
端坐于床前。
父亲和楷模指导孩子。钟声敲遍
它所有数字,并不留下美与抱负。
孩子要杀死一条热狗。引进水。
到水边去。经过水边。
金发皂衣却是橡皮人
外观不能单纯,内心简约
钟声之中追求虚静,梦游者
出现在事物受光的表面,孩子
要杀死一条热狗

 

 

      

 

从粗糙的石头开始,到金属管
中间是象牙和塔。白加白。
怪异的旅人已经走到城根。
铜铸、木雕占据着大部分露天。
物质有害,旅人内心的白色比消遣的
工业还暗淡。魔术师的礼帽
被住户遗忘,城中的垃圾桶也空洞无物。
大时钟敲过十三下,直至
把一张木料,掸起灰尘。旅人。
注定追随优美艺术,象柏桦
戴上叶子,躺进灵柩去。满树梨花
又象蜡制的饰物。圣杯之上
浮动煤气和海盐的气息。
瓦砾之间呼吸的泡沫,包围着
钟塔,碑像。也是有害的绿色。
及此我们必须白加白,冥想
在城中。旅人趟进灵柩
果真是一动不动了。春雨,
腐朽的颂辞,浸淫下体的低吟
女子一旦被玻璃划伤,便趋向沉思。
想象之中,情爱并非是最侵犯制度的一种。
膜拜象牙和塔,艳丽被贞操
拒绝。真谛和和谐
仿佛随葬的纸面具,在城中
召唤旅人

 

   

       垃圾场

 

朝向挖开的道路。脸,比草还青。
一张晦涩的宝马的脸,旧货商的面皮。
月光幅照垃圾场,接应陌生的器官。
一根木桩,木面铺满青苔。一截
钢缆,留下它尴尬的仿佛乞助的手。
垃圾场。残骸被置远,改变。
齿轮在最初时按照叶子的形式
出现,并不运转在轮齿上。
黑色的枝桠,黛绿边框,脸。
叶子在城下,胁迫树枝,吊死
皇帝。琉璃瓦闪过
生硬的铁器。昔日木桩栓马,
如今,主人拿面包饲鱼。一块
锌皮商标,边角脱落,硬卷
正象一处腹伤,让我联想起
点火,朝向和冲上。天空
仿佛仓库的顶端,悬持钢缆的网络,
铁器最终被艺术掳掠。一匹
宝马的脸,比草还青,锈蚀的剃刀
刮过梦马者张紧的皮肤。
点火。灯座。制砖。持之以恒。
月色和云布满烧焦的空洞,掩体。
餐金之下留下多少英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