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罗西
尹罗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5,897
  • 关注人气: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2011年5月8日,这天母亲节,这天我们失去了我们

(2011-07-29 10:19:39)
标签:

转载

看完后真的是揪心的疼,类似的事情一次次的出生,完全没有了安全感

[转载]2011年5月8日,这天母亲节,这天我们失去了我们

1.第二天就要出院,口服药物后出现异常状况

430,我儿子因咳嗽经北京儿童医院问诊后,诊断为肺炎需住院。因儿童医院不能陪床、探视,所以经医生推荐到国际部。虽然费用昂贵,但还是毫不犹豫住到国际部——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经过9天治疗,期间使用过两种抗生素输液,58日主治医生问诊后表示第2天可以出院。7日晚是孩子的姑姑和姥姥值班陪床,爸爸来看时,儿子吃睡和玩得都挺好,满心期待儿子出院,但这竟是爸爸看到儿子清醒时的最后一面!

8日中午1点,我到医院接班,姑姑抱着孩子说,孩子之前都很好,可是早上10点半口服抗生素希克劳(7日孩子化验值全部正常,8日早主治医生听诊后说已恢复好了,改用口服抗生素希克劳),1050口服健儿清解液后,儿子小睡,醒来哭闹,12点发现孩子浑身冰凉、苍白、无尿(之前半小时换一次尿片),期间姥姥找过医生2次,医生2次来看过说没事、正常现象

 

2.四个多小时里,你们一直说这是正常现象

我看儿子浑身冰凉、苍白、无尿,就去找值班医生,医生看时,我们请护士量了体温是35.6度,期间儿子还有翻白眼的现象,但医生仍是说没事、正常,健儿清解液有凉血的作用,体温低用棉被包住就好了,之后我们就一直用被子包着。值班医生走后,我们不放心马上找到主治医生,主治医生来时儿子哭声小,经听诊后说,小婴儿肺炎好了之后就是这样,正常现象。我们问是不是药吃的不合适,医生肯定地说不会、没事。主治医生走后也就间隔2分钟,我就再次找到他,他来看后再次说没事、正常

我们不放心,问可不可以请儿童医院的专家来会诊,主治医生说可以,不过要交600元会诊费。我们说钱不重要,只要孩子没事就行。过了20分钟左右,由主治医生电话叫来会诊的儿童医院专家(期间我也不停地催促主治医生,主治医生说专家要走过来、慢一些、要等)。专家来看过听诊后,也说没事、正常、和用药没有关系,但之后开了一些化验血、气血、大便的检查(做上这些检查时差不多1个半小时后)。我们看孩子浑身冰凉、苍白、哭声微弱、无尿、多次翻白眼、面部发青、眼窝凹陷,觉得很不正常,请求会诊专家能否留下来帮我们观察观察,专家说我是儿童医院的医生,那边还有很多孩子呢,不行!专家走后,姥姥就又请求主治医生留在病房观察,主治医生还在说没事、肺炎好了的小婴儿就这样、比这严重的多得是、正常等,还说我这楼里这么多小孩,我又不是就看您家这一个孩子,我要是就看您这一个孩子,我就留在这里看着。我们实在不放心,就再次问他,您肯定这正常吗?没事吗?主治医生还是很肯定的告诉我,正常现象没事,还和我讨论明天可以出院的事。之后,我不断多次(每次医生走后2分钟左右)找到主治医生说孩子没尿等状况,医生一直说正常、没事,期间我也不断多次催促快做检查。大约2点半左右,主治医生说孩子可能脱水,补点盐水就好了,但还表示没事。我就又多次催促补盐水,可主治医生说要等他下医嘱由护士送到药房,药房配好药再送上来(药房在二楼,我们的病房在四楼),要等。在我多次催促中,3点左右补盐水到了,护士开始扎针,我害怕看到儿子受罪的样子,躲在门口,姑姑和姥姥陪着扎针,可是此时儿子已经不哭了,或者是哭不出声音了。

姑姑请求主治医生还是请位抢救的大夫来看看孩子吧,主治医生后又去打电话请儿童医院ICU的大夫会诊。电话打了56分钟还是10分钟,我已经不知道了,就是感觉很漫长很漫长。我不断往返于病房和医生办公室催促(之间有五、六米距离),主治医生说那边有更严重的孩子,之后还要再走过来,要等。3点半时护士终于扎上针了,可是护士说现在儿子体循环太差了,不怎么走液。这时我又找到主治医生,他说可能是酸中毒,再给点纠酸的液就好了。我请求那就快点行吗,他说要等他下医嘱给护士、再给药房配药,要等。345分左右,主治医生直接换上纠酸的液,告诉我,你的孩子可能不太好。同时ICU的医生来到病房通知我,儿子已经呼吸衰竭,呻吟、病危、有生命危险,需要转入儿童医院的ICU病房。

