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百味书屋
百味书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5,653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梁山好汉之间的十大亲戚关系

(2017-11-02 15:34:52)
 梁山好汉之间的十大亲戚关系

   
    梁山好汉之间除了“上应星曜”的先天注定之外,其实还有着如俗世一样繁冗复杂的关系,他们或师徒,或故友,或同乡,或部属,通过千丝万缕的关系形成了梁山内部的人际关系网,使梁山的世界里也有了丛生的山头和林立的派系,为貌似风平浪静的梁山涌动起了阵阵暗流。在梁山这些特殊关系当中,最为牢固、最不可分割的便是基于血缘和姻缘的亲戚关系。本期为大家盘点的便是梁山好汉之间的十大亲戚关系。

TOP10 霹雳火秦明与小李广花荣
当秦明作为兵马统制在青州军界呼风唤雨、风光无限之时,万没有想到立于朝拜人群中的那个位卑职贱的花知寨竟然会是自己日后的大舅哥,更没有想到获得这份姻缘的代价竟然会是毁家舍业,抛弃一切。作为宋江残忍计划的补偿部分,品貌全双的花小姐被当作心理疗伤的精神鸦片和生理泄洪的引流渠赠予了秦明。于是,秦明在泄愤的快感和温柔的麻痹中逐渐忘却了满门尽灭的仇恨和先妻兀自在青州城头滴血的人头,彻底沦为了元凶宋江的忠仆和帮凶花荣的妹夫。我们很难准确揣测花荣坐视秦明一家被诛和亲妹功利下嫁秦明时的心态,但从花荣最后毫不迟疑地抛弃妻儿、誓死追随宋江的举动来看,显然在花荣心中公明哥哥才是此生的唯一和全部,至于其他,与公明哥哥相比,皆是浮云一片。可怜的花小姐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政治交易的牺牲品,在秦明毫不怜香惜玉的疯狂报复中,默默地忍受着秦明摧花折柳般的纵横驰骋,以及秦明随性而发的霹雳火似的粗爆。当秦明终有一天走出过去的阴影,准备用厚实的胸膛为花小姐遮风蔽雨时,可惜已经为时已晚,人鬼殊途了。所以,不论他们是否幸福,注定都是一个悲剧。既是一个难以琴瑟和谐的婚姻,又是一个充满政治目的的功利联姻,花荣和秦明这对舅哥与妹夫之间存在着很多微妙的成分,他们不可以无所顾忌地畅谈过去,也不能够毫不避讳地指陈时下,亦有着迥然不同的未来规划。倘若没有这层婚姻关系,秦明与花荣或许因为武学上的惺惺相惜而成为挚友。因为这层姻缘的存在,两人反而渐行渐远,因为在他们貌似完美的亲缘背后隐藏着太多不可触碰的东西。所以,秦明与花荣之间是那种面上极其恭敬,内心相互躲闪,貌似比他人亲近,其实互有所忌的复杂关系。

TOP9 金枪手徐宁与金钱豹子汤隆
    徐宁是汤隆姑姑家的儿子,汤隆做延安知寨的父亲是徐宁的亲舅舅。正是由于这层关系,汤隆才得以一步步地将给予自己莫大信任的表哥徐宁骗上梁山而毫无破绽。倘若不是汤隆的出卖,徐宁一家依旧在东京过着丰衣足食、逍遥自在的幸福生活,何苦长年蜗居在水泊的囚笼之中过着朝不保夕的惶恐生活?倘若不是汤隆的出卖,身为金枪班教头的徐宁在陪王伴驾的天赐良机中,何愁觅不得高官显位、一筹生平之志的机会?倘若不是汤隆的出卖,背倚朝廷优势兵力,又有高超本领护身的徐宁自当像王禀等人一样安然度险,何至被当作枪头、孤军犯险而冤死前线?倘若不是汤隆的出卖,徐宁即使最后身死也应在抵抗金军铁骑入侵之中以烈士之名慷慨殉国,而不应当做为“狡兔死,走狗烹”的一部分死得含糊其辞,甚至让朝庭感觉如释重负、窃喜不已?当金枪班教头徐宁饱受毒箭折磨客死异乡之时,汤隆可曾为当初出卖表哥的行径而有过丝许后悔?姚看江湖窃以为恐怕很难,能将自己兄弟当作投名状敬献的人,想必早已不知“良心”二字如何去写了!好在,善恶相循,汤隆在几乎唾手可及梦寐以求的胜利果实之前重伤而亡,令其踩着表兄尸体孜孜以求的荣华富贵顷刻间都付诸东流,这也算是对汤隆当年出卖表兄罪行最为有力的嘲讽和清算吧!

