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夫
渔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100
  • 关注人气: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月的怅惘

(2014-12-20 19:04:26)
标签:

渔夫的诗歌

          阴冷的十月啊

  你是否预谋将我青春的余烬埋葬?

余烬中有我懵懂的诗草

  还有我欲翱翔九天草拟的翅膀

翅膀曾折损在故乡的土丘旁

我用和我年龄不相称的老茧作为她的殉葬

 

   

     十六岁的十月啊

我亦悲愤异常

冬闲我不名一文去为党国建桥还附带我当年耕耘的余粮

贪官却敲骨吸髓顺手将民脂中饱了私囊

父亲贫病交困

竟至悬梁

 

那也是一地的酽霜

我走掉鞋子

竟光脚与冰霜较量

我年轻的悲愤将要冲破肚肠

 

我切心切肺的感受着

贫困与疾病带给人无边的凄凉

母亲的浊泪哟

唤起了我作为男儿奋斗的衷肠

我磨破手脚与土地切磋

希望土地能慷慨予我

 

我有夸父的热血

土地却告诉我多索无益

我有精卫的至诚

田地却告诉我

在故乡的土地上我将泪雨滂沱

 

人世的严霜与生活的凄凉

内心之苦痛与热望碰撞

现实生活搅得人遍体鳞伤

青春在伤痛中一样生长

 

文学的长笛曾与我疗伤

她问候并鼓励我坚强

她告诉我

伤痛是人生的调料不能猛饮苦坏了心肠

而是出乎其外艺术的品尝

 

父亲曾在梦里教我坚强

他一辈子乐观昂扬

不能以他老年的穷途作为榜样

父亲是那样语重心长

我醒来却找不到他曾结实的肩膀

 

我决定远走他乡不奢谈什么理想希望

首先是滋养自己的饥肠

 

杨柳依依的村口旁

莺正飞草也长我碰到了一位姑娘

她的目光如春风一样

她读懂了我衣衫褴褛却意态飞扬的《九章》

欣赏了我的不屈与倔犟

她的明眸

洞彻了我的心房

 

难道说她就是仙女

我就是牛郎?

为何她一颦一笑

竟赶走我内心久积的忧伤

难道我是前世的暗夜

亦或她是今生的明光

为何我晦暗的生活

竟被她的浓缩铀点亮

 

也是一个寒冷的十月

我背回一个空空的行囊

村口曾读懂我《九章》的姑娘

却要做他人的嫁娘

我这才顿悟自己是重感冒了一场

 

 

如今又是近冬的十月

依旧的严霜

忆及过往

泪眼模糊中

又见我含辛茹苦的爷娘

 

 

                     2014年旧历十月二十九日于被窝中用手机拟稿

 

后记:今年我很忙,两百来头猪压在我的肩上,白天没有空闲,一天,我写了几句话发给小鱼,小鱼很喜欢,鼓励我多写写。于是我在被窝里续写了这个东西,有些惶惑,拿出来,晾在寒冷的北风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