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2014-05-20 23:11:20)
分类: 名家集评

    篆书作为中国传统书法艺术中最为古老的一种书体,在漫长的书法发展史上有着神圣的地位。在书法的发展过程中,篆书有着一个从简单到复杂再到简单的演变过程,当下所指的篆书泛指包括大篆和小篆两大类古文字意义上的书体。在展览催生书法不断走向繁荣的背景下,中国书法显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潮,而在行草风靡书坛的现状下,篆书作为篆、隶、楷、行、草五体之首不断走向式微,逐渐被边缘化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综观重庆近年篆书创作现状,无论是创作队伍、取法对象、创作意识,都与整个地域应有的地位相脱节,与全国相比较而言也相对落后。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提起重庆篆书创作,徐无闻先生是不可不说的一个人物。无论是他自身在书法篆刻上达到的高度,还是他对后学的影响力目前来看,都是他人所无法超越的。徐无闻先生以工稳一路的小篆闻于世,其从文字学、文学意义以及书法的艺术性上在现当代书法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徐无闻先生的弟子及再传弟子都在继承并恪守着工稳一路的篆书、篆刻创作,鲜有后学能在继承的基础上跳出先生的藩篱,自成面貌。如果以中国书协主办的各项展事为参考标准的话,重庆的篆书创作自八十年代以来几乎一直被行草书所淹没,精心识篆、习篆者屈指可数。
    当下重庆的篆书创作基本上呈现出以下三种状态:
    一是以工稳一路为主要创作方向、以铁线篆为主攻对象,代表书家有张裕纲、张一农、吴茂礼、傅舟等,均受徐无闻先生影响颇深,取法秦李斯《峄山刻石》、《泰山刻石》及唐李阳冰的《三坟记》,用笔圆劲、点画厚实、章法严谨。工稳整饬的篆书更需要创作者的潜心学问和静心思考,所谓不激不厉静穆绵远,重庆这一路的篆书创作者大都篆书、篆刻二艺并举,已不单单是纯粹的书法创作。在追求整齐划一、结构完美的同时不可避免地陷入工艺美术化的窠臼,即便是穷其一生很难超越前人,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貌。但不可否认,工稳一路的篆书、篆刻有着较大的创作群体,其风格鲜明,易于辨识,基本上代表了重庆在篆书、篆刻方面的水平。如何在继承篆书创作严谨、务实的基础上博涉兼优,广采众长,在篆书广泛的取法对象中丰富完善笔墨技法等,最终在前人的肩膀上再进一步是此路创作者应该思考的问题。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二是以写意一路为创作方向,以周、秦金文等为取法对象,代表人物有戴文、卢国俊等。不得不说的是,戴文以篆书、篆刻相互辅佐,以笔养刀、以刀现笔,篆书取法金文(《毛公鼎》、  《散氏盘》等)、汉篆(《祀三公山》等)两条路线,形成了用笔老辣、情趣盎然的自家气象,尤其在全国首届篆书展这样的全国专项书体展中能折得桂冠,弥补了重庆篆书在全国获奖的空白,难能可贵。其融秦篆、汉篆于一体,在技法、墨色、形式等方面对当下篆书创作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尝试,对当下重庆乃至全国的篆书创作者都起着良好的启示作用。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三是以清代篆书为取法对象,兼习篆书者。清代考据学的兴盛,碑学的复兴直接的一个结果就是使得唐宋元明等几代以来被冷落的篆书重新得到重视,且在金石学的催生下出现了一大批篆书、篆刻大师,譬如赵之谦、吴昌硕等在篆书创作上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重庆的篆书创作者中兼习多种书体者取法明清篆书的也有一批。以当下仍然活跃的作者来看,王仓铭、毛锡雄等都对篆书创作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探索。清代篆书在经历了前人不断对篆字进行完善整理的基础上,趋于更加成熟,易于学书者进行辨识和创作。然清人篆书多自家习气,与早期篆书的高古、朴茂已相去甚远。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当下重庆篆书创作现状管窥(文/王军领)


    如果说自上世纪七八十年开始,重庆的篆书创作者是在前人的基础上不断前行的话,承前启后、流转有序或者应该是书坛一件幸运的事儿。然而,当下重庆的篆书创作队伍几乎出现了断层现象,真正师而有序的一批书家已近知天命之年,而能有志于篆书研究且得到书界认可的篆书后来者寥若晨星。这一现象虽然与整个时代和社会风尚所一致,但却不得不令人担忧。在整个时代进入信息化后,我们在惊叹信息化给我们学习书法提供了便利条件的同时,电脑等各种“不利”因素也对整个书法产生了很大的冲击,更不用说篆书了。如果说楷书、行草书偶尔还有实用意义的话,篆书则是所有书体中实用性最差的书体。赏篆者稀,习篆者寡,篆书对书法家修养要求高,对受众要求也高。字义的了解、字形的释读、审美体系的确立,都对篆书的传承提出挑战,理解和判断容易产生隔阂。这些对老一辈做学问的先生来讲津津有味于兹.而对于一个生活在当下社会环境中的习书者却很难对习篆的前提(识篆、辨字)而乐此不疲。正如傅抱石在《中国篆刻史述略>>中所说:“与篆刻相生相成的‘铭刻’艺术,魏晋以来突然的衰歇。篆刻所赖以成立的篆、隶书法,六朝以后被软化渐变为楷书、行书、草书的发展。篆刻既和铭刻书法脱了辐,丧失了有力的凭藉,自然陷入沉滞的命运之中。”面对这样一个需要修养、需要时问和精力来磨炼的古老书体,篆书已是远古的足音,今人想要超越前贤几乎没有可能。重庆作为最年轻的直辖市,其整个城市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已经不允许人们静坐书斋孤芳自赏,篆书从其自身的特点来讲,给当下的书法爱好者出了个大大的难题。
    前人说古质而今妍,时势之必然。当代人好妍薄质,秀美一路的行草大兴而古厚朴茂的甲骨金文则少有人问津已是当下中国书坛有目共睹的一大现象。然而.书法关乎文化,整个社会的文化以巧媚为能事恐非幸事。因此,重视篆书、发展篆书,不断丰富篆书的技法与笔墨语言,不断强化篆书取法多样化以及在形式美上的创新,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中赋予篆书更多新的时代内涵,是书法爱好者和书法工作者应有的历史责任。

                         (来源:重庆书画艺术网 中国书画艺术精品网 www.cqart.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