TOP8 出林龙邹渊与独角龙邹润
登云山的邹渊与邹润年纪相仿,性格相似,名字又都带三点水,乍一看还以为是亲哥俩,细读之才知道邹渊与邹润其实是叔侄关系,邹渊是邹润叔叔,邹润是邹渊的亲侄子。由此看来,老邹家的计划生育搞得不好,差点孙子就比儿子大了。
邹渊与邹润虽为叔侄,却更似兄弟,两人在登云山台峪里聚众打劫,虽然规模小了一些,只有八九十人,但过得逍遥自在,闲暇之时更是公然下山在孙新顾大嫂的赌坊里过过赌瘾。没想到,这一赌竟然搭上了倒反登州大牢、直通梁山的快车,叔侄俩的世界就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邹渊与邹润作为登州派的一个小小分枝在派系林立的梁山上觅得一席之地,并为梁山事业的最终如日中天,兢兢业业地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两人虽无壮怀激烈的英雄事迹,却有暖人心怀的实干精神。最终,邹渊以生命的代价献给了自己魂牵梦绕的梁山,证明了自己对于梁山的忠诚和无悔。没有了叔叔相伴的邹润,不愿在官场苟且,继续在登云山上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
邹渊与邹润虽然是《水浒传》中的非主流,但施公却也非常慷慨大方地为这叔侄俩赋《西江月》一首,赞颂叔侄俩的好处:
厮打场中为首,呼卢队里称雄。
天生忠直气如虹,武艺惊人出众。
结寨登云台上,英名播满山东。
翻江搅海似双龙,岂作池中玩弄?
邹家叔侄虽为如施公期望成为“翻江搅海似双龙”的王者,但却也在水浒的征程里证明了自己决非“池中玩弄”的非凡价值。邹家叔侄因此也不虚水浒此行。

