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亚平微博
周亚平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00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公众

(2009-03-26 23:40:28)
标签:

壹周

在公众

当代艺术

中国语言诗

文化

分类: 诗歌

在公众

  壹周

 

剪下吧。吐出你的牙齿。

红色的背景。发挥攻城的手艺。

莫奈死于干草。落后就要挨打。

找到我们蔑视的态度。因。抄。灯。

进步在模糊上。丧失了总的含义。

语言被野蛮看作反抗

观念被高擎。火炬的艺术

从古到今,照亮了迷人的乌比诺。

谁从事真正的贡献。谁唤起欲望。

印像必定受制于偏见。无知不在简短。

解释的证据在于第二,花,花,花,

像马铃薯一样。中国民宅被摹仿。

挑战来自精巧。你有怎样的机会?

她是战争的婢女。多好啊。

我有多欢喜啊。无可比拟的快乐,

乌鸦的嘴,吞吃的虫子。

坚信诗歌的作法,不去讨论循环。

手指连接着地平线。土黄砸向深蓝。

评论的,负责的,预言的

都是范例。没有人侵犯基金。

制度像玻璃一样照人。

天才的创造取决于计划。也要踏上军舰。

橡皮人在中间。双桨划过学院。

没有比它更优秀。

剪下吧。呶起的铁钳像嘴唇。

星期四盛行某人。阶梯上卷起白云,

乳房再造。公众,陌生,意味,你会

遭遇例外。天哪!天哪!天哪!

只有演奏,才会取下假牙。

米大米小各吃各的食物。

木房被炸。鸭舌帽和红发。

三种颜色在履带之下。

教堂的色彩有其社会原因。

唯有努力,并不排除毫不介意。

普尔的诗。门外的汉。

令人不快的处境。

不久她还会爬出来。

军舰的海洋。海洋的眼睛。

水中的房屋,高过了佛罗伦萨。

康迪特。康迪特。我的论文。

材料。定义。范围。加工。

取消新的内容。塑料创刊

使用布条。确立相对的年表。

剪下吧。吐出你的牙齿,吐出你的牙齿。

完成我的交易。呕吐的红色。

我只有离开白纸。

法,废,字,都是珀金斯显而易见。

诸如健壮。清脆。迷人的乌比诺

也请沿着常规吧!妨碍泡沫涂画。

减轻和采纳,并非易事。

经过笨重的枪托,或许更耐久。

这样才能抵御更新的名词。植物。

植物人。植物的花朵。吐香的花朵

不是好花朵。棋类同样。

国家也有假发。风险的游戏

产生装饰的协调。技艺精湛

影响着乌龟的牙齿。吐下吧

剪刀比保安剃刀更优越。

一座高塔,一座拱顶,

皆立下更高的标准。一,二,三,

绝不产生四。这也区别了酒的鉴赏家。

你说:“喝下它。”就喝下它。

为什么要一分为二?

珍品玩世不恭。消失一切法宝。

可能性。石建筑。策略点。

鲁本斯屈从于虚弱的根源。

跳舞赤脚。足球需要保护。

你崇敬什么?憎恶什么?又被谁憎恶?

