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善如流归真朴——郑永松先生和他的书法艺术

(2010-06-16 13:19:39)
标签:

重庆

郑永松

书法

杂谈

分类: 名家集评

从善如流归真朴——郑永松先生和他的书法艺术

    真、善、美如长江大河,吸涓涓细流而成波澜壮阔。我的同窗郑永松老友的学养和书品,也正是如此走向返朴归真的境界。
    人生的轨迹往往是靠自己的抉择来演绎,特别是文革时,他生活在一个充满着迷宫般十字路口的非常时期。在那个时期,道德虽未沦丧,理想却被泯灭。真善美被假丑恶替代,文苑变成了荒漠。饮“红茶菌”、站“鹤翔桩”是高雅的消遣,找“铁饭碗”,娶“乖媳妇”是时髦的潮流。一介书生的青年永松兄,那时也曾在社会的底层徘徊过,但却总是昂首挺胸,高傲的心左冲右突,象荒漠里的一颗树苗,伸出稚嫩的枝叶,四野远望,渴望雨露。
    很庆幸,凭着超人的敏锐与感悟,他选择了一条崎岖的,但却可以攀登人生高峰的向善之路,去探索和追求真与美的奥秘,正是在这条路上一走四十年,世上才多了一名有作为的人,朋友中才多了一个好师友,书坛才多了一位颇具实力的书法家。
    从立下宏愿起,永松兄的书斋便冠名为“三惜堂”。三惜者,“此生不学可惜,此日闲过可惜,此志不振可惜”也。他不分日夜,耕耘布雨,充分发挥幼学功底,以一手才子字叫绝。他拜名师、临名帖、扎根于传统之中。并时与三五好友,畅谈人生追求,探讨诗词文章,往来唱和,相互砥砺。每至春和秋爽,常结伴登山临水,吮吸天地灵气,感悟农工品质。朋友赠诗赞其精神曰:“谁家夜夜磨香砚,冥思苦读五更寒。”
    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民知识分子,能随时敏锐地认清自己的方位、地点和周边环境,选择自己最佳的方向,准确定位。他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把握时代脉搏,消化自己的阴晴圆缺,发散自己的喜怒哀乐,终于修成从善如流的正果。他内外双修,学养扎实,诗文并举,而书艺卓然一家、自立风标矣!
    “人生得意须尽欢”,把这个“欢”字理解为胸怀宽广,海纳百川,施惠一方,涵容千家,岂不更美、更真、更善的么!
    十五年前,评论界认为永松兄章草书作,还是“生涩中略见老成,看似险燥却不乏滋润”、“好花看到半开时”。而今天再读永松书作,则是一派老辣厚重、昂扬生机、花团锦簇的繁荣景象。
读永松兄书作,不论尺牍、扇面,还是条幅、对联;不论章草还是隶、楷,全然品象庄严,雄奇多变,笔笔有来历,又处处见自我,极富时代气息。沉静处如伏狮驯象、枯禅老纳,灵动处似舞凤鸣鹤、跃虎腾龙;庄严使人不能逼视,灵动让你倍觉亲切;时而火焰熊熊,时而溪水潺潺。战战兢兢之际,不觉有一种“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愉悦,你不得不被他精湛的书艺和深厚的学养所折服,领悟了什么是大巧若拙,感受到传统文化的无穷魅力和真、善、美的强烈感召。
    永松兄是一个豁达的人,口是其心,常言“知耻为勇”、“三人有师”,一腔血总是热气腾腾,素有“独善其身”之志愿,立“兼善天下”的宏志。其对伪艺术之憎恶,对懒、散、慢之批评的率直,对培养幼学后进之全力倾注,对公益事业之舍身投入,在万州书界有口皆啤。美国著名批评家萨伊德说:知识发子总是处于“孤寂与结盟之间”,永松兄却能以思索感悟、读书创作打破孤寂,把热心快肠、人生真谛献给同道。作为身兼中国书协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重庆市三峡文化研究会理事、中国硬笔书协理事、万州区书协主席等数职的一名书家,自身日课甚重,却对公共事业视同己任,有着强烈的责任感,“不以善小而不为”。每临书展,定方案、拉赞助、催作品、布展收展,常事无巨细必亲自动手,不遗余力。倘逢书报索稿,或情动于衷,即命笔抒怀,其书论宏达新锐,人物小传优美传神,诗词审音协律、敷有灵性意境。且数年培养后学新苗,桃芳李茂,绿树成荫。可以这样讲,近年来万州书协的发展,每一项成绩都无不与他的名字连在一起!永松兄与书协各领导成员、老一辈书画家、广大同仁齐心协力,自觉地肩负着传承书艺的重任,自觉的扛起探索“三峡书风”的大旗。他经常返往于重庆书协与万州书协之间,谋求一条振兴万州书法艺术的坦途。为此,他1997年获“三峡文艺奖”,1999年荣获重庆市教委、重庆市书法家协会颁发的“书法园丁奖”,多次被评为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工作积极分子,2000年为重庆市书法家代表团成员出访新加坡。
    近年来,年已花甲的永松兄在从事书法艺术创作和教育的同时,潜心书法理论研究,他把理论研究的主攻点放在发掘万州文化方面。他编纂的万州文化系列丛书:《刘孟伉研究文集》、《“三峡书风”论文集》、《三峡书法历史年表》、《万州石刻集粹》、《咏万州诗精选》、《赵尚辅和他的〈祭母文〉》,2007年己寻资出版。而今,他正在编纂《万州近现代文化名人》、《万州近现代书画作品集萃》,今年已经付梓。如陶梅岑先生所言:“这些书籍的出版,抢救、保存下了许多珍贵的文化遗产。这是对万州,对三峡,也是对重庆和全国文化建设作出的贡献。”
    正如他的笔名“大地”一样,宽广的胸襟、无私的奉献、一览无余的真实质朴,而又是那么丰饶。
    孙过庭曰:“通会之际,人书俱老”。而永松先生是书已老到,人方壮年,前景当是相当广阔的。因为真无止境、善无止境、美无止境,他的追求亦无止境。
  
(作者:唐天觉,系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万州区书法家协会理事,万州区青少年宫专职书法教师 。本文原载于《书法家报》,今作者略有改动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