TOP7 朱贵与朱富、童威与童猛、孔明与孔亮、蔡福与蔡庆
“富贵”、“威猛”、“明亮”、“福庆”,不用多言,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亲兄弟,而且还有点双胞胎的意味,显然施公在人物登场之前便已酝酿已久、成竹在胸。这四对兄弟不仅名字雷同,而且性格相似,有的甚至完全没有区别,故将其放在一起一并介绍。
朱贵与朱富:
旱地忽律朱贵与笑面虎朱富是亲哥俩,且都有共同的爱好——开酒店。一个在梁山脚下以开酒店为掩护刺探情报,一个在老家村落边开酒店边做些不法勾当。直到李逵探母,这兄弟俩才得以团结在梁山“替天行道”的旗帜下共同开拓朱氏大酒店的辉煌。可惜好景不常,能力欠缺,靠出卖师父上位的朱富很快就转为幕后成了专职“监造供应一切酒醋”的主管,告别了餐饮一线。
在朱氏兄弟中,兄长朱贵相对厚道和忠义一些,是王伦时期梁山上最具招贤纳士眼光和开门搞建设胸襟的头领:一迎林冲于患难,二接晁盖于危急,打足了感情牌,用活了御人术。倘若王伦肯重用朱贵,又何至落得血溅当场,遗臭万年的悲惨结局?只可惜朱贵遇人不淑,初遇王伦心胸狭窄,不得重用,再遇林冲、晁盖,过河拆桥,背脸忘恩,朱贵于是真成了旱地的鳄鱼,越活越抽抽,成了梁山上每遇排名便止不住下垂的“萎哥”。
    朱富,名为“笑面虎”,与兄弟朱贵相比小处精明,大处糊涂,这从他立功心切,出卖恩师一事上便可以看出。短期内,朱富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不但跻身于梁山好汉之列,而且获得了比师父李云还要高的排名。但从长期来看,出卖兄弟已是江湖大忌,出卖师父简直该天诛地灭。倘若梁山真正到了坐拥天下,自立为王的那一天,相信朱富一定会被政敌们批得体无完肤,在身败名裂中尝尽当年的卖师之过。
人,可以犯错误,但有些错误一定不要犯。
童威与童猛:
童威、童猛是混江龙李俊的铁杆跟班,光彩在《水浒传》中被李俊、张横张顺以及三阮所掩盖,但从这哥俩最后活下来,并与李俊逍遥海外的圆满结局来看,这哥俩其实是深藏不露,真人不露相。童威、童猛的事迹总与李俊相互交织,而哥俩的区别也只在于用字的不同,我们可以把他们等同于一个人,也可以把他们看作是一个灵魂两个躯壳。对于他们哥俩的特点无须多言,除了跟班,就是跟班,还是跟班。从他们身上我们只要学到两点即可:识人要准确,跟人要到底。
孔明与孔亮:
秦明的无限风光是基于累累的战功和满门的冤魂,花荣的志得意满则是缘于一世的生死追随和心灵相通的志同道合,李逵的万千宠爱则是由于江州法场的纵身一跃和生不能同寝死定要同穴的生死相约。相比较于以上几人,孔明、孔亮的飞黄腾达则要来得轻松许多,只要无限景仰、饱含崇敬地喊声“师父”,一切便来得如此轻松容易。从这点上讲,孔氏兄弟是梁山上最具有投资眼光的好汉,能够敢于将毕生的武学修为压注在遇到危险只知哭天喊地的宋江身上,虽然错过了高手的虚名,却赢得了比高手更加丰厚的回报。倘若孔氏兄弟生于当下,必是天使资金的投资高手,垃圾股票的点金行家,投资市场无往而不胜的股神之神。
孔氏兄弟投资眼光极佳,但做人的标准却不敢恭维,仅仅是因为与 “本乡一个财主争竞,”,便“把他一门良贱尽都杀了”。原由之荒谬,行为之狠毒,结果之血腥,简直令人发指。或许是因为孔氏兄弟太过取巧,亦太过毒辣,二人皆死于征方腊的战役之中,是梁山诸亲兄弟当中极少的全部阵亡的一对。
蔡福与蔡庆:
蔡氏兄弟踩着钢丝游走在正邪之间,别着脑袋勒索于原被告两边,他们敲骨吸髓地压榨着狱中的黑金,贪得无厌地追求着弄权的快感,原被告皆被他们翻云覆雨地玩弄于股掌之间,而无助的犯人更是任他们随意宰割和凌辱的羔羊。他们既是魔鬼,也是天使,只要他们心中的天平略一倾斜,便决定了一个犯人是逃出升天还是万劫不复。蔡氏兄弟实是《水浒传》诸兄弟当中最作恶多端的一对兄弟。他们之所以最终未像董超、薛霸一样横尸荒野、背负骂名,这主要得益于他们的聪明和于大处时普度众生的仁慈。蔡氏兄弟的机敏聪慧使他们八面玲珑,左右逢源,以卢俊义一案为例,蔡氏兄弟在收尽梁山和李固金银之余,又都在两边做尽好人,无论城池是否得保,蔡家兄弟都是梁山、卢俊义、李固三方各自心中的恩人。由此,足可见蔡家兄弟的不同寻常,绝非为了几十两银子丢了性命的董超、薛霸可以相提并论。蔡氏兄弟于小处虽然狠毒,但在大名府城破之时,却能苦言相劝救下一城百姓性命,此大功即可抵销昔日之小过。故曰,蔡氏兄弟于大处时有普度众生的仁慈。最终,蔡福在胜利前夕遗憾而去,而“蔡庆跟随关胜,仍回北京为民”,得以善终。

