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自然的颂歌:怀念与想往——读彭柯的画

(2010-06-16 13:28:25)
标签:

杂谈

分类: 名家集评

大自然的颂歌:怀念与想往——读彭柯的画

 

  彭柯的画是献给大自然的颂歌。

  一幅画就是一首歌。

  高亢、婉曲、优雅、粗犷、欢愉、忧伤……一切人世的情感化在他的笔下,经过了反复的筛选、过滤、提炼,才又重新注入丘壑花鸟、草木鱼虫之中。所以哪怕是四尺六开拟的小曲,因为浸濡了真实的悲欢,都能让人心中一动。

  但彭柯是个含蓄的歌者,少有直抒胸臆、澎湃热烈的作品,它们是婉曲低回的,带点淡淡的怀念和向往,能感觉他的欣喜,但看不到狂热。那对大自然的深情讴歌和对昔日田园的深深眷念,因为埋得深,渗出来的也就特别浓酽。

  1999年,彭柯到东南亚举办画展,大获成功,画界这样评价彭柯:彭柯可能自己并没意识到他的画作中传达出的对大自然的讴歌和对昔日田园的深深眷念,在人世的孤独当是最好的环保教材。化在笔下的深刻,恰恰是深切的想往和旧梦难再的纪念。

  这是对彭柯和彭柯作品的注脚——作品散发出的深深的人文关怀使彭柯和许多同行拉开了距离。

  有了距离,就分出高下。

  自由欢欣时有淡淡的怀念,似曾相识中有新鲜的向往。看腻了让人心如止水、苍白刻板的画作,你不得不赞叹彭柯的顽强:有找到突破口的敏锐,又有突破的勇气。他触动了世人心中对逝去时光的怀想和对朴素自然的向往,那是置身于现代社会中的人类最真实最敏感的情感之一。

  艺术离不开充沛的情感,但艺术依赖的是思想。

  真实永远是艺术的生命,但表达需要技巧。

  彭柯强烈的自然情节,体现在他的作品中,善于造境,也善于借境,他笔下鲜有孤立的花鸟。他的画,若借舞台文艺的种类来分,不是相声小品,而是话剧,有舞台布景,来提示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地点。所以,他笔下的草坡、荒野、山石、滩涂,总会让人产生似曾相识的亲切和遥不可及的遗憾:是故乡老屋旁的那条小溪,还是远离都市的一方桃源﹖即使是一两朵牡丹,数枝雏菊,因为几片篱笆,一栏小窗相伴,也有了温暖的情缘,浮生的喜悦——它们是散文诗中精美的插图,图文相辅,相得益彰,而不是白墙壁上冷硬的挂画,各自为阵,两不相干。

  野鸭,是彭柯自然之梦的集结,《野鸭图》、《小憩图》、《春酣》、《野趣图》、《醉秋图》、《巴山春色》等一系列获全国性大奖的作品中,他都反复描摩这个意象:浅浅小溪、石草丛生、山花灿烂,野鸭或峭立、或酣卧、或沉思,构图繁密,用色饱满、浓烈,一如他的风格。但无论怎样的热闹,画面的主角都有掩不住的寂寞。但这种寂寞不是俗世的孤独,而是画家顽强地在艺术道路上执着前行,难觅知音的返照。就好比一个人爬山,爬的高了,见的多了,眼界宽了,知已却少了。

                                                           (作者:张芯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