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亚平微博
周亚平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00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俗丽

(2009-03-23 13:29:38)
标签:

壹周

当代艺术

中国语言诗

文化

分类: 诗歌

  俗 丽

    壹周

  

    (一)

我写下“俗丽”二个字。

手指从火焰上掠过,竟像

抽出黑暗,边缘上发出深绿的火。

一只黑梨,被置于花瓶附近

它淡黄的表皮,清清淡淡

诱人的时刻。这是蛇从

花瓶的瘦颈上吐出

赭褐色信子的缘故。

 

    (二)

粗暴的叫喊,穿过了花园。

惟一的粗暴,它在油漆之上。

已经生起青烟。牛角从西北来

牧民已除去它新鲜的污臭。

两枚果核开在淡绿的球体上

它的下颏粘满发辫一样的胡须。

云霞的中间是太阳

红色和黄色交融

四射的光芒倒呈现为青紫。

 

    (三)

一件胎衣被打开,似伞的形状。

伞脊沿着黄色的线条。

一个胎儿像煤核在其中养育已久,

被我点燃,就要发出它的光。

一只白鹤,竟罩在黑色的线网里

一条蛇,周身围着铜丝,身体

仿佛张紧的弹簧,柔软的部位闪亮。

 

    (四)

面对晚霞,佛面上

现着真正的红晕。我疑惑当初

做错的一个譬喻。把佛面修饰成

激情的青草。就让它蓬勃在春天中。

花儿开过。大阔叶用酱色衬托,

打开人颅,也有一枚橘黄色的浆果

在其中。

 

    (五)

就要俗丽。南方的火焰

就像腐烂的电池,绿锈粘接在

它的下部,被扔置在煤堆。

“呼吸”还是“消灭”?这是

健壮的树干吐出的言词

 

    (六)

打开窗户的女子,在楼顶。

风终于要出现你。我却看不清

你的肺叶。蓝色的海绵体上

映着丝丝土黄。一位男子

敲击着乌木,水渍印满了地板

为银花园制作饰物的工匠

不知道清晨(竟然是)翠鸟的恶语。

锦帆路上的神寺出了凶杀案

神甫扮演着律师的角色。嘴

吞吐着叶子,像复合袋包裹着肉脯

我不知道对花园该采取什么态度

 

    (七)

我写下“俗丽”二个字

透明的木梳,牙齿上

留下星星点点的血红。仿佛

石榴的鲜肉。火焰在球体内燃烧

表皮一派冷艳,只是咒语腐蚀着

桌椅,镜子,鸟儿感觉得出肌肤的疼痛。

肉感的肩胛,侧身而去

底部的轮廓,依次为绿、暗绿、黑及暗黑。

南方的木缝,旋转着

其间浸透毒液,可以点着鬼火。

还有什么?

比朱漆涂画的眼睛更鲜明

膨胀的气球,满盈乳白

飘浮于头颅左侧,刀鞘里的

匕首,像蛇困草丛

对黑梨的光辉充满欢欣。

 

<198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致久石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致久石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