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年电脑班教师
老年电脑班教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928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返乡探亲侧记》之二

(2010-07-18 09:42:50)
标签:

杂谈

           往 事 悠 悠

           《返乡探亲侧记》之二

  因为女婿是本次列车的检车乘务长,所以我和老伴被列车长破格安排在乘务员宿营车剩余的铺位上,而且是两个下铺。这里非常安静,因为随时都有乘务员在休息。可是,没有普通卧铺车厢里所应有的自由,手机要设为震动,通话要到车厢连接处,不能大声说话,连咳嗽都要竭力地忍住,天黑了也不能开灯。

  天色渐暗,窗外是朦胧的戈壁,车里只有暗淡的脚灯。我拉上窗帘,躺在铺上静静地享受着列车有节奏地一起一伏摇篮般的快感。这感觉在列车大提速之前是绝对没有的,为了保证列车的高速运行,线路质量提高了,钢轨都改用了焊接长轨,车辆也都进行了更新。大约还没有到吐鲁番,我就已经进入梦乡了。

  当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列车已经到了甘肃境内。下午四点多就到了兰州,相当于乌鲁木齐至北京总距离的一半。

  我已经有十三年没有坐火车了。列车几次提速的事,虽然耳濡目染,可是今天亲身体验却依然让我震惊。乌鲁木齐至北京,3768公里,走行41小时47分。这是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1958年的夏天,我随学校进新疆。当时这条铁路刚刚通车到峡东。记得那时我们乘硬座车从天水到兰州,然后换乘拉运货物的蓬车,到峡东后再换乘卡车到乌鲁木齐。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坐那么长途的卡车。卡车在“搓板路”上颠簸着,穿越茫茫戈壁。每个同学都是一身的灰土,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我晕车十分厉害。开始时不停地呕吐,以后胃里的东西吐光了,难受之极,只剩下一口气。现在已经记不清当时是怎样撑到了乌鲁木齐的。

  以后,兰新线逐渐向新疆腹地推进。还记得我第一次从乌鲁木齐出发返乡探亲的时候,兰新线已经通车到了盐湖。放假了,学校用卡车把探亲的师生拉到盐湖。当时盐湖唯一的“旅店”就是一间如今已经记不起有多大的木板房。一张巨大的通铺,没有床单,没有被褥,没有任何的床上用品,每人不足一米的铺位,中间没有间隔,不分性别地排号入住。

  到1962年,兰新线才铺轨到乌鲁木齐。至于哪一年开通了69/70次,我已经记不得了。

  在我的记忆中,乌鲁木齐至北京的69/70次列车,从一开始就是特快旅客列车。可是在许多年里,这趟列车在兰新线有的路段其慢“如牛”,甚至还跑不过汽车。从乌鲁木齐到北京,要走四个昼夜。那是怎样难熬的四个昼夜呀!年轻时,每年享受探亲免票(硬座),工资低,又买不起卧铺,只好坐硬板凳了。实在困乏了,钻到座位下面去睡一觉。每次探亲回到家,两腿浮肿,头晕眼花,几天都恢复不过来。

  有一次回家探亲,父亲郑重地对我说:“你回来一次很不容易。我和你妈商量过了,以后我和你妈无常(回族称“去世”为“无常”)的时候,事先就不告诉你了。告诉你,你也赶不回来。”

  听着父亲的话,我痛心疾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话竟成了父亲的遗言。

  1990年夏天,铁道部在锦州召开全路职教科长会议,我被通知参加会议。我高兴地写信告诉父母,说我大约在85日到家。可是由于会议推迟一周,我未能按时到家。待我到家的时候,父亲已经去世一个星期了。

  母亲告诉我说:“你爸爸一直算着日子等你呀。6月15那天(正是我计划到家的公历8月5日),正是你该到家的日子,你爸爸无常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瑞轩怕是不会来了’。”

  我跪在父亲的坟头,呜咽着,泪如雨下。我对不起我的父亲呀!

  再以后,母亲去世,我也未能见到最后一面。

  我的这次回乡,主要是约兄弟姐妹一同回家,为父亲辞世20周年举办祭礼的。

  20年过去了,我再次跪在父亲的坟头。心里默念着:“爸爸,我回来了。现在回来已经不用那么长的时间了,也不象过去那样艰苦了。”

  现在想起来,如果那时火车的速度象现在这样快,通讯手段象现在这样便捷,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同父母见最后一面的。

  在这条铁路线上常来常往,一晃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往事悠悠,不愿再提起了。

  时代在进步,铁路当然也在进步。听说,从乌鲁木齐到北京的铁路客运专线已经着手兴建,开通动车组也指日可待。或许,我再一次回乡探亲的时候,只要十几个小时就可到达北京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