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坚挺、困惑与期待中前行——浅析重庆行草书创作现状

(2013-08-08 07:59:16)
分类: 理论前沿

抗战时期,重庆作为战时都城,于右任、郭沫若、沙孟海、沈尹默、潘伯鹰、章士钊、谢无量、柳亚子、祝嘉、吕凤子、高二适、刘孟伉、胡小石、陈独秀、潘天寿、傅抱石、徐悲鸿、沈子善等一大批全国书画名家云集山城,滋润并深度影响重庆文化,一时具有主导全国文化的中心地位。抗战结束后,这些名家陆续离开重庆,但对重庆的影响一直迨及当代。抗战后的三十多年间,重庆书法中坚周萼生、晏济元、黄笑芸、许伯建、曾右石、冯建吴、黄原等诸位先生深受陪都时期驻渝书法名家的群体浸润,在这批书法篆刻家的影响下,后续者徐无闻、魏宇平、屈趁斯、徐文彬、周永健、刘庆渝、夏昌谦、毛峰等逐渐活跃于重庆、四川、全国书坛,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在老中青三代书家的带动和培养下,王颖、卢德龙、齐江、兰滇军、乔堃龙、刘阳、曲松山、李文岗、李刚、张裕纲、张一农、吴云斌、曹建、黄建华、傅舟、曾学斌、漆钢、廖科、熊少华、戴文[1]以及稍晚一些的王兴国、刘再兵、李健、周庶民、林健、胡永庆、胡正好、郭继明、彭洪顺[2]等一批才华横溢的创作新锐脱颖而出,频频在全国书展中摘金夺银,重庆书法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形成了与重庆特大城市相匹配在当时足以雄视全国书坛的书家群体,特别是重庆市直辖前后,一些优秀的中青年书家在此阶段形成、积累了一批重要成果,在中国书协主办的展赛中重庆入展、获奖数占全市总人口数的比例居全国中上水平,重庆书家及其书法活动异常活跃,影响和带动了辖区内各地的书法作者,各种层面的展览、看稿研讨、培训活动丰富多彩,重庆书法创作进入到继陪都书法之后的第二次发展高峰。

三十多年来,在重庆书法发展过程中一个不容忽视的时代背景是行政区划的改变。文化影响悠远,行政区划的改变不可能割裂本来同属一体的巴蜀文化,但会对地域文化的发展有重要影响。在改革开放近二十年的一九九七年,重庆由原四川的一个区域成为中央直辖市,对重庆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有着重要影响。巴蜀文化源远流长,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以雄逸神奇、灵秀诡异的文化总特征著称于世,直辖前,重庆隶属于四川,行政、文化一体,当时的重庆属四川书法的一个主要板块之一,两地书家“一家亲”,联系非常密切,举办了一些重要的展览,开展了一些有价值有影响的书法活动,激活了本省的青年书法创作骨干,四川省很快成为全国书法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包括当今重庆书法创作的许多中坚力量就是在这一时段走向成熟的。重庆直辖,区划有别,一九九八年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巴蜀风·15人书法晋京展”为一个重要标志,这个展览在巴蜀书法史上有一定的意义,既是四川地区书法界的“分家宴”,也为两地培养、发现了一批创作人才,对推动重庆直辖后的书法发展有一定的影响。此后,四川、重庆分别以“蜀文化”、“巴渝文化”作为行政旗帜下川渝文化各自的航标,重庆书法的领航者以“巴渝风”为文化的绳缆,迄今为止,已举办了四届“巴渝风·重庆青年书家提名展“,此系列展以及直辖后的届展为重庆发现、培养、储备了一大批青年书法创作人才,在重庆书法发展史上有重要影响。由此,行政区划的改变是重庆书法发展的新起点。

近三十四年来,重庆书坛涌现一批擅长行草的名书家,有守法《兰亭序》、《十七帖》等王派法帖,法度谨严、结字典雅的许伯建先生;有将汉魏碑版笔法熔于行书之中,朴素清正,厚重郁茂自铸一家风范的魏宇平先生;有风规致远、清雅沉着、用篆籀法入行草而自成规模的徐无闻先生;有以魏晋为基,参法宋元明清,古法熠熠、独抒胸怀的周永健先生;有将汉隶熔入行草书创作,正大雅逸、自铸风范的刘庆渝先生。他们直接影响和带动了一大批擅长行草的青年新锐,并很快活跃于书坛,称誉全国。其中,有以篆隶为基,参悟黄庭坚、何绍基、谢无量、弘一家法以奇伟风格著世的李文岗;有深入钻研明清传统,采时人精华的齐江;有深谙魏晋古法汲徐文长等明清诸贤风神尤以笔法胜的漆钢;有入古而非以形会,执化机而显灵智,书风奇诡变异而自成一格的乔堃龙;有宗法《急就章》,下探王蘧常,形成浑厚飘逸的章草书家吴云斌;有熔《石门颂》、《好大王》于章草古法,独抒胸襟,形成奇峭苍润、雄浑隽雅、独抒胸襟的章草书家郑永松;有以明清调为主,以诗画精神入书,沉雄厚重、意气郁勃的熊少华;有宗法二王行草,醇正雅逸,文质相应的廖科以及自首届兰亭奖以章草摘取桂冠之后,近年来在全国展览中获奖、入展近十余次,取得了骄人成绩成为获奖专业户的胡永庆;有由宋入魏晋,以砍绞笔法为胜,雄逸典雅、才气横溢的林健;还有以魏晋行草为宗,参赵孟法,强调用笔的蒙中;行草由宋入晋唐、独抒性情的胡正好等,这些书家当年正三十四岁,正值青壮年,意气风发,以一定的整体阵容在全国书展中频频获奖,筑就一时风骚,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这批书家成为更年轻一代青年书家的导师。近五年来,重庆行草书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展览(含单项展赛)总数有六十余件,占据重庆入展总数的一半。可见,行草书创作在重庆书家群中占有相当的位置,这与前述老中青行草书法家的引导有着重要的关联。擅长行草的后起青年书家王成金、王军领、朱睿、李中华、宋世勋、张军、徐崇尧、章文灿、雷虎、谭登堂[3]等在前辈的带动下,深入传统,关注时代,在全国性书展亦有较好的成绩,当是重庆行草书创作的新生力量。