TOP6 没遮拦穆弘与小遮拦穆春
穆弘摇天撼地,勇不可挡,贵为天罡正星,八骠悍将;穆春狐假虎威,“弱不禁风”,虽入地煞,全仗兄威。作为被薛勇轻松放倒,连宋江都敢于亮剑的憋足角色,穆春居然敢在龙蛇混杂、锋争激烈的揭阳地头耀武扬威,盘剥过往,完全是仰仗着兄弟穆弘的威风。倘若没有穆弘的庇护,羸弱不堪的穆春焉能存活,早就被张横之流剁成板刀面丢在江里喂王八了。正因为有兄长穆弘无微不至的呵护,本该是温室花朵的穆春才能够逆势成长,在弱肉强食的黑道纵横十余年毫发未损,并最终在马革裹尸的沙场上奇迹生还。只是活下来的穆春改变了许多,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嚣张和跋扈,因为在他受伤的时候,再也没有强壮的臂膀为他阻挡风雨,在他无助的时候,也不会再有人为他赴汤蹈火,奋不顾身。在没有哥哥的日子里,低调才是复归揭阳镇的穆春可以存活下去的唯一法宝。

TOP5 呼保义宋江与铁扇子宋清
    百无一用的铁扇子宋清在哥哥宋江的帮衬下,寸功未立便跻身于梁山好汉之列,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乡下土财主一跃成为叱咤江湖、“替天行道”的“英雄好汉”,并最终庇荫子孙,安享天年,成为梁山好汉结局当中最好的一位。回眸那些浴血沙场,终成孤魂的梁山好汉,不曾斩得一兵一卒,亦无提出半条锦囊妙计的宋清,却理所当然地坐享其成,不知九泉下的好汉们可曾为自己以命相卫的忠义事业感到丝许遗憾和失望?宋清的无能,宋江当然心知肚明,所以宋江对这位一心好农的兄弟做了非常特别的安排,宋清在梁山上的主要工作不是征战于沙场,也不是调度于后勤,更不是运筹于帷幄,而是专职摆宴席,基本就相当于一位餐厅的大堂经理。宋江常常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踮着脚尖痛骂蔡京、高俅等“任人唯亲”、“排除异己”,不知说完此言的他蓦然回首,看到忙碌着摆宴席的“梁山高干”宋清时又是作何感想?
TOP4 王英与扈三娘、张青与孙二娘
王英与扈三娘:
     王英就是一头亢奋的种猪,而可怜的扈三娘则是精神上被宋江强奸,肉体上惨遭王英蹂躏的柔弱羔羊。把如此不同的两个人生拉硬扯成夫妻,简直就对“夫妻”这两个字的亵渎。王英与扈三娘的准确关系应该是:满是邪欲的色狼与毫无灵魂的充气娃娃。

张青与孙二娘:
    人肉夫妻店的老板和老板娘。所经营的餐馆卫生条件极差,肉馅里面还有人小便处的毛发。更为发指的是,他们为了降低成本,专门使用各种未经防疫部门检疫的、来历不明的肉制作肉馅,并且违规添加各种足以致人昏迷的添加剂,是黑心、无良餐饮业主的先驱。不过,尽管人肉酒店的卫生条件极差,但却远近闻名,是《水浒传》中的明星级店铺。这一切成绩的取得自然离不开两位当家人张青与孙二娘的苦心经营。
    张青与孙二娘的结合缘自一次不成功的打劫。少年青狂又不学无术的张青,在犯下滔天罪行之后,只能依靠剪径来维持生计,没想到却碰上了江湖前辈山夜叉孙元,反成了人家的阶下之囚。这次失败的打劫虽然尴尬,但却让张青因祸得福,阴差阳错地成为了孙元的徒弟兼入赘女婿。张青与孙二娘的结合成就了一段“血色浪漫”的佳话,并将人肉制品的传奇远播于天下。
张青与孙二娘是恩爱的,尽管孙二娘“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的风骚扮相,以及遇到武松时的轻浮表现,总让人觉得她是一朵急欲出墙的引蝶红杏。但在张青死于乱军中后,从孙二娘“着令手下军人,寻得尸首烧化,痛哭了一场”表现来看,孙二娘貌似风流的外表之下其实隐藏着一颗对爱情坚如磐石的心。
     人肉店的血腥,让人们忽视了作为杀人魔王的张青与孙二娘同样也有爱与被爱的渴望。或许,用满是血污的手相拥相抱让人感觉毛孔发冷,在残肢断臂的案板上巫山云雨使人感觉奇葩另类。但这份在血肉横飞之中悄然建立的爱,并不比世上任何的爱低贱和廉价,它同样是高尚、真挚和经得起考验的。

