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亚平微博
周亚平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00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每天飞过一架班机

(2009-04-30 00:48:35)
标签:

壹周

飞翔

上帝

尼采

地震灾区

当代艺术

文化

杂谈

分类: 杂谈

每天飞过一架班机

壹周


飞行的头发
一架飞机又飞过
我得打开我的家
我的麦地,和村子
我把一只烟囱
放下又摇起
它是一块两色的积木
活动的词。
飞机上的人,贴紧的舷窗
我看到了你的牙齿
    

    ——《每天飞过一架班机》


    诗歌写作往往跋涉在有意无意的边缘,且朝向明亮的地方。帮助我恢复写作的是飞行。去年我出入北京近百次,含本周飞广州与厦门,今年也已出入二十余次。飞机昂扬的时候,人是一只困顿的鸟。飞行的人们有各自思考和休息的方式,但绝大多数人不思考上帝,尽管此时离上帝最近。尼采曾说,上帝死了。上帝又说,尼采死了。到今天,我竟发现他俩比其他人都更长久地活在我们心中。我思考他们的时候,有一些天真经验在飞翔,词在飞翔。我与词相互遭遇,仿佛飞机遭遇白云。我得及时敏锐地描写出事物的内核与形状,它考验着我捕获时间和博取空间的能力。
    飞机飞翔着,百分之九十的人睡在天空里。而我适时将自己孤立起来,将我所思与所想孤立起来,尽量消除那么一些平庸的东西。我给自己假设了一个平庸之外的纯粹状态。这一时刻,很少有人在思想着诸如“生存的良心”这类让人辛苦的命题。而我偏偏在严肃的飞行途中严谨地度量着这些问题的大小,我知道我的确对自己过于严厉了。我相信把现实抽象到半空的时候,你即能混迹于上帝的傲慢与尼采的矜持间,象高年级同学一样,稍微思考一些象模象样的问题。
    飞机飞翔着,舷窗之外一览无余,空中并没有了阴影与光线的关系。它有利于我们在空白处观察自身,观察人类阴影中的尴尬、猥琐和卑微。当然,在匆匆流逝的过程中,我更是想方设法留住那些缓慢的生活、那些生活中的精细和温暖。事实上,我珍惜跟着飞机飞翔的感觉,但并不脱离现实,我没有强制自己把思想一味推到底,关键在于飞机仍将着落,仍将回到首都机场的T1、T2或T3航站楼,抑或抵达另外一个空港。
    仍然是飞行,下周将飞成都,送一部电影给地震灾区的人民。仍然是旧作,送一首与飞翔有关的短诗给灾区的朋友。

 

乘坐喷气式飞机

 

天空中飞翔的绒毛
绿色的绒毛
我梦见你们
这是经历不完的天空
你们,飞翔的绒毛
逃学的孩子
绿色的绒毛
我要把脚伸出机舱外
我的鞋子象一只红色的水果
它带给你们我们神奇的世界
我的母亲、弟弟、妹妹、姐姐
还有父亲
他们站成一队
在一片金黄的麦地上
象我们天空中的飞机
注视着我们的飞行
你们,飞翔的绒毛
我爱着你们你们
也要顽强地贴紧着我
贴紧着我的兄弟的歌唱
绒毛,绒毛,绒毛

 

<198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