本在圣诞节救人活命,同于他

父亲的态度。牙齿像信条

挑逗生活。你读下第一行便

拒绝第二行,显然把变化视为恶果。

而你容忍把胶水调进墨水。

时运不佳,由此令人“动情”。

兔子,兔子,兔子,我的教友

历史决定了命运,怎样使我们的

渴望适应铁。价值独立于技术

多数情况已经发生。

它还有繁琐的仪式。

只是邪恶的本质。

微不足道才不娇柔造作。

收拾材料艺术。

橙汁泼撒在家具,木枕和头颅。

金发顺应木质的纹路。

蛋呵,你要一口吞下它。同时打下细节

处心积虑,放大文艺复兴。

必然的边缘。因袭金子和石油。

中东的浮木,都要经过你的河流。

放行或制裁。列举单词。

在高处就不能看见。

青草蔓上我的手掌了。迷人的乌比诺啊

你在三色旗上系了怎样的一根飘带。

房子由线条构成。面影被雪花修饰。

不久她还会爬出来。

康迪特。康迪特。迁居巴黎。

记住图形的真伪,放弃物质

石蒜花匍匐前进。吐出火焰。

吐下吧。吐出你的牙齿。

钟面上的蟑螂启动着时间。

死鸟阻止了芭蕾。

人群只围绕火炬。

它便是快感的泉源。

晨光超越收藏,假设

大相径庭。释义遭到最严峻的报复,

不能让它流一滴血。

还有什么能够征服石头和咒语,

手工教员已经进行到坦克。

瓦楞纸。材料。工具。剪刀和橡皮。

炮塔两侧呈绿色。车轮

排成一行。红蜘蛛咬断果柄。

没顶的房子。汽车的时代。

吃,一笔一划

小乐园被纸盖住。猜不透的迷。

火鹤的颜色已是最美,尚能分别

粉红和深红,为什么还要树立

卓越的标准。绘画反对镶嵌

如同摆脱买卖,买主啊

永远不能仿效涉水鸟,抵达

你的河岸。生命短暂

死比活着更短。我不敬畏米罗,

因为还有达利。种马离马厩越远越好,

当心斗鸡腿上的刀子。

牛眼像绿叶。乃至整个村庄。

一般的革新乃是兴之所至,丰富的食物

令人欢欣。美国玉米占领街头,

少女追逐米花。哈立克,哈立克,

尖形的帽子,有点接近马戏

小丑比侦探更有规则。

宾切儿呼唤创造的天才了,

多莫扮成猎人和狗。

粉红的小猪竞选镇长。抛弃

魔术师的箱子。多好啊,

给不确定的事物以形式,以新的方式

看云。修辞的任务,伪善的物像

依靠巨匠描绘前景的时代到此为止。

多好啊。我有多欢喜啊。听

这是智慧的游戏。夜莺。骗子。

庸俗。眼泪。标本。蝴蝶。

杰克。爸爸。包括胶鞋上的泥巴。

砍断绳索是最好的计谋。

论点绝非永远不变。

失传的材料在世纪后重现。

伟大赞歌带动非凡技术。

谢谢。巡回的工匠,肉感的萝卜,

贸易在衣饰上往来。埃及再建奇迹。

剪下吧。大王的牙齿。龋齿。蛀牙。

贝鲁特战火正浓。我为我心爱的女子

祷告。还有什么比自私更为不幸。

圆柱比喻人民。它所支持的平顶,

上面歇满麻雀,鸽子和无名之鸟。

地球只有一个。

学生为之呼号。

小海在环保局兢兢业业。

尊重公众语汇。

放弃你的抄本。

嘴呀。拇指的错误。也要开放你的

花瓣。大叶小叶簇拥民宅。

关心我们形象的不朽。

名词已被伤害。动词愈加尖锐。

强调文论的写作。普及已有概念。

新颖取决于模仿,没有任何事物

比饥饿与睡眠更迷人。迷人的

乌比诺啊!生死攸关的时刻。

只有你能澄清葡萄和怪物。

佛面,被确定为下巴的形状

诗歌被宗教指教。

一棵树由另一棵树延续

鸟儿依然保守各自的产业。

冷静。清晰。室内的空气

并不能保证我持续练习。

一根橡皮管却能清除我的污秽。

轮廓高于内核。外部决定心灵。

大雨扑灭小雨的火焰。

孩子升至迷宫宫顶。

假人啊,以假乱真。是谁行使文字的权力。

舞蹈。暴饮。窥视。

弄蛇人。流浪汉。贪食无厌。

酒鬼自觉离开。引进毒蛇和害虫

或许是最可靠的辟邪。

公主被咬掉了尾巴,小猪被通缉

哪是你期望的果实?

“别再装蒜了。”

多莫在动画之中。

她还会爬出来。

我们可以向他扔泥巴。

他。它。她。

一个“这个”。“这一个”。多莫和“多么”。

并不奇妙的想法。天才更进一层

总能摘下天边的泥巴。

它。它。它。理念妨碍牲口

草梗也刺破肌肤。

织物和皮革被烧焦,火星

犹如从大地逃离。

剪下吧。吐出你的牙齿。

放弃集体的骄傲。狡黠。人质。

凶手隐藏暗处。这便是

牙齿的本质。你不要看着它发生,

只有挖去膝盖,避免又红又绿。

笨拙。怀恨。强制力。高尚的产品。

爱上母牛。独创和菜园。

比较扑克。相距最远。

脖颈上挂着粗布的口袋。

决裂虽然塞尚。统一还是修拉。

直线死灰复燃。秃头的火堆

我再也抓不住你的毛发。

多久了,看不见水上的军舰?

舰长与舰长交锋,已经蒙蔽了眼睛。

漂浮的气味,黄色的皮鼓,

正宗的布道,浪漫的消防,

伟大的音乐正在腐朽。粗俗。不堪一击。

形式本身不是离奇,棋逢对手

你才能体会我的诚实。

只一年。牢记你的嘴。歪曲。

在人群的后面标新立异。

抵制你的惶惑和建设。

有人幸灾乐祸。

却不怀疑人脸。

献媚的数字调进冰糖,

很快离开荒诞的寿材。

天哪。天哪。天哪。保持你的

自制。戒律。播种才能获得光辉。

精妙与深入。热情如火。

引证遗产。使水盈满水杯。

感觉的技艺,仍是过去的把戏,

为什么没有令人注意。

风俗、细密、谦恭、气馁……

尝试各种笔触,旨在强化主题。

小猪被巡警缉拿,

莫非也是命运驱使。

蓝宝石,绿松针,炼金术士,

如此奇特的腾跃。光显耀自身。

毒焰炫目。我们不能返回记忆

又怎样教诲学生。

小姐头发卷得像白菜,先生们

就少不了往她们头上浇粪

这就有点像农民了。

卑微与傲慢假想为敌。

艺术并非不可思异。

“由他去。”“她会学会射击。”

“黄一七有太多的女儿。”“山羊死了。”

死,却导致我们丧失说话的能力。

陌生,无法改变。

也不考虑其余存在。

深邃的观念聚集于空中。

土豆生于乐土。

剪下吧。暴力碾碎牙齿。

大水侵蚀。空洞和嘴。

白夜呀,洞察呀,肤浅呀,失常呀

只留下怯懦的假牙

呀。牙。哑。犹豫和怀疑。

大床进驻客厅,细节被观者吸引

花,花,花,重复开放

中国民宅被摹仿。

冒险。归公。尽力服务。

混沌的事业。秩序的写作。

创造术语的态度——剪下吧!

一,二,三。五六七。立场像偶数。

否定叙事。讨论程式。

吐去你的牙齿。翻动舌头。

文字。感觉。抽去历史。

成熟的木板。击中傻子。

兔毛在椭圆中鷱游

比例开始上升

嘴呀。希腊的先知。呶起的铁钳

鞋跟、阵营、人群、广场

处处看见孩子,游戏和新奇

更多的任务交给多莫,多莫和多么

(多么迷人的多莫)

只有剪下,剪下

剪下,剪下

 

<1990.9.1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致久石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致久石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