TOP3 船火儿张横与浪里白跳张顺
    梁山上几对亲兄弟里面,张横与张顺算是整体实力最强的一对,特别是张顺,最后竟然能够成神成佛,将强盗出身的张氏兄弟一下子送上了令人顶礼膜拜的神坛。
    张氏兄弟最初在江上联手做抢劫生意,之后哥俩各奔前程:张横盘踞浔阳江上继续做私商,而张顺改头换面成为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卖鱼牙子首领(其实就是垄断市场的黑道大哥)。兄弟二人都以心狠手辣著称,张顺眼都不眨一下便杀了李巧奴满门,而张横在长年的杀人越货买卖中,冤死在他板刀面、馄饨下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张横、张顺原本都是令人不齿的杀人魔王,但一个人的到来彻底完成了他们哥俩的人生救赎,并引领他们走上了人生和事业的双重巅峰,这个人便是宋江。
宋江初遇张横时,张横还是浔阳江上做私商的强盗,是宋江让他见识到了投身天下的宽广和蜗居江边的渺小。宋江的个人魅力,深深地感染了张横,使目不识丁的张横勇敢的走出了狭小的揭阳,奔向了辽阔的天下,并最终华丽转身成为征辽灭三寇的民族英雄。
    张顺是在与李逵惊心动魄的龙争虎斗中闪亮登场的,他的出现犹如一个最强音,一下子唤醒了人们心中对于英雄的原始崇拜,这也注定了张顺此后的不平凡。虽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张顺与兄长张横却有诸多不同:张顺六尺精悍,相貌出众,机智多谋,武功卓绝;张横七尺壮硕,长相粗犷,冲波似怪,跃浪如鲸。张顺更像优雅的天鹅,高贵之中尽显灵动;张横则像强壮的鸵鸟,彪悍之余满是蛮横。
    相较于把自己吓得险些尿裤子的张横,宋江自然更加青睐张顺这只白天鹅。于是,宋江对张顺一见如故,而张顺对宋江也是一见倾心,两人自此成为挚友,陪伴始终,直到涌金门的悲壮一别。
可以说,宋江是张顺的伯乐。正是宋江的出现,才让张顺完成了从魔到神的浴火重生,特别是涌金门舍生取义的壮烈一跃,更将张顺的形象升华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不但被御笔亲封为“金华将军”,而且还成为《水浒传》中最受读者喜爱的一位英雄好汉。