以整体观之,进入新世纪十多年以来,重庆书法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一些功成名就的书家逐渐步入中老年,或事务累身,或精力不济等各方面原因,创作的锐气开始消解,固化自我风格而趋向一种程式化书写,渐而远离展览逐步沉寂于书坛。后来者能力鼎全市书法于全国昭名者只零星几人,已无整体阵容的奋发,重庆书坛似乎集体失语后劲乏力略显暮气,开始呈现出低迷状态。近五年来,中国书协主办的近二十余次展览(含单项展赛)入展(含获奖)作者总计八千多人次,重庆占一百二十余人次,仅占1.5%左右,其中,进入获奖层面的全国总计六百余人次,重庆占6人次,仅占1%左右。毋庸讳言,当代书法展览的运行机制还存在一些问题,其入展、获奖数也不足以完全说明一个区域书法发展的整体情况,但在书法艺术没有科学规范的数理量化评判标准的实际情况下,展览成绩当是一种重要的参考。近年来,重庆书法创作逐渐远离当代中国书法创作主体话语中心的现象,探究原因十分复杂,文艺发展与地域历史文化的积淀和影响密切相关联,重庆地处长江中上游临近三峡,文化发源较早但较中原文化有相当的差距,地处高山峡谷,自古属偏僻之地,春秋战国以来,多属板楯蛮居住地,加上地理环境对人的影响,造成重庆地区先天的文化营养不良,文化的积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抗战陪都的文化沉积,增加了文化厚度,而不能力挽。经济的发展情况及其人的生存环境现状对文艺亦有影响,重庆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文化建设尚未真正上升为当政者的治世方略,文化机制不健全,保障不够,重庆的绝大部分书法作者生活在社会底层,为生存而奋力劳作、打拼,很少有时间、精力去研习书法,而使之成为一种非常业余的爱好,偶有空闲时写上几笔,实难进入到一种较为专业的状态。