犹如晴天霹雳,不是你们在这近4个小时的时间里,一再告诉我,孩子很正常的、没事吗!!!我瘫坐在病房门口,听到儿子微弱的呻吟声,犹如刀子在挖我的心、割我的肉,至今这声音仍围绕着我,让我永世难忘,以至现在都不能听到婴儿的啼哭声。我还是催促、哀求能让儿子快点转到ICU。我不敢有一点对任何一位医生的不敬与怠慢,生怕因此影响到儿子的治疗。但是他们说要等电话通知那边腾床才可以,还是要等。在我的不断催促、哀求中,在445分,儿子终于转到了儿童医院ICU病房(国际部病房到儿童医院ICU病房有一条几分钟能到的直通道)。因为我极度恐惧,因为我一直不断往返于病房和医生办公室,又因为医生们一直不断的肯定的告诉我这是正常现象、很正常、没事,以至于之间没能再把儿子抱在怀里,让我永生不能释怀。

 

3.真要见钱才能救命吗?

儿子被推进ICU,医生出来通知我,必须先交住院押金1万元后,才可以治疗。我说我们是从国际部转过来的,你们不都是儿童医院吗,我们在那里有3万元的押金呢。医生说,我们是独立核算的,必须交押金,办住院手续。我是来准备接儿子出院,身上没带那么多钱,我跪在ICU病房门口求医生先救孩子,我们有钱,我们有押金在国际部。医生说那我们先上呼吸机,你去想办法,不行就到国际部办出院,把钱取出来,再办这边的住院。我真的在你们白衣天使面前无力又无助!我们只能让姥姥办理新世纪儿童医院的出院手续、再办住院。我则跪在ICU门口求大夫们一定先抢救。医生说,好,但只能先上机器、检查,必须办了住院才可以看结果,才能用药。过了15分钟,孩子的爸爸赶到了,办了住院手续。至今我也不敢想爸爸是怎样一种心镜,在准备接儿子出院时,却赶到医院看到儿子躺在ICU,满身满脸插满了管子,毫无知觉,以至之后让这样一位坚强的男人在签署医院的死亡证明时默默流泪。此时医生通知我们,说孩子现在生命体征极差,生存希望渺茫,医生特许我们进病房看孩子,在ICU里,医生们轮流做着心肺复苏。630分,呼吸、心跳停,整整对这个孩子做了1个小时的心肺复苏,730分抢救无效。那时北京下着小雨,那天母亲节,那天儿子51天,那天我正准备接他出院。

 

4.终于把一切都“放下”了

活佛说我们虽然不能生活在同一空间,但我们还是生活在同一时空,我们不能停止想你,爸爸妈妈要学会尝试让你活在我们心里,尽管这一过程非常的痛苦艰辛,我是一个懦弱的妈妈、愚蠢的妈妈,我甚至不配做你的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因为是我决定选择这家自以为最好的医院,我没有保护好我的儿子,我永远不能原谅自己。但是儿子,你知道吗,我虽然是个懦弱、愚蠢的妈妈,但是我们爱你,爸爸爱你,妈妈爱你,永远爱你!你知道吗,永远永远!

之前一直纠结在与新世纪儿童医院(儿童医院所说的国际部)的交涉中,儿子死的不明不白,我们曾要求医院对孩子的死因作出明确解释、要求就延误治疗四个多小时导致孩子离去给出说法。甚至在医院间接表示我们可以提出赔偿要求时,希望院方能以我儿子的名义全部捐款给森吉梅朵慈善学校(云南香格里拉),可以让更多贫困的孩子读上书。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和生命等值,只想这样可以帮助所有的人做些好事。院方态度冷漠,推诿责任,搪塞家属,至今没有给出解决方案,甚至还在事后首先调查家属和亲友的社会背景。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把这些“放下”了,甚至医院,这些都不重要。医院也好、医生也好,我相信这世界上是有神灵在的。医院、医生们,你们能给的对与错、是与非,对我儿子不重要,因为我们都生存在一个与神灵同在的宇宙。人在做,天在看!我希望妈妈们可以看到这篇文章,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孩子,希望当事医生们(在这里就不说名字)和其他医生们可以看到这篇文章,会从中注意到问题,希望你们今后可以成为负责任、医术好的真正的医生。如果有人能从中受益,也是儿子的福报,因为我们相信有神灵在。

我们没有按照医院的要求做尸检,不想为那个所谓的“结果”、对错再伤害儿子。这不重要。我们也找过有经验的儿科专家,专家推测可能是抗生素的药量、过敏、(没做检查不确定是哪种)导致孩子肾衰,及时发现还是可以补救。我们不是医生,不是专家,不能做主观评判。作为医生你们应该更清楚、更了解。

 

在此谢谢你们、谢谢众多在我们人生最艰难的时刻帮助陪伴我们的所有朋友,亲属,谢谢你们所有的人,还有——我的儿子!

 

 

[转载]2011年5月8日,这天母亲节,这天我们失去了我们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