TOP2 阮氏三雄
    作为劫取生辰纲的主力和梁山水军的奠基人,三阮是梁山好汉中的标志性人物,他们身上的直率、热血和忠诚感染着每一位读者,已经成为诠释梁山忠义的一面旗帜。兄弟三人自石碣村出发,一路追随晁天王,劫生辰纲,夺梁山泊,大战黄安,勇闯江州,虽是刀山火海,万丈深渊,兄弟三人从来都面不改色,眉不微皱,至直晁天王病危,仍旧不离不弃,真正履行了当初“这腔热血,只要卖与识货的”的誓言。随时读来,都令人血脉喷张,大呼过瘾。
晁天王身死,三阮仍旧恪守忠义本色,尽心竭力辅佐宋江。面对宋江的打压和揭阳势力的入侵,三阮在水军中的地位江河日下,从奠基人变成了边缘人,完全交出了水军的领导权。寻常人遇此不公之事,尚且会冲冠一怒,更何况以热血著称的三阮?然而,阮家兄弟在此事上表现出了令人钦佩的全局意识和高风亮节,不但丝毫没有怨言,反而更加全力以赴。即使到最后,阮小二阵亡,阮小七、阮小五反而过来安慰宋江:“我哥哥今日为国家大事折了性命,也强似死在梁山泊,埋没了名目。先锋主兵不须烦恼,且请理国家大事。我弟兄两个,自去复仇。”每每读到这里,不由得潸然泪下,阮氏三雄的忠心赤胆无须多言已跃然纸上,想必宋江听罢定会对以往的猜忌和不公而后悔莫及。
    阮氏兄弟出场之时,便是小二、小五、小七,他们是否还有其他散落他乡的兄弟,不得而知。兄弟三人富贵同享,苦难共当,不离不弃,生死相伴,虽无半句相亲相爱之语,却有终身患难与共之行,兄弟自当如此。最终小二、小五相继阵亡,只剩下阮小七“带了老母,回还梁山泊石碣村,依旧打鱼为生,奉养老母,以终天年。后来寿至六十而亡。”阮氏三雄从石碣村出发,最终又回到了石碣村,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但那段曾让我们热血沸腾以及热泪盈眶的传奇却永驻于你我心中,并伴我们走完此生。

TOP1 亲连亲的登州派
    登州派是一个建立在复杂亲戚关系之上的家族式派别,他们以血缘和联姻为中心点,延伸出了一个庞大的亲戚网:解珍解宝是亲兄弟,孙立孙新也是亲哥俩,解珍解宝与孙立孙新之间是姑舅兄弟关系,孙立和孙新的姑姑是二解的母亲,二解的舅舅便是孙立孙新的父亲。孙新老婆是顾大嫂,顾大嫂的母亲又是二解的姑姑。所以,孙新既是二解的表兄弟,也是二解的表姐夫。孙新顾大嫂的亲哥哥是孙立,孙立的老婆是乐大娘子,乐大娘子有个亲兄弟便是铁叫子乐和,乐和是孙立的亲小舅子,自然也就成了孙新、解珍解宝这些或亲或表兄弟眼中的“乐和舅”。
登州派虽然都是亲戚,但也有亲疏远近之分。比如解珍解宝深陷大狱之时,不去央及位高权重、更具人脉的孙提辖,也不去肯求亲上加亲、机智聪明的小尉迟,而是径直去找略显莽撞的乡村悍女顾大嫂(最终其实还是依靠的孙氏兄弟),这就充分说明了在二解心目中表姐顾大嫂远比两位表兄更亲近、更可信。事实也证明,孙氏兄弟对二解的蒙冤热情不高,特别是孙立,几乎可以用冷漠来形容。若非顾大嫂的积极撮合,二解必将冤死狱中。可见,即使是亲戚也非铁板一块,也都有各自的私心和利益所在,只不过相对外人而言更显团结一些罢了。
    步入梁山之后的登州派,首次在利益诉求上达到了空前的一致,因此也更显凝聚力和战斗力。这让一心分化瓦解,从而达到分而治之目的的宋江大感不安,于是绞尽脑汁打压登州派核心人物孙立,拉拢和扶持次要人物解珍解宝,制造登州派的内部矛盾。宋江的一系列措施使人多势众的登州派始终都没有成为可以左右梁山政局的核心力量。登州派虽然失之东隅于政坛,却收之桑榆于善终。派内的主要人物孙立、孙新、顾大嫂、乐和都落得圆满结局,唯有那对被宋江人为拔高进入天罡的解氏兄弟屈作了乌龙岭下的冤魂,未能荣归故里。看来造化果然弄人,不管二解是主观故意,还是被动承受,当他们踩过自己昔日大哥头顶之日,便也到了他们行将魂飞魄散之时。所以,不论是在江湖,还是在现实中,有一些界线还是不要踩过的为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