近年重庆的行草书创作面对高潮迭起、汹涌澎湃的当代书坛,显露出以下一些特点:一是重庆行草书创作队伍极为不稳定,缺乏一支能长期持久深入钻研行草书创作,能积累、固化形成一定阶段性成果的书家群,行草书创作队伍有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现象,曾经有过辉煌战绩的老作者多数已退出全国展赛,或潜心于固化自我,或对当代书坛大潮无所适从,躲进小楼作自赏状,或困惑、观望而待之;或精力不济,锐气减弱,力不从心,渐而淡出视野。而后来的年轻书家又缺乏应有的实力厚度鲜有扛鼎大梁者。曾有一定成绩且有良好艺术发展潜质的一批行草书家近年很少有他们参加书坛活动的踪影,而且由于现实社会环境的巨大影响,更为年轻的有较好艺术发展资质的作者十分鲜见。二是重庆行草书创作注重内在性表现,忽视作品的形式表现。在不同的书家层面均有此现象,只注重书法的内质,不重视甚至忽略当代书法创作的形式表现特征,不重视作品的整体包装在当代书展中是很难出秀的,书法的本质内容在于书家通过对毛笔的高效挥运,形成丰富的线条进而书写出优美的字形与篇章,使之符合中国古典美学核心、精神要旨和民族的审美习惯,让人赏心而悦目,字中韵与字外意均是书家的追求目标。新世纪以来,当代书法家从古人遗迹、西方美学、民俗文化、平面设计等诸多领域中受到了启发,开始注重作品形式的表现,强调拼接制作,拓展了书法的表现方式,曾有人认为这同样是书法作品的表现内容之一。通过与书写内容以及章法相协调的形式表现,能增强作品的视觉美。重庆行草书作者多注重书法的传统属性,对其当代属性研究、表现不够,创作观念有些滞后,近年来在全国书展中获奖、入展的作者基本上是比较注重形式表现的书家。因此,重庆行草书家尚需进一步解放思想,敞开胸怀,对待时风不能做简单的抵制或作无所适从状,需要用睿智来化解,时风或许是一把双刃剑,问题是看我们能否站在一定的高度对它进行有效的剖析,采取拿来主义丰富自我的艺术表现而非一概加以简单排斥抵触,重庆行草书不缺乏有内涵富有个性的作品,缺乏的是作品的完整性、丰富性、时代性的综合协调表现,古人那种从上到下、从右到左的自然化书写程式形成的作品,只是当代书法创作的基本表现方式之一,而非全部表现,试想,只用这种基本方式去创写的作品能在当代书展中引起评委的关注吗?能满足味口越来越大的当代书法读者吗?不管你技法多么的高深、作品意蕴多么的悠远,也难以吸引眼球。三是取法问题,重庆行草书创作取法路数尚需拓展,已成名书家多在宋、元、明、清中的黄庭坚、赵孟、徐渭、何绍基、吴昌硕及现代弘一法师、谢无量等诸家中撷取营养,也有一部分取之章草,总的取法路数较窄,上溯者不多,部分书家形成自我面目或“结壳”较早,持久深入一家参用他法化合为妙境者不多。胡永庆多年研习章草,从本源上拓展、丰富内外表现实属不易,一些年轻的行草书家在取法上作了调整,开始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二王一脉,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成为重庆青年行草书家新一代的翘楚,但他们多从二王小行草入手,应注意与全国同道者拉开一定的风貌差异,以避免雷同化倾向,在字法、章法的虚实,空间营造乃至厚重度等深层次上需进一步研讨山阴妙法,以求更胜景,注重外在形式的稍过而更应转化为探求外在与内在的有效统一。四是过去一个时段,重庆行草书以软美轻逸为尚。为书者,倘能有“大江东去”式的中原豪迈之气,或“小桥流水人家”式的江浙秀美之风,且能将之做到一定的极致,定能在大展上抢人眼球,贯之德胜、修养甚至可能开宗立派雄视当代书坛。目前,重庆行草书创作在作品内涵、形式、风格等诸方面尚未达到某种极致也没有产生一种异乎于其它地区的群体性特征风貌,虽然当代书风流派难立,但,不同区域的人气质上的差异会自然形成地域风格上的总体差别,如河南书法与江浙书法在总体气格上还是有别的。重庆曾属巴蜀文化的重要板块,直辖后地域文化的归属在何处值得研究,文化指归的混钝和迷茫使创作主体的文化取向缺乏一定的自信,书法创作在取法、形式、风格等诸多方面的整体性地域特征不凸显,缺乏风格独具、功力非凡、内涵深邃、形式新颖的作品和行草书家群体亮相于全国书坛并能引起瞩目。

当前,重庆行草书创作有许多资源可以值得有效借鉴、开发。一是市书协举行第三次换届之后,在刘庆渝主席的带动下,在机制建立、人才培养、书法教育、活动开展等诸方面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的措施,是行草书创作出人才、出精品的重要保障。二是重庆有相当一部分成名书家以行草书名世,他们有丰富的行草书创作经验,需认真加以研究,进行整合,以资后学,当是一笔重要的财富。这些书家特别注重笔法,在挥洒之间,充分调动笔锋,砍、切、绞转互用,牵引生发,率意为之,古意盎然,清新脱俗,让人耳目一新,加以总结、提炼,可以实现笔法与字法、章法相结合而以笔法胜的行草书区域性创作风貌,将有利于提升重庆行草书创作水平。三是重庆有以《景云碑》为代表的大量珍贵的秦汉篆隶碑刻遗存,行草书家要从这些篆隶遗存中吸取营养,以开创行草创作的新景,况有现代书法大家刘孟伉将篆隶之法熔入行草创作的成功范例作为借鉴。四是依托西师学派(即原西南师范大学,现西南大学)的学术成果为重庆行草书创作提供理论支撑,以便用新的视角和勇猛的进取精神为重庆行草书创作探寻更美更亮的凝固点。西师学派是由徐无闻、周永健等先生开创,有书法理论与实践并举的优秀传统,人才辈出,取得了一系列成果,成为全国高校中的学术重镇,当为推动重庆行草书创作助力。

综观重庆行草书创作,有挑战亦有机遇,重庆书法作者尚需进一步解放思想,把握时代潮流,承认不足而能奋起直追,向传统经典深度挖掘,向时人精华借鉴,在书法的研习中,用慧心把握分寸,张显主体精神,既不做“书奴”,亦不做“跟风者”,悟道淡定,沉寂翰墨,力戒浮躁之风气,把有限的经费用在出人才、出精品的刀刃上。重庆人有大山大水凝练出的不屈性格,有前辈书法家给我们留下的珍贵资源和良好的师道环境,倘若能如此,重庆行草书创作会出现新的时代高峰,重庆书法家具备这种潜质。

 

 

     注:本文[1][2][3]处所列举的书法家均采用按姓氏笔画排序

                   (作者:张爱民,来源: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  www